(照片版)應不應把韓寒父子送上法庭?

曹長青



關于“人造韓寒”的爭論已有兩月余,大量分析論證顯示,韓寒的獲獎作文、小說、主要博客等都不是韓寒本人所寫。面對潮水般的質疑,韓寒父子從最初的高調反應(用流氓語言辱罵質疑者,懸賞二千萬元,到法院遞狀子),到現在低調沉默,甚至把遞到法院的起訴也撤了。而由四個挺韓“軍團”出面對陣:中宣部,官媒,公知,韓粉團。

這幾乎有點像“抗日戰爭”般雙方力量懸殊:挺韓方有上述四個軍團,而質疑方在官方媒體一律發不出聲音,只能各自為政,在網絡上以“小米加步槍”般打“游擊戰”。但游擊戰明顯步步為營,以理性的論證逐步贏得人心。而四軍團雖然陣勢大,但一人一句空話,越說越掉價。



韓寒則躲在四軍團后面,穿馬甲(韓寒自己說的)混戰,不敢在陽光下跟質疑者對陣。那讓億萬人民拜倒的“筆力”居然像剛剛還穿得好好的皇帝新裝,被孩子一叫喚,頓時肉眼看不見了。

盡管如此,韓寒還是硬挺着:新裝就是我親手做的。那這種局面,會不會變成吳征楊瀾的情形?當年吳征楊瀾被質疑(並被證實)學歷造假,經歷撒謊。但面對海外華人潮水般的質疑、譴責、痛斥,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甚至上書學校當局,吳征楊瀾就“死挺”,一個字也不承認、不道歉。官媒《中華讀書報》轉發了我的一篇質疑文章之后,吳征楊瀾跑到北京向王晨(前中宣部副部長,現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告惡狀,于是官媒從此不再發質疑吳征楊瀾的聲音。

結果在中國就真讓他們給挺過去了,楊瀾居然隨后當上了政協委員(好像政府特別獎勵造假)。唐駿也同樣,也是在被證實學歷經歷誇張、撒謊之后,一個字的道歉也不必,照樣當CEO。在一個造假天堂,真是“造假有理”。

有人說,韓寒已經退出了,你們還扯什麼呢?哦,如果誰把一個彌天大謊撒13年,欺騙了億萬人,被揭露質疑后,說聲“我不玩了”就拉倒了?難怪中國是騙子超級大國,那些大騙子們之所以在那個王國裡活得春風得意,就是因為:第一,太多人太容易被騙;第二,被騙得很高興;第三,知道被騙也無所謂;第四,對騙子們寬容心極強,反而對質疑者不耐煩。這不是活該被騙嗎?

美國一個作者(James Frey)僅僅是在聲稱“紀實”的書裡寫了編造的故事,就被媒體一片轟炸,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大報的著名專欄作家們都撰文抨擊,CNN賴瑞金節目、脫口秀女皇奧普拉.溫芙瑞的節目都做了專題報道。該作者馬上就得出來解釋,隨后他和出版社統統出面道歉,然后被告上法庭,最后以給所有要求退書的讀者賠款結束。


這是一個媒體、法庭、民眾、出版社都各負其責的環境,在這種環境下,任何犯錯的名人不僅不可能“死挺”,反而會認為不道歉才是更丟人的。死挺,才是真正挺死人的。像吳征楊瀾能死挺10年,真是天方夜譚。

為避免韓寒父子像吳征楊瀾那樣死挺到底,目前對“人造韓寒”的質疑,除道德層面的追究,還應考慮通過司法渠道解決。在官媒、官方文化界等指望不上的現階段,相信網絡“小米加步槍”的力量足以(事實上已經)打開突破口。中國人的一大特色就是凡事不較真,和事佬成堆;其結果就是邪氣衝天,惡事遍地。要一寸一寸地改變這種局面,應該從韓寒這個史無前例的事件開始,較一次真兒!

首先,呼吁中國有良知、看重真實價值,對造假、欺騙有義憤感的企業家捐助,成立“人造韓寒調查基金”(同時呼吁網民參與捐助),從五個方面入手,雇專業人士,完全有可能找出“人造韓寒”的直接證據。

第一個,鑒定韓寒的獲獎作文“杯中窺人”的筆跡。這是“人造韓寒案”的最關鍵一點,因為只要證實這篇作文造假,等于其他一切都定論了。

綜合各路網民智慧的推論,《杯中窺人》不可能是韓寒現場所寫:

1,該文所表現之思想和文字成熟度,遠超出正常16歲少年。而面談中韓寒不僅沒有超常才華,其思想、文學智能甚至遠低于普通文學青年。

2,考方給三小時,韓寒只用一小時就交卷,違背常理。而平常在學校的課堂應試作文,韓寒一律做不好。反差之大,不合情理。

3,韓寒至今都說他不懂“的地得”用法,但在《杯中窺人》中卻準確無誤 。


4,《杯中窺人》也不像是“默記”的。理由有兩點:一是推理:文中引用冷僻古書《舌華錄》41字,還有13個字母的拉丁文。如是默記,不僅很難,也毫無必要花那份精力,沒有正常人那麼做。二是事實:韓寒說過,他沒有默記能力,班上的默記考試,他為不得“負分”而選擇放棄,所以是零分。

