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把曹長青罵倒了嗎?

曹長青



從我一月底寫了“韓寒,中國文壇的最大騙局?”之后,陸續有讀者、朋友來信來電對我“加入方舟子倒韓陣營”不解、不滿,甚至憤怒。其中有些純是因為很不喜歡方舟子這個人,認為他打假當然很好,但他做人不地道,甚至有泄私憤的東西。在我幾天前寫了“156名學人《聯名信》劣在哪裡?”痛斥了一百多學人集體聯名對付方舟子妻子這件事之后,更有朋友干脆把10年前方舟子罵我的文章傳了過來,提醒我,方舟子是個很糟糕的人,不值得我替他說話。

事實上,(迄今為止)我寫了六、七篇質疑韓寒的文章,既不是“加入方舟子倒韓陣營”,也不是“替方舟子說話”,我對“打倒某人、挺某人”毫無興趣,只是想求一點真實。至于另一個(一些)同樣想尋求真實的人,他是誰,是否罵過我、找過我的茬,根本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一個人心胸狹窄到那種地步,遲早把自己憋死。我還想心中充滿陽光地好好活着呢。

方舟子罵我的文章(附本文后),10年前我就看過了,其中有相當嚴重的問題:

1,態度不對:企圖用攻擊我的政治觀點來迷惑一些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讀者。為了扭曲我這個人,不惜討好親共憤青和極端民族主義分子,跟這次一些挺韓人士在一個路子上。方舟子的悲哀。

2,嚴重違背事實:他說“曹長青早被網民們揭露過有為了宣傳西藏獨立捏造證據的不良紀錄”。在哪裡?誰說的?也许他自己是他說的那個網民,發在他自己網站。我不是西藏人,想捏造,有資格嗎?如果有“捏造證據”這種遠比抄襲之類更嚴重的事情,方舟子還不一口氣挖下去,一劍捅死我?一個打假的人,不惜編造一個聳人聽聞的句子來攻擊一個人。方舟子的悲哀。

3,行文口氣很低檔。

4,以為別人都在跟他搶打假的gong勞,反映一種很不健康的心態。

但是,對這樣一篇低劣、完全站不住腳的東西,我一句嘴都沒回,一個字都沒寫。他網站還發表更惡毒的假名文章,編造更荒唐的東西攻擊我。我當時可以一口氣寫30多篇質疑吳征楊瀾的文章,難道沒有能力回方舟子一篇嗎?為什麽不做?因為我堅信,誰寫那種不負責任、站不住腳的東西,誰就是自取其辱。只是今天再被人提起,我就借機說幾句。我是不是方舟子指控的“網壇剽客”,幾千篇文章曬在網上,任人評判。能像韓寒父子所說,被幾個人“臆想、構陷”一下,就一腦袋扎地上起不來了嗎?

所以,被方舟子罵過的,大可不必像他那樣記仇。真有錯,改正比硬挺要容易得多,更對自己有益;沒錯,也沒必要滿腔複仇怒火,他打不倒你。我對讀者大眾“常識”的“正向性”一直充滿信心,絕不懷疑!(這也是我堅信一人一票選舉制度的根本原因。對哪裡的人民來說,靠大眾常識的投票,都遠比任何“精英”統治要好。)

在這次韓寒事件中,有不少人(我自己就知道很多)即使認為韓寒很可能是假的,也不情願加入質疑大軍,就因為方舟子是主要質疑者之一;或者說,方由于被韓寒起訴而成為質疑者的代表,“倒韓”就成了“挺方”。于是一些人寧可沉默,甚至寧可面對真實閉上眼睛,也不願意讓方舟子得意。

但我不認同這種東西。“選人站邊”跟“因噎廢食”是一回事。在以前的文章中我多次強調過,判斷問題,要“重是非,不重人;跟理念,不跟人”。不能因為一件事是哪個人、哪個種族、哪個國家干的,我就接受或不接受,而是應看對不對,好不好。否則你自己是最大受害者。今天哪個中國人會因為計算機是比爾盖茨、喬布斯這些美國人發明的,他就硬抱着老祖宗的算盤去跟人家拼天文數字,以此表示愛國呢?這例子好像有點誇張,事實上,這次面對韓寒事件,真有不少人死抱着算盤呢;怎麽也拼不過,就硬挺着,還不出大氣地嘟囔(喊不出口):瞧着吧,我們算盤的能耐在后面呢,等着四月一號愚人節吧,一千頁手稿拿出來,砸死你們!

