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視生命的共產軟件

曹長青

8月12日,俄國北方艦隊的核潛艇「庫爾斯克號」在北歐巴倫支海演習時發生爆炸事故,沉入海底,艇上118名官兵全部遇難。

這一事件暴露出,俄國由於經濟拮據,沒有足夠軍費,軍事能力正在急劇下降。俄國去年軍費是50億美元,卻要維持120萬軍隊和有3,500枚核武導彈的軍事基地。而美國去年軍費近3,000億美元,是俄國軍費的60倍,軍隊卻比俄國僅多20萬。

俄國和西方很多軍事專家就這一事件指出,俄國海軍以及整個軍隊素質底下,裝備落後,作戰能力相當有限。

英國國防部「沖突研究中心」研究員迪克(Charles Dick)指出,俄國軍艦三分之二需要維修,大多停泊在港口,無法出海及演習。戰機飛行員全年空訓飛行時間僅20小時,而北約是200小時。由於政府拖欠薪水,近年官兵偷盜設備事件不斷發生。「庫爾斯克號」所屬北方艦隊的一些軍官,三年前就曾因拆卸潛艇貴重裝置賣到黑市而遭軍法審判。而那些設備是潛艇安全操作的保障。

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研究員羅曼諾夫(A. Luomanov)指出,俄國的太平洋艦隊「半年沒有薪水,不能進行演習,最近十年幾乎沒增加一艘新軍艦。僅今年上半年,就有八人因悲觀絕望而自殺。」

俄國總統普京7月中旬訪問北京時,和江澤民簽署公報,要中俄聯手,抗衡美國。但「庫爾斯克號」核潛艇沉海事件暴露出的俄軍困窘之狀,證明俄國實在沒有對抗美國的實力。

●克里姆林宮裡仍是「共產軟件」

這次核潛艇事故也展示出,俄國雖然結束了共產專制,有了民主制度的「硬件」,但其領導人的思維狀態和價值觀念,仍停留在共產時代的「軟件」狀態。

事件發生時,俄國總統普京正在黑海別墅度假,面對如此人命關天的大事,普京卻仍有心境繼續度假。直到事件發生第七天,在國際媒體紛紛批評普京冷血和官僚氣的輿論壓力下,他才返回莫斯科處理此事。

事發後,俄國官方一直沒有公佈艇上官兵名字,海軍官兵家屬們不知道是否有自己的親人在艇上,被驚恐、焦急和憂慮折磨了好幾天,直到事發第六天,莫斯科一家報紙買通海軍,才獲得並發表了官兵名單。

那些遇難者家屬,被政府集中到一起,送上最便宜的硬座火車,顛簸了兩天,才趕到出事地點附近的城市,普京政府從沒有想到要用飛機運送這些可憐的家屬。

最受西方媒體批評的是,俄國竟拒絕西方國家提出的營救,並隱瞞實情,阻止媒體報導。美國在出事後第三天要求救援,被拒絕。俄國海軍自己進行了長達七天的營救,竟連潛艇的蓋子都打不開。最後接受英國和挪威的救援時,為了保守軍事秘密,又讓抵達出事地點的營救船隻推遲6小時救援。挪威僅用36小時就完成了俄國海軍七天都沒能做成的事。

沒人知道,艇上到底有多少人是由於營救太晚而最後遇難。普京以及俄國政府這種做法,再次凸顯了共產蘇聯時代那種視意識形態和「國家榮譽」高於個體生命的價值觀。它說明,俄國有了選舉制度的「硬件」,但克里姆林宮裡的「軟件」仍是舊時代的。

●歷史上最偉大的營救潛艇行動

像「庫爾斯克號」這樣的惡性潛艇事故,本世紀僅發生兩次。1939年5月23日美國潛艇「斯克拉思號」也曾發生同樣的爆炸事故,沉落到新英格蘭附近的北大西洋海底。59名艇上官兵,在爆炸時26人當場死亡,余下的33人被困在沉入250英尺海底的潛艇中。