5,《杯中窺人》也不大可能是韓寒本人抄寫的。理由也有兩個:一是推理:韓寒不願讀書寫字,再加上韓寒父子的字體“非常相像”,所以韓寒可能連事先抄一遍的心思都沒有,只是把父親寫好的作文帶上,在考場偷偷換上。那場所謂考試,從已有的描述來看,完全像兒戲:只有一個人監考。考試期間,韓仁均不僅可給兒子送早點,還能在兒子旁邊,距離近到能看清韓寒在稿紙上寫出“杯中窺人”四個字。所以有換卷子的可能。二是事實:從作文手稿(照片)來看,上端署名“上海市松江中學高一韓寒”的筆跡,跟內文的筆跡“力度”明顯不同,兩者的鋼筆水顏色更不一樣,顯示出自兩人手筆。


但在邏輯推理無論多有力都被說不是“直接證據”的情況下,可用“人造韓寒調查基金”雇用已退休的中國老公安做筆跡鑒定。網上已有業余鑒定家指出,從《杯中窺人》的字體斜度、標記字、筆劃輕重長短、三點水寫法等方面,跟韓寒在別處的筆跡對比,均可看出該文不是韓寒所寫。


除了請國內的司法專家,還可考慮用“調查基金”在英美找專家鑒定,在筆跡鑒定方面,英、美兩國的技術都相當先進。拿到《杯中窺人》不是韓寒手跡的專家鑒定書(這是直接證據)后,就可向法院告韓寒父子和《萌芽》雜誌涉嫌作弊,于是法院就必須再請專家做司法鑒定,由此給韓寒代筆事件定案。


杯中窺人》整篇文章的手稿是存在的,因為《萌芽》雜誌2005年還拿到“上海書展”展出,顯然會作為該雜誌的輝煌歷史資料而保存。如《萌芽》現在說找不到手稿,則涉嫌毀滅證據。但即使如此,還是能做筆跡鑒定,用網上那張《杯中窺人》首頁手稿照片,文字也足夠。

第二個,鑒定韓寒小說《三重門》的手稿筆跡。

和《杯中窺人》同樣,《三重門》同樣被網民推理和筆跡鑒定認為不是韓寒作品。

1,韓寒被質疑后,曾鋪出一地手稿,拍成照片放到博客。該手稿明顯是謄寫稿,常理是,沒人寫二十萬字可一筆揮就,手稿如此干淨。網上有人引述鑒定專家的話說,從《三重門》手稿的干淨程度上,看不出作者有“思維過程”。可找司法專家或退休公安鑒定這是否14年前的紙張、墨跡。據說中國1993年就有了做這種鑒定的較先進系統。

2,有網友發現,韓寒《三重門》手稿文字放大后可看出,有兩處把該書女主角Susan(全書用的英文名)寫成了Su-San。Susan作為英文名是不可以拆開的,怎麼會有這種情況?


該網友分析,20多萬字的《三重門》初稿可能是在電腦上寫的,當時的電腦軟件會在斷行時,自動把字母斷開,下一行首個字母會變大寫,于是出現上一行結尾是Su-,下行打頭是San的樣式。交書稿時,為免出版社生疑,韓父讓兒子把打印稿抄了一遍,而韓寒在抄“手稿”時,照葫蘆畫瓢,就出了這樣的洋相。這只是網民推理,可通過文字司法鑒定,以找到準確的答案。

3,對“韓寒”的《三重門》和韓仁均的小說做對比鑒定。網上有多篇文章介紹語言鑒定專家提出的“語言指紋”一詞。也就是說,每個寫作者的語言習慣、用詞方式都有不同,對某些特定詞彙的使用,等于是“語言指紋”,由此可以鑒定文本的真正作者。

韓仁均從1980年開始發表作品,僅從90到99這九年之中,他的小說就獲獎八次。但是到了韓寒作文獲獎、出版《三重門》之后,年僅42歲的韓仁均就突然不再有任何作品問世(除十年后寫出薄薄的《兒子韓寒》一書)。韓仁均在沒有任何健康問題的情況下,莫名其妙地忽然“消失”,實在過于蹊蹺。對一個曾熱愛文學,多次獲獎,並正值創作生命旺盛之際的人,僅僅因為“寫不過兒子了”(韓仁均的解釋)就封筆,這個理由牽強到恐怕任何熱愛寫作的人都不會相信。與此同時,署名“韓寒”的小說卻一本本問世,至今已有七本,還有十本文集。


