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的“中國不通”

曹長青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被視為“中國通”,二十年前他擔任北京採訪主任時,碰上六四屠殺,因報導這個事件而獲得“普利策獎”。後來他寫出《中國覺醒》(China Wakes)一書,記述那段經歷和思考。

當年讀他這本書時主要印象是,雖然他對中共有相當的批評,但對共產主義的本質卻認知比較淺。當時有報導說,紀思道去北京時,《紐約時報》總編輯羅森紹(A. M. Rosenthal)告誡他,看中國問題,不要聽那些所謂“中國通”的,要靠自己的獨立觀察和思考。做過17年《紐約時報》總編輯的羅森紹(2006年去世)深惡痛絕共產主義,對美國那些為北京辯護的“中國通”相當不買賬。但紀思道從北京回來後,自己也變成羅森紹所不屑的那個“中國通”群體一分子,成為一個常規的“中國不通”。

4月30日紀思道發在《紐約時報》的專欄文章“中國超過美國的地方”(Where China Outpaces America)就展示了他對中國瞭解的局限。

在這篇專欄中,紀思道用不少數字對比說,美國不如中國。他開篇就說,上海的孩子能活到82歲,而美國的平均壽命還不到79歲;上海的嬰兒死亡率是千分之二點九,而紐約是五點三;然後讚譽說,上海的孩子在公共學校享受著“世界一流的教育”,中國的教育系統是(最近65國調查中)最好的;並誇獎胡錦濤和中共高官雖是專制者,但卻是“少見有能力的”。紀思道還引述說:民調顯示中國人用國際標準來說,他們感覺相當幸福。紀思道預測,“如果現在中國舉行自由選舉,共產黨會獲得壓倒性(landslide)勝利,尤其在鄉村地區。”

●女兒抱怨:到中國就被封網了

紀思道雖在前面一篇專欄中對中共的高壓政策嚴厲批評,因為他正帶著女兒在中國旅遊,他女兒說,到了中國,什麼外國的網都上不了。但在4月30號的專欄卻強調,中共政權“為億萬中國人提供了機會”。

他舉例說,當年他在北京時,他的中國朋友騎自行車,他有汽車,下館子都是他付賬,因他的經濟條件好多了。可這次去北京,他的中國朋友坐的是豪華長車,有專門司機,他卻是坐計程車。中國朋友帶他到高級擬],價格高得讓他頭痛。中國朋友的家埵釩リ瘧x球場、電影室。紀思道還提到一位朋友是中共政治局委員的兒子,在一家公司只是掛名董事,每年卻拿多少萬。而那個公司因有這樣“董事”就可在地方政府拿到廉價土地。

紀思道的這篇專欄引起相當的爭議,網上跟帖有一百多。這些跟帖的一個有意思現象是:住在中國的美國人,幾乎多是贊同紀思道,誇讚中國。從跟帖地址來看,這些美國人都住在中國的大城市,如北京、上海、武漢等等。他們居住的地方、外國人的身份和工作條件,都使他們無法直接體驗中國農村的貧困和社會不公。就像這次紀思道帶著家人到中國旅遊,從其專欄可看出,他也只是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而沒有去農村,甚至都沒去大城市的貧民區看看。

●中國的“統計數字”只寫在紙上

而中國人的跟帖,則多是批評紀思道。指出他的對比方法有問題:把上海的平均壽命跟整個美國的平均壽命相比,明顯是“誤導”;應該國對國才公平。上海的讀者指出,上海如包括郊區,平均壽命是低於美國的。來自中國中山的讀者說,紀思道是他信賴的少有的幾個寫中國的美國記者。但這篇專欄卻忽視了上海和紐約的根本不同:上海在很多方面都是中國的“展覽城市”(showcase city)。是專門給外人“看”的。

有位紐約的中國人的跟帖更是強烈批評,說中國官方數字是有水分的。在六十年代毛的中國,統計數字是“糧食豐收”,但中國人當時卻餓死了幾千萬。而今天上海掌權者是毛的傳人,同樣殘忍、不誠實,他們的“統計數字”只是寫在紙上的。

