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韓寒的兵馬俑嗎?

曹長青



自麥田大喊一聲“韓寒沒有新衣”,至今才一個多月,網上對“人造韓寒”的討論文章和帖子已成千上萬,在谷歌打上“人造韓寒”,詞條已多達2910萬!

但在中國官方媒體上,對質疑“人造韓寒”卻一片靜悄悄,僅有的幾篇報導評論,幾乎全是歌頌、讚美韓寒的。從而形成中國獨特的輿論景觀:網絡大眾 Vs.媒體精英。

最后會是哪一方勝利?這從不久前的“桑蘭案”可看出。十多年前在紐約摔傷的中國體操選手桑蘭,到美國打巨額索賠官司,開始時中國媒體也是一面倒挺她,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中央電視台製作的桑蘭專題節目,不僅讓桑蘭“一面之詞”指責美國種族歧視,最后節目主持人還不顧新聞規矩,呼籲支持桑蘭。

但在網絡上,很快就形成強大的批評桑蘭的聲音,因為大眾不是靠意識形態,而是用常識做判斷,連最初為挺桑蘭而設的百度“桑蘭吧”,都倒戈成為最痛批桑蘭的網站,可見常識和真實的力量。最后中國媒體轉向,連新華社都引述說,桑蘭被稱為“白眼狼、鐵公雞、毒蛇、騙子、蛇蠍、無賴”。桑蘭去年被網民評為“中國十大噁心人物之首”,網上盖棺論定的名言是:做人不可太桑蘭;防火防盜防桑蘭。

目前的“人造韓寒”事件也同樣,大眾在網上多是質疑、調侃韓家父子“造假”的聲音,但官方媒體上,還有一些所謂“公共知識份子們”,還在力挺韓寒,尤其《新京報》、《新民週刊》、《南方週末》等,最近都曾發表報導,明顯是給韓寒背書。

其中最糟糕的可謂《南方週末》,其記者陳鳴寫的那篇特稿“差生韓寒”,從新聞規矩到大眾常識,都像是要展示“差生陳鳴”,是個完全不及格的記者。新聞報導忌諱堆積華而不實的辭彙、不着邊際的描寫,東拉西扯湊篇幅;強調用事實說話,力求簡潔、清晰、明確。而陳鳴的報導正相反,通篇是些類似大散文的對韓寒生活的無聊描述,都遠達不到當年中國那種不倫不類的“報告文學”水平。

按道理,中國最有名的明星作家被廣泛質疑“造假、代筆”,媒體應該做的是“調查性報導”(investigative report),幫助大眾瞭解真相。但《南周》的報導卻根本不回答讀者最關心的問題:韓寒作文比賽是怎麼在一小時內寫出來的?《三重門》的創作是怎樣一個過程?韓寒的博客都是什麼時間寫的?韓寒的言論為什麼忽然180度轉向,等等。這篇近八千字的長篇報導,不僅不回答任何實質性問題,而且毫無“新聞平衡”,通篇一面倒替韓寒“說話”,而沒有採訪和引用一句對“人造韓寒”的質疑。另外該文中那些韓寒當年同學和老師等的贊韓之語,多數都沒用引號,那麼他們的原話是怎麼說的?其真實性也令人質疑。

達到“韓寒事件”這種關注程度的事情如發生在美國,媒體得打破頭,爭相去調查、挖掘背后的真相,絕不可能像中國這樣,媒體無動于衷,而是些沒有任何媒體支持的個人役籈哧地調查挖掘、寫文章質疑。大媒體不僅有人力財力,還有新聞權威性,更有見報的廣泛傳播性;其挖掘醜聞、監督權力者和名人、保障大眾知情權的效能比散亂的網絡更有聚焦力。所以“調查性新聞”一向是新聞界最看重的新聞報導,在美國標志新聞最高榮譽的“普利策獎”中,調查性新聞獎是最能確立記者的能力和地位的一個獎項。

我們當然不能拿美國的標準要求中國媒體去對政府官員監督到如何程度,但對于一個並不涉及政府,而是道德範疇爭論,為什麼媒體也這麼“自律”?面對這麼大的、轟動整個網絡的“人造韓寒”事件,不僅沒有媒體去仔細調查、挖掘,反而有《南方週末》等反其道而行之,發表力挺韓寒的特稿報導,這不是咄咄怪事嗎?

