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卡恩案看桑蘭的謊言

曹長青

被全球媒體關注的原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卡恩“性侵案”發生重大轉機,原最高可判25年的案子,現可能撤銷,卡恩已被釋放(解除住處監控等)。為什麼發生如此變化?主要原因是控告他的那個旅館女傭被發現在眾多事情上撒謊,可信度出現問題。福克斯電視引述說,這個控告者是“女傭兼妓女”。也就是說,即使他們發生過性關係,也是她同意並獲酬的。

在美國法庭,如當事人撒謊,案子基本就打不贏,因一旦信用破產,其他說辭就很難令陪審團相信。而雙方律師對當事人、證人的交叉盤問等,更使任何編織的謊話都難以自圓其說;撒謊者本人反可能因做偽證而遭懲罰,最高面臨15年牢獄。目前在美國每天電視直播的一個熱門案子,是一個母親涉嫌殺害自己二歲的女兒,其審理過程是一堂很好的法律課。那種事無巨細的問法,讓什麼樣的謊言高手都很難招架。

在法國名人卡恩的“性侵案”要翻盤之際,中國的因摔癱而成名的桑蘭抵達紐約,到美國打索賠曾高達21億美元的官司。這個被中國媒體廣泛報導的“桑蘭案”,且不說事發13年前,早已過了法律的追訴期限,而且桑蘭的律師每天博客炒作,已經成了娛樂網民的肥皂劇,即使真的能立案審理,其結局也會像卡恩案一樣,把原告自己弄成小丑,因桑蘭也像那個控告卡恩的“女傭兼妓女”一樣,撒了很多謊,而且是彌天大謊。

桑蘭作為中國體操選手當年到紐約友好運動會參賽,摔成高位截癱。今天她提告主要圍繞三點:一是她起跳時有羅馬尼亞教練擅自“挪墊子”導致她分心失控,強調這是事故,不是意外。二是說她出事後因被紐約一對華裔監護人夫婦“軟禁”而無法說出真相。三是通過打官司找到當時錄像帶還原真相。但在這三個關鍵問題上,桑蘭全都撒謊,比那個卡恩案的旅館女傭更膽大包天:

第一,關於“挪墊子”。

桑蘭在英文起訴書上說,有人在她“按到跳馬上、落地之前,挪走了她要落上去的墊子”。但桑蘭自己早已否定了這個起訴書上的說法:在中國媒體上,桑蘭至少在六次談到“挪墊子”時都說,是在她沖向跳馬時,有人挪墊子(而不是她在空中做動作時)。起跑沖向跳馬,和在跳馬上空做動作,是兩個時間段。二是從常識角度,從按到跳馬到做完動作,專家說只有五秒左右。桑蘭在跳馬上空的瞬間,完全沒有可能看清(都沒法看)下面誰在挪墊子。另外如真有人想挪走墊子,在桑蘭從空中到地面的瞬間,也完全無法做到,因短到只有兩秒多。三是現場新聞照片證實,桑蘭是摔在“墊子”上,說明墊子沒被挪走。桑蘭在起訴書上說墊子“被挪走了,她的頭摔在了地板上”是明顯的謊言。

第二,關於“被軟禁”。

桑蘭的英文起訴書說,她出事後,因被監護人夫婦“軟禁”(under house arrest)而無法說出真相。這更是經不起常識檢驗的謊言:桑蘭出事後在美國被護理十個月,最初三個月在醫院,然後三個月在監護人兒子薛偉森住處,最後在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家裡。九十天在美國醫院,監護人又不同住,怎麼個“軟禁”法?如果說桑蘭在美國醫院語言不通,但當時有不少“華人義工”到病房陪她,美方還安排了一位華裔醫生,桑蘭怎麼不跟他們“說真相”?後來在薛偉森家時,桑蘭母親一直都在,薛白天上班,桑蘭有那麼充裕的時間,怎麼不跟父母“說真相”?

除此之外,據桑蘭英文起訴書附件中謝曉虹當年寫的文章,當時中國總理朱鎔基的夫人、中國駐美大使、駐聯合國代表、外交部長唐家璇等都看望過桑蘭,怎麼桑蘭不跟這些高層領導“說真相”?

如果是不信任中國官員,那《紐約時報》、美國知名電視節目20/20採訪(宗毓華採訪)的時候,美方還是自帶翻譯,桑蘭怎麼還不“說真相”?更不要說香港電視、鳳凰衛視、CCTV等中文電視也採訪過,桑蘭毫無語言障礙,她怎麼仍不說“被軟禁”的“真相”?