不少西方讀者也批評紀思道,一位英國讀者說,紀思道用“很小數量”的異議人士被投入監獄,來對比“億萬中國人”生活提高,這種比較是“偏見的”;被迫害的政治犯,是不可用數量多少來衡量的。這位讀者說,其實中國這架飛機是由四個“發動機”推動的:鎮壓,腐敗,工人奴隸,搶劫國庫。

雖然也有不少跟帖贊同紀思道,但有好幾位讀者都提到,紀思道的那些“統計數字”是從哪里來的?有美國讀者還質問紀思道,為什麼不寫寫你的那些“中國朋友”在中共黨內或政府中擔任什麼職務?他們是怎麼“撈錢”的?因為從紀思道的專欄來看,他接觸到的幾乎都是中國的權貴。

一位新加坡讀者甚至嘲諷說,紀思道的這篇專欄是“最高檔的不老實,也是最壞的知識份子的不誠實”。一位署名“Ai Weiwei”的廣州讀者的留言是:“獻給有用的白癡:中國看起來很有效率,只是因為它犧牲了大多數人的權利。”

●“最愚蠢的一篇專欄”

其實紀思道的這種“對比”方式,在幾年前的專欄中就用過,包括用上海的嬰兒死亡率跟紐約相比,我至少看過三次了。而且不僅拿美國跟中國,還跟古巴這樣比,說什麼在卡斯楚的古巴,有全民醫療保險,免費教育,而美國就沒有。這就像當年有美國左派記者,拿蘇聯的莫斯科大理石豪華地鐵來跟紐約地鐵(陳舊)比,批評美國一樣。且不說紐約地鐵的修建遠早於莫斯科的,而且紐約地鐵長度全球第一,莫斯科根本沒法比;紐約是城市自理,莫斯科是傾國之力(更是宣傳洗腦用的,當時蘇聯人排長隊用食品卷購物,卻修大理石地鐵來“展覽”);更重要的是美國和蘇聯是兩種制度,有天壤之別:一個有自由,一個被奴役。不提這些根本性不同,而拿獨裁者傾國之力的“最好”來跟美國的“差”相比,這本身不僅誤導,其出發點都令人質疑。

像紀思道說上海的公共學校是“世界一流教育”,但他沒提的是,據“教育進展國際評估組織”2009年對世界21國的調查,中國孩子的計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但創造力卻倒數第五。更嚴重的是,共產黨控制的教育,完全限制了自由資訊、自由思想的流動,使孩子們從小窒息在獨裁思維框架中,用專制的城牆堵住了他們接觸世界一流思想的機會,扼殺了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這種思想的摧殘對相當多人將會是永久地致殘!如果紀思道真相信那是世界一流的教育,就應該把他的女兒留在上海。

至於紀思道說,如果現在中國自由選舉,共產黨一定獲得壓倒性勝利,更到了信口胡說的地步。以中共六十年統治的累累罪惡,以今天中共各級官員的登峰造極的貪腐,以今天中國社會的巨大不公不義,以中共官員靠瓜分國庫而暴富的“壯舉”,他們還能被人民的選票推上台?只有“中國根本不通”們才會做那種夢!

明摆著:中共如果相信他們會在選舉中獲得壓倒性勝利,為什麼不馬上選,理直氣壯地獲得執政的合法性?他們今天連一個溫和的批評者劉曉波、一個嘲諷了政府幾句的艾未未都嚇得要關起來,這是他們相信自己在選舉中能獲得壓倒性勝利的表現嗎?紀思道大概被北京的權貴們灌了太多茅台,說醉話呢。

一位寫明是“中國出生”的紐約讀者憤怒地說:“你的專欄是可笑的,你的調子像愛德加.斯諾(四十年代跑去延安採訪歌頌毛澤東)和韓素音(已93歲,還是毛派)。”這位讀者舉例說,就像當年那些毫無頭腦的美國記者在電視上宣稱,共產黨一定會在尼加拉瓜(2009年)的選舉中獲勝一樣。當時尼加拉瓜的獨裁者(聽從莫斯科指示,而蘇聯想跟美國改善關係)同意選舉,結果共產黨即使作弊,還大輸了15個百分點。

這位紐約的中國讀者毫不留情地說,這是紀思道新聞寫作中“最愚蠢的一篇專欄”;他在留言的結尾處連說了三遍:“Shame, Shame, Shame”(可恥)!

2011年5月5日

2011-05-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