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多請幾個語言學專家,或者是作家、文學教授,把署名“韓寒”的作品跟韓仁均以前發表的作品進行“語言指紋”鑒定,應該是能找出真相的。

第三個,鑒定韓寒小說“親筆簽名”的真偽。

幾年前,韓仁均在淘寶網開了“韓寒的書店”,主要賣韓寒的簽名書,據說每天發書六、七百本,生意興隆。韓寒要寫小說、博客,還要賽車等等,哪有時間每天簽書幾百本?再加上韓寒父子的字跡“非常相像”,所以這些所謂的韓寒“簽名版”,很可能是韓仁均代簽的(或者一部分代簽)。早在2009年就有報道,讀者舉報從網上“韓寒書店”買到的簽名書,跟韓寒的當場簽名不一樣,“四處前后不符”。對此韓寒解釋說,他簽名“比較隨意”。


對此可用“調查基金”征購韓寒現場簽名的書,和從“韓寒書店”買到的簽名書,然后交專家做筆跡鑒定,如“簽名”是韓仁均代筆,那麼此一謊,等于旁證其他謊言,同時可就此去法院告韓寒父子涉嫌“商業欺詐”。

第四個,鑒定韓寒父子公布的信件真偽。

韓寒被質疑是“當代張鐵生”后,韓仁均公布了一封當年韓寒從松江中學讀書時寄回家、內容是要父親代購書籍的信,以此證明韓寒是看書的。但韓仁均曬在網上的這封信照片,已被很多網民質疑:


1,韓寒為什麼在信封上寫很多字?常識是,有信封,就是不想讓信的內容外露。韓寒怎麼故意把信寫在外面?而且內容好像就是要解釋他不是“人造韓寒”。韓寒難道有先見之明,14年前就想到今天會被質疑?

2,信封上有些字,明顯是信封被撕開后填上去的。因撕口處的文字是硬擠進去,以避開撕口。先撕后寫的順序一目了然。

3,把這封信的照片放大之后可看到,有的字明顯是在郵戳上面。


如專家證明,該信封上的字是后來(或是最近)才寫上去的,那麼同樣,此一謊佐證其他謊言。

第五個,鑒定“韓寒博客文章”真偽。

我在“韓仁均給韓寒代筆多少?”一文中說,很可能“大部分的韓寒博客,都出自韓仁均之手,少部分博客是韓寒的出版商路金波寫的,也不排除還有零散的文章是其他人代筆。”那麼怎麼鑒定哪些博客不是韓寒寫的呢?在法庭上,可請求法官要求新浪網提供韓寒IP,看有多少電腦,通到韓寒博客。多少博客是從韓寒的IP發出,還是從韓仁均或其他人的IP發出。

美國紐約州最高法庭2009年曾審過一個案子,涉及博客IP和真實姓名是否公開等問題,我曾在《博客罵“婊子”在美國的官司》中做過介紹。審理該案時,谷歌公司服從了法官要求,公布了該匿名博客的相關資料。當事人指控谷歌損害其隱私權,索賠並上訴。但美國最高法院沒有受理此案。

另外“韓寒博客”密碼早就給過他人。北京磨鐵圖書出版人沈浩波曾在2010年的微博中寫過,韓寒把自己的博客密碼給了他,讓他對韓寒寫的一份東西任意“刪改”(但他自己說沒去動過)。

韓寒自己也說“不少朋友有我的博客密碼”;他的出版商路金波很可能也是其中之一。我在“要做韓寒的兵馬俑嗎”一文中提過,路金波曾給我發過威脅信(如繼續質疑韓寒要訴諸法律),其流氓口氣,跟他自己博客罵麥田,以及韓寒博客罵麥田家人,非常相像。而韓寒的“文壇是個屁,誰也別裝X”等髒話博客,跟這位當今中國書商霸主的路金波的一貫口氣更是非常接近。


但我只是做了有限的一點比較,如果能有一個民間“人造韓寒調查基金”在國內組織人力做更專業、更細致的對比檢驗,相信真相是可以靠“民間”自己的力量求出的。盡管“韓三篇”讓政府很開心,官方也明顯力保他,表態的政協委員們一律“護韓”,但是,總體來說,韓寒涉嫌代筆並不是個政治事件,所以,民間如果真想對中國社會的健康有所作為,起碼可以從這件事開始。

上述五項的任何一項被專家證實,就等于拿到了“直接證據”。在這個基礎上,有人去法院狀告韓寒涉嫌商業欺詐,那麼韓寒就得應訴。在法庭上,就會有更多雙方證據的檢驗、較量。在這個過程中,真相就完全可能被追出。


“人造韓寒”如果定案,將是中國文化界最大的醜聞。“韓寒”兩個字就會載入史冊。后人提起“韓寒”,就想起魔手套、濫竽充數、皇帝的新衣等等中外典故。但那些都是虛構,而“韓寒”是真的。

2012年3月15日于美國

2012-03-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