美國政府的做法和今天的俄國政府完全不同。總統馬上親自指揮營救。61年前的科技和營救設備還相當有限,但美國幾乎是全民全軍獻計獻策,臨時發明設計各種設備,一次次嘗試進入海底和潛艇。

100多名美國記者每天報導營救進展情況,33條生命,牽動了整個美國。最後33名官兵全部被營救出來。美國作家馬斯(Peter Maas)就此寫了一本書《恐懼的時刻﹕歷史上最偉大的潛艇營救行動》(目前在《紐約時報》暢銷榜上),詳細記述了這場驚心動魄的海底救援。在俄國潛艇「庫爾斯克號」事件發生後,馬斯曾在《紐約時報》撰寫文章說,他的書名恐怕要改為「歷史上偉大的潛艇營救行動之一」,不能稱為「最偉大」,因為俄國的營救行動可能會「更偉大」。但最後看到俄國是這樣的「營救」,他的書名不改了。

●戈爾巴喬夫批評俄國「沒有人道」

「庫爾斯克號」潛艇是俄國最新式、最先進的核子動力潛艇。萬幸的是,這次它沒有攜帶核導彈,艇上的核子反應器也及時關閉了,否則北歐海域的核污染將貽害無窮。

1986年4月底,俄國切諾利爾地區曾發生一起嚴重的核電站爆炸燃燒事故,當時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不僅不通知鄰國,也不讓俄國民眾知道,後來還堅決拒絕西方國家提出的援救。由於俄國沒有技術能力熄滅核燃燒,竟任其燃燒幾天後直至熄滅。該次核事故對附近居民的健康,造成嚴重損害,核污染還擴散到鄰國。

後來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戈爾巴喬夫,最近公開批評普京在「庫爾斯克號」遇難初期拒絕西方國家援救是不顧士兵死活,「沒有人道」,似乎完全忘記了當年他自己是怎麼做的。

●用活人做原子彈爆炸試驗

戈爾巴喬夫所批評的俄國「沒有人道」,其實正是蘇聯共產制度的本質特徵。幾年前芬蘭一家電影公司從蘇聯解體後的軍事博物館獲得一部五十年代蘇軍用活人做原子彈爆炸試驗的記錄片,該片拍攝了1954年9月14日45,000名士兵在原子彈爆炸後馬上沖進蘑菇紅雲中進行實戰的景象。該演習是為了訓練蘇軍在核爆後立即進入該區作戰的能力。到底有多少士兵因此死亡,至今仍是謎,當地居民發現,原子彈演習後,火車運去了很多棺材。據知情者說,參加演習至今仍活著的人,至少有1,000人患有肺癌、骨癌、心臟病、皮膚病及失明等。

該記錄片展示,這次核爆能量相當於二萬噸TNT,規模接近美國當年扔到廣島的原子彈。在核爆附近200英里方圓,有106萬居民,有的村莊距核爆中心僅20英里。而且參加演習的幾萬士兵,沒有穿保護服,也沒有戴防毒面具,直接沖進了華氏零上115度的核爆高溫中。

一些當年參加演習的士兵,在蘇聯解體後,開始起訴俄國防部,要求醫治他們因核輻射導致的疾病,並要求補償。但這種案子至今還無一例勝訴。

●共產制度喂大的高級官僚

「庫爾斯克號」潛艇事故發生後,雖然軍方仍然想隱瞞消息,敷衍了事,但畢竟俄國有了新聞自由,俄國報紙上不僅有對該事件的追蹤報導,而且還有對軍方和普京總統的嚴厲批評以至譴責。俄國著名政治周刊《Itogi》資深記者葛森(Masha Gessen)還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說,「俄國人不能忍受蘇聯時代製造的所謂最好潛艇,更不能忍受蘇聯共產時代喂養大的『高級官僚』普京。」

「庫爾斯克號」事件說明﹕俄國雖然有了民主制度的「硬件」,但其領導人仍缺乏把人的價值、人的生命放在國家利益之上的「軟件」。但要獲得這種軟件,先決條件是結束用活人做核武試驗的制度,「硬件」的替換是「軟件」更新的前提,前者不易,後者更難。

(載香港《開放》月刊2000年9月號)

2000-08-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