作為中國最開放敢言的媒體之一,《南方週末》對韓寒有“感情”可想而知。韓寒的博客曾針砭時弊,替百姓出氣,充滿自由氣息的《南周》把韓寒視為“戰友”,並在2009年把韓寒選為《南方週末》的“年度人物”。

但是,如果《南方週末》秉持民主自由的理念,在韓寒發表“中國人素質差不適合民主”的“韓三篇”之后,就不應該再挺韓寒。因為韓寒的這種調子,已經跟政府完全合拍,對民眾的誤導和洗腦的壞處,遠比《人民日報》的社論要大。因為《人民日報》是個什麼東西,老百姓心裡早已有數。而韓寒則不同,他不僅是名人,更是被老百姓和自由派知識份子捧起來的、被視為“自由派青年領袖”的人物,所以他的“素質論”迷惑和欺騙國人的能量是難以估量的。

而且韓寒的博客點擊量高達五億四千萬(全球第一),他隨便寫點什麼,都有幾十萬的讀者,從技術層面,可以影響到相當多的青年人。難怪官方喉舌《環球時報》馬上敏感到,這等于是給“穩定壓倒一切”的專制論提供了一顆最有力的炮彈,韓寒成了黨的最好宣傳員。所以《環球時報》連發幾篇文章歌頌“韓三篇”,力挺韓寒。當韓寒的“中國人不配民主論”到了臭名昭著的人民日報屬下的《環球時報》都公開出面歌頌、讚美的地步,難道《南方週末》竟毫無感覺?不懂得這是怎麼回事?把自己降到了《環球時報》的水平?還是《南周》也像韓寒一樣,忽然間一夜轉向?

從另一個角度,這是更為重要的一點:如果韓寒沒有發表“韓三篇”,仍是嘲諷當局的“自由派”,那麼出現“人造韓寒”的質疑,《南方週末》是選擇真實的價值第一,視真相高于意識形態,還是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即像有些挺韓派說的,韓寒是否人造,是真是假,都不重要,只要他能嘲諷當局、替百姓說話,別的都不值得計較。

(奇怪,他們可以那麼欣賞罵政府的韓寒,卻對他那麼有助于政府的新三篇熟視無睹。難道那麼多中國人可以像韓寒一樣瀟灑地180度轉身、變調?韓寒一個人可以精神分裂,那麼多人都跟着分裂?我也有點看不懂中國人的事兒了。)

這裡就算沒有“韓三篇”,韓寒說的全都是最替老百姓解氣的罵政府的話,那麼今天人們是否要捍衛韓寒?

中國有“婊子立牌坊”這句名言。形象一點地以做文章來打個比方說,一位已婚女專欄作家,每天在報紙上講和睦家庭的美好、忠誠丈夫的美德、背叛婚姻的可惡、亂交的可怕后果,等等。那些言論都非常正確,贏得了讀者的廣泛歡迎。但她自己呢,則是每天晚上去做妓女的。忽然有一天她被人發現從窯子裡出來,于是有人質疑她可能賣淫。隨后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她經常去窯子的,再后來更有人證明確實買過她。于是很多讀者憤怒了,你耍我們玩兒呵?!但立刻又有一些衛道士出來了:她講的那些家庭倫理道德的話多正確呵,把我老婆女兒都感動得要命,教育得很好,所以,我不管誰說的,不管她幹啥,話正確就行,婊子說的又怎麼樣呢?

