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兩會:圖章花瓶大展覽

曹長青



昨天中國“兩會”結束,在共產黨的報紙上,又是一如既往的“勝利進行、圓滿結束”之類。事實上,每年的中國“兩會”都是一場“假會”。那些毫無立法、決策權的“橡皮圖章們”,你盖我一下,我戳你一下,弄得花花綠綠,就成了絢麗多彩的兩會。

有人指出,中國的“兩會”過去63年來從來沒有一項政府的議案不被通過。所有執政者的議案,都被“代表們”一致通過!

對自己的“花瓶”性質,政協委員們也都知道。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倪萍委員就曾自豪地說,“在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或棄權過”,理由是她不給政府“添亂”。

比倪萍更“古董的花瓶”申紀蘭(山西省長治市人大副主任),被稱為明星委員、“終身人大代表”,因她從1954年開始,一直是人大代表,五十多年從未缺席。80多歲的申紀蘭說得更直白:“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所以她才能一直當了半個多世紀,是中國最古老的“圖章”。

這些花瓶們沒有決策權,所以紛紛顯摆自己,以引起媒體注意,報道幾句,增加知名度。台灣《蘋果日報》就此發表的社論說,中國兩會的“很多立法提案與建議,既恐怖又好笑。反證台灣民主的可貴,值得我們以生命捍衛。”

該報引述說,李鵬之女李小琳提議給每個中國公民建立“道德檔案”,以約束大家,讓每個人都“知恥”。(不知李小琳是否應先在家堳導一下她的在六四屠殺中有重要責任的父親李鵬應該“知恥”呢?)

演員鞏漢林呼籲,用立法來保護唐僧、孫悟空的名譽。“把孫悟空說成花花公子、讓唐僧打情罵俏,這怎麽行啊?”(共產黨的貪官每抓到一個,都有一大把女人,中國的人大代表們,卻要去管唐僧、孫悟空的名譽。)

山西代表提議嚴控網絡言論:“這個網,你不能想上就上,不是想弄誰就弄,外國那些人是瞎弄。咱不能這樣,咱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防火牆還不夠,橡皮圖章們還要建網絡長城,難道要讓倪萍、申紀蘭們當孟姜女?)

《蘋果日報》社論還說:還有提案“公務員考試字迹不佳要扣分”、“將大字報界定為非法刊物”、“加強對香港的國民價值觀教育,以去除港人高人一等的心態。”最恐怖的是《刑事訴訟法》修訂,賦予“秘密拘捕不通知家人”的合法性。

這篇社論的題目是“統派請注意”,結論是:“看到這些,台灣人民就了解為什麽中國民主化前不能統一了。”

中國的兩會所以出現這些笑料,是因為這個制度就是荒謬可笑的。在西方國家,國會作為最高立法機構,議員們都是民主選舉産生的、他們是專職政治家。像美國的眾議員每兩年選一次,參議員任期六年。每兩年改選時,只改選三分之一參議員,以保持多數議員熟悉政治事務。

在美國,怎麽可以想象,把各行各業的知名人物叫到國會,讓他們討論國家的政策。把籃球明星布萊恩、高爾夫明星老虎伍茲、歌手Lady Gaga,電影演員湯姆克魯斯之類,都弄成國會議員,讓他們討論經濟預算、對伊朗政策等等?讓好萊塢的影星們,去修訂什麽《刑事訴訟法》?

可在中國,什麽跨欄的劉翔、唱歌的宋祖英、演戲的倪萍、導電影的張藝謀,還有沒什麽文化的老太太申紀蘭等等等等,都成了政協委員、人大代表。據中國媒體報道,在過去五年,政協委員劉翔四年缺席會議,因為去練跨欄。問題是,即使他出席了,他能“問”什麽政?他那個體育管理碩士和博士兩文憑,都是一天書都沒到大學念,就白拿到的。

那些演藝界人士對常識問題無知,大概是世界現象。在美國,好萊塢的影星們就經常出醜。前些年還有女星給白宮寫信,抗議伊拉克戰爭,可她連伊朗和伊拉克都弄不清楚,把兩個國家的英文名都拼錯了。難怪有中國演員呼籲立法保護唐僧、孫悟空的名譽。

但這些中國花瓶們,對中國政治可不是無知的,他們精明透頂,都知道該說什麽才是黨和政府願意聽的。例如眼下網絡熱議的韓寒涉嫌造假問題,由于韓寒寫過“韓三篇”,說中國人素質差,不配民主,黨的喉舌《環球時報》連發了三篇社論和文章,歌頌韓寒,說這“符合國情”(其實是因為博客高點擊量的韓寒配合了政府宣傳,符合了黨意),所以這些政協委員們被問到“人造韓寒”問題是,不約而同,全部都替韓寒說話,無一例外!

美國人不會請那些演戲、跨欄的到國會大廈談議案,他們只是自己作秀。而中國是國家組織的集體秀,而且這種“花瓶秀”每年都展出一次,簡直能把“景泰藍”都比下去。China這個英文詞如字頭小寫,意思是瓷器,包括花瓶。看來北京的“兩會”還真中國!

2012年3月15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RFA)

2012-03-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