話又說過來,在遍地是假,卻鮮見有人出來跟假戰鬥的中國,方舟子唐吉珂德般地打假,非常難得,立下了汗馬gong勞。但為什麽仍有那麽多人不喜歡方舟子呢?被他“打”到頭上的人畢竟是極少數,應該構不成這麽大的(在韓寒事件之前就有的)“方黑”勢力。那方舟子是否的確有需要檢討之處呢?是否有太隨意的指控,或者自己的心態有需要調整之處呢?

就像方舟子下面這篇對我的指控。當時的情形很像這次韓寒事件,最早一個署名“羅向真”的網友開始質疑吳征的學曆(像這次麥田之舉),隨后方舟子還有许多網友(主要在海外)加入了質疑大軍,我則根據網上資料經過自己的核查寫了篇評論。該文第一段就指出是綜合網友質疑,並在文尾列出了出處,只是沒有特別提一句方舟子,他就火冒三丈,給我扣一頂“網壇剽客”的帽子。他自己表示,因為看到北京《中華讀書報》轉載了我的文章(大概沒轉他的),所以不忿。這實在有點小女人之心了(抱歉此句政治不正確)。我是寫評論的,主要根據現有資料做分析評論,而且主要寫政治評論,誰想過跟“方大俠”去爭什麼“神探”的位置呢?

我的很多文章被轉載,要麽作者名字被刪掉,要麽文章內容被肢解,要麽句子被刪改得前言不搭后語,更有挺著名的自由派學者,還有我的朋友,大段大段地“挪用”我文章中的內容(不是資料,而是我原創的評論),一個字的credit都沒給。但我理解國內不得不遮屏或刪除一些敏感詞的無奈,所以對填上作者名字的很感謝,對把名字刪掉的也沒怨言,在我這裡,能使我所推崇的價值、觀點傳播出去是最最重要的。轉我引我文章的,不都是認同我觀點的嗎,那些觀點得以傳播,中國成為一個自由的、正常的國家之后,才會減少抄來抄去的不規矩做法,作者的勞動才會有正常的回報。哪一碼更重要分不清的話,其實是個很不小的問題。

就像這次韓寒事件,最早麥田那篇東西是下了很大gong夫的,而且原創的價值是無以估量的,后來又有國內外教授學者作家編輯們寫了很多文章,更有無數網民的貢獻,才構成今天這麽大的質疑韓寒的聲勢,但現在不都是說“方韓大戰”嗎,把credit都給了方舟子,有誰去跟他爭呢?我引過別人的,別人也引過我的,更有眾多匿名網友的精心調查、精彩分析,大家都相互引來引去,感覺“同一戰壕戰友”的欣慰還來不及呢,有誰開始想“摘桃子”了呢?這就像我曾諷刺某人,中國民主八字還沒一撇呢,就琢磨要做第一屆民選總統了。這種心態實在很害人,就是害自己。

我相信方舟子先生今天已跟10年前有很大變化。但是最近在處理他妻子劉菊花被質疑事件時的“態度”實在不給他加分。劉菊花女士如果要做平民“小螞蟻”(她自己的話)就壓根不吱聲,把private person做到底,直到社科院查起來再做答复。但如果作為公眾人物方舟子之妻出來說話了,那就應該說清楚,不要猶抱pi琶半遮面,一邊說自己成績多麽好,一邊就是不曬畢業證。有的話就應該曬出來嘛。

在今天網絡這麽發達的情況下,任何一個小蘿蔔頭的嫡子嫡孫只要被網民抓住什麽要查起來的話,他家老鼠洞裡藏幾斤糧食也能給翻出來。像方舟子這麽“唯一”的打假大俠,遲早是得從頭到腳都被用放大鏡查個遍的。你的親人就是你自己的一部分,完全private是根本不可能的。她總得有同事、同學、朋友、親人吧,自己走過的曆史怎麽可能藏得住呢?與其讓網友翻個底朝天,不如自己坦坦蕩蕩亮出來。這樣不僅對方舟子夫婦都好,也給質疑韓寒陣營加分吧。方舟子夫婦目前的做法很轉移大家對韓寒的視線呢。