那我只能回答,當年毛澤東之類的共產黨人,罵貪官污吏,喊自由民主平等,比韓寒說得更正確,更好聽,更讓多少多少萬萬人感動呢。

今天,任何有點基本常識的人,從韓寒的書和文章,他的視頻講話,以及媒體網絡上的排山倒海般湧現出的大量揭露、分析文章都可看出,這個所謂“天才”是人造的!對網友們關于《杯中窺人》《三重門》等作品的質疑,挺韓者說你們都是推理、推論,不是事實證據。但僅僅是“小鎮生活”(網上隨手查到)這一篇,就已經是現場捉姦一樣的鐵證,證明韓父韓仁均是“韓寒”這個署名背后的作者。“小鎮生活”被選入《韓寒五年文集》。這篇內容一清二楚是韓父經歷的東西,當年發表時,韓寒才14歲。韓寒自己說從17歲開始寫東西。而一個17歲開始寫東西的人,14歲就發表作品了。

在全國一片質疑聲中,《南方週末》發表多篇力挺韓寒的文章,顯示這種調子是該刊高層決定的。《南周》的高層們,如果對上述這兩個原則是清楚的、懂的,但仍堅持挺韓,那又是為什麼?這裡有沒有《南方週末》的主編跟韓寒的父親韓仁均之間的“利益關係”原因?

在韓寒被質疑“人造”、韓仁均是韓寒代筆之后,韓仁均發表文章,強調他每天打打麻將,無所事事,毫無韓寒那種寫作才能。但他顯然刻意回避了,他在網上經營“韓寒書店”,並相當獲利。據其自我介紹,“韓寒的書店”剛在“淘寶網”開辦時,因韓粉湧入太多,導致當機,被淘寶網一度關閉,以為是作弊。

“韓寒書店”除了賣韓寒自己的書之外,還有韓寒推薦的作品15種,其中10種(占三分之二)是《南方週末》編輯出版的書,而且還特意標出是“總編簽名版”。令人不解的是,這些書明明是《南方週末》的文章彙集,不是“總編”所著,他來簽什麼名?難道要賺簽名費?“總編簽名版”很貴,最高45元一本。據韓仁均說,每天發書六、七百本,忙得一塌糊塗。生意興隆,自然就財源滾滾。

以那麼好的生意狀況來看,年度銷售額可能有幾百萬元。那麼《南方週末》跟韓家父子是怎樣分利潤和報酬的呢?《南方週末》以及其總編跟韓家父子有這種明顯、直接的利益金錢關係,那《南周》還能保持客觀、真實的原則嗎?在“人造韓寒”炒得天下皆知、有點常識的人都明白是怎麼回事的情況下,《南方週末》哪怕為避“在韓寒書店賣書”這個嫌,也不能公開挺韓呵?《南周》的做法是太令人費解,還是太肆無忌憚了?

迄今為止,關于“韓寒事件”的評論,在官方媒體上,除了《環球時報》《南方週末》《新京報》等,還有其他一些報刊的豆腐塊評論,是壓倒多數的挺韓聲。電視節目也同樣。大家看看,韓三篇是多麼恰到好處地,在韓寒最危在旦夕時,給韓寒助一臂之力,帶來了最實際利益。

但今天,網絡正推倒官媒一統天下、左右民意的局面。韓寒事件,現在已經有點像當年秦始皇死時秘不報喪一樣,雖以腐爛鮑魚障眼,但仍難掩屍臭。人們從“臭味”中已嗅到了真相。那些面對事實仍力挺韓寒的《南周》和公知們,最后結局很可能像幫助障眼的“鮑魚”一樣,成了給韓寒陪葬的兵馬俑。不管《南周》們印出多少挺韓的報紙,都“紙裡包不住火”!

美國有線電視的影視台AMC,總是循環播出收視率高的影片。很巧的是,在“人造韓寒”事件發酵之際,播出頻率最高的是前年首演的叫座連續劇“The Walking Dead”(行走的死人)。“韓寒”目前的狀況,這個片名做了很好的詮釋。不知道中國還有多少媒體和文化人們,仍然對做韓寒的兵馬俑很感興趣。

2012年2月24日于美國

2012-02-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