桑蘭在美國住了十個月,如果受到“限制”,那她回到中國的十年多,怎麼也一字不提“曾被軟禁”?難道她被中國政府“軟禁”了?桑蘭的這個謊,撒得太荒謬了點吧?

第三,關於“錄像帶”。

另一個桑蘭睜著眼撒的彌天大謊是關於她當年摔傷時的“錄像帶”。桑蘭說,這次到美國打官司,關鍵是要找出這盤錄像帶。但桑蘭曾說這個錄像她早就找到,而且還親眼看過了:去年八月北京《新京報》採訪桑蘭時,她明確說:“在北京奧運會前,美國ESPN電視台請我去錄製一檔節目,對方給我看了一盤記錄我受傷全過程的錄像帶。看到這盤錄像帶時我才確認,有這麼一盤錄像帶存在。”(新京報該文網址: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0-08/26/content_141065.htm)。對桑蘭的這個採訪是問答式的,這個引述是桑蘭親口所說。而且桑蘭的丈夫黃健隨後也對北京媒體這樣復述過。

但就在桑蘭說她“親眼看過”那盤錄像帶之後十天,她又在接受上海《新民晚報》(封面故事,記者張偉採訪)時說,2008年他們到紐約那次,美國ESPN電視台曾邀請桑蘭去該台錄製一檔節目,但當桑蘭抵達電視台後,節目組負責人突然告知,原來答應給她看的當年錄像,因錄像帶的擁有者幾小時前變卦,所以無法提供了(該文網址:http://www.cdwb.com.cn/html/2010-09/07/content_1049434.htm)

這前後不到十天的兩種說法,哪個是真的?之前桑蘭說她在美國ESPN電視台看了那盤錄像帶。之後又說當事人變卦不提供這盤帶了。這兩種完全相反的說辭當然起碼必有一假。而事實上,這兩種說法都是謊言!因為整個美國ESPN電視台要採訪她、錄製了一檔節目,她怎樣到達電視台、該台節目負責人怎麼說等等,所有情節都是桑蘭編造的!

事情真相是:在北京奧運前夕,一位姓黃的華人,自稱是美國ESPN電視“承包商”,要拍個桑蘭美國“感恩之旅”片。黃在北京跟拍了桑蘭幾天,然後說桑到美國後再拍。可桑蘭抵達紐約後,就再沒聽到“黃承包”的任何消息,此事毫無下文。後來黃健在北京偶遇這位“承包商”,他支吾搪塞,說有桑蘭當年摔傷錄像的人臨時變卦,所以拍片計劃告吹。

事實上,這位“黃承包”很可能跟ESPN電視毫無關係,只是個很機靈的華人,看到北京奧運來臨,想拍個桑蘭片,賣給美國電視賺一筆。但剛把北京拍的片段送去,就被對方否決。或者這整個事情都是“黃承包”的異想天開,美國電視台根本就不知道有這回事。

不管“黃承包”跟美方有無關係,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國ESPN電視沒有邀請桑蘭到該台“做了一檔節目”,沒有給她“看過”那盤原始錄像,也沒有直接跟她說過什麼“不能提供這盤錄像帶”。甚至桑蘭2008年的美國之行,根本都沒有到過這個ESPN電視台,整個故事都是桑蘭編造的。

什麼可以證實?桑蘭後來忘了自己曾撒過這個謊,在接受《瞭望東方週刊》採訪時(記者王開),談了“黃承包”矇騙的經過,她自己說沒有去成美國ESPN電視台,更不存在做了一檔節目這些事實。讀者可以從《嘹望東方週刊》的原始報導上(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0_09/05/2438316_0.shtml)看到桑蘭的撒謊事實。

在這麼多關鍵問題上,桑蘭就都敢說謊,那她一旦上法庭,怎麼面對法官和律師的盤問?她又怎麼回答?請讀者記住,桑蘭居然敢編出她到了美國電視台,錄製了一檔節目,在那裡看了那盤記錄她當時受傷全過程的錄像帶!她就敢這樣的撒彌天大謊!

控告卡恩“性侵”的那個旅館女傭來自幾內亞,不僅在卡恩案中撒謊,還被查出曾在2004年申請政治庇護時撒謊,所以,不僅卡恩案可能會被撤銷,女傭本人還可能因偽證罪被起訴,甚至遞解出境,送回幾內亞。桑蘭也是謊言連篇,甚至還把謊從中國撒到了美國,那到法官裁決時,該把她往哪裡“遞解”呢?外星?

2011年7月3日於美國

2011-07-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