另外,雖然我痛批了聯名狀告劉菊花的一百多學人,但對方先生那種要報復聯名者的做法我只能搖頭。繼續打他們當中的人的假沒錯,但報復心態實不可取。還是那句話,別害自己。干什麽事情,摆正心態是最重要的,心中多一份陽光,精神多一份健康,其結果也有益于公共平台的正氣占上風,更有助于方先生和我們大家都關注的打假事業。(caochangqing.com)

2012年3月8日美國

(為了避免方舟子指控我不出示他的東西,只自己一面之詞批評,所以把他當年的文章附在后面)

方舟子:“吳征事件”小插曲:網壇剽客曹長青

新浪網聯席主席吳征的學曆真假,經眾多網民的質疑、調查和分析之后(光是新語絲網站就刊登了四十多篇有關文章,新語絲論壇的相關討論更是不計其數),可以說已是真相大白。于是就有投機分子要來摘桃子,把眾多網民的勞動占為己有。四、五天前,對此一事件置若罔聞的多維網突出開始連載曹長青的“專稿”《對吳征的六點質疑》,即是這種表演。多維網在中文網絡臭名昭著,被稱為“多僞網”,以造謠、剽竊聞名;曹長青做為“民運分子”、“藏獨分子”,在美國華人社區中也是臭名昭著,屬于典型的“妓者”,信譽極低。所以對他們的表演,最好的辦法是置之不理。但是看到今天(2001年12月12日)的《中華讀書報》也刊載了曹長青的這篇文章,不能不說幾句。

曹長青的文章(據《中華讀書報》)一開始就說:“本文在調查核實的基礎上,提出六點質疑”,既已“核實”,何來“質疑”?自打嘴巴且不說,光看他的口氣,好像這六點質疑是他自己提出來的,俨然成了神探。大概看到網上有许多人罵他剽竊別人的工作無恥(有個帖子這麽說:“曹開始在多維用廣大網友的質疑,包括新語絲的文章批吳征,但是也不說明出處。好象他一下就成了神探似的, 真是無恥”。)【曹長青注:這是方舟子自己的貼子。他自己貼,自己引,然后說“很多人”。根本沒有任何其他人指控我剽竊。】今天才匆匆忙忙發了個帖子加注說:“正如本文開篇所說,主要信息和網址最初多是從互聯網上人們對吳征的質疑文章中獲得,在此一並表示感謝”。事實上,第一,他的“開篇”從來就沒有說他的“主要信息和網址最初多是從互聯網上人們對吳征的質疑文章中獲得”;第二,他在文后列的網址,全都是原始信息的網址,沒有一個是網民文章的網址,在他的文章中也沒有提到過任何其他質疑者或文章;第三,他從別人的文章中獲得的,不僅僅是他列的這些信息和網址的全部(不是“主要”和“多”)他的文章中的每一點質疑,每一條理由,每一個論點,也無一不是從別人的文章中拿來的。曹長青如果不服,可以聲明哪一點是他的首創,我馬上可以從新語絲的網站或論壇翻出原始張貼來堵他的嘴。

曹文中唯一的新東西,是他號稱采訪過幾個有關人士,並記錄了對話。這種沒有旁證的對話你知我知,其記錄是否可靠,完全要看記者的人品是否可靠。不幸的事,曹長青早被網民們揭露過有為了宣傳西藏獨立捏造證據的不良紀錄,所以他的這些對話的可靠程度,是很值得懷疑的。曹長青說“由于網絡論壇上的文字是自由輸入,作者又多不署真名,因此在某種程度上削弱了其報道和分析的新聞公信力”,頗以自己的文字不是“自由輸入”,又署“真名”為榮,卻不知他的“真名”臭名昭著,還不如用個化名更可讓人相信。

文壇剽客古已有之,網壇剽客卻是個新現象。對此我們已揭露過多起,比如不久前我就揭露過國內一位叫張立勤的記者剽竊網民(包括原封不動抄襲了我的一段話)評論上海交大招生事件的文章湊出一篇《比腐敗更可怕的是集體淡漠》登在《南風窗》上,他還到處喊冤,說抄了幾句話不算是抄,其厚顔無恥,連“不署真名”的網民也要自歎不如。

網文缺乏版權保護,更容易成為剽客的碗中肉,對這種網壇剽客的最好懲罰,就是在網上將其“曝光”、“封殺”。2001.12.12.

2012-03-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