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下一步怎麼走?

曹長青

五都大選後,我和不少綠營的朋友聚會交談;這其中既有多年為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而打拼的元老,也有近年才開始關心台灣命運的年輕人;既有認為綠營選得還不錯的人,也有認定綠營敗選的人;既有頭面人物,也有從來都與世無爭的普通人。但幾乎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對綠營的下一步不確定,對台灣的前景很擔憂,對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不樂觀,指不出一個真正心儀的、確信其能帶領綠營贏得勝利的總統候選人。甚至不少人開一臉嚴肅的玩笑:下次總統再選輸了,他們要移民國外了。

上述這個現象,恐怕足以說明,綠營這次即使不算選輸,也和本陣營選民的期待落差很大。

坦率地說,選前在美國,我一直對民進黨理念不清的選舉方向不贊同,不樂觀。對“五都全贏”的說法不以為然。因為如此絕對的說法,明顯是盲目放風,我在西方的選舉中從未見過,因為它無助於冷靜頭腦,清晰政局。但為了不潑太多的冷水,我無論在自己的專欄和網上的視頻節目《長青論壇》中,都很少評論,希望我的不樂觀是錯誤的。我對美國的選舉多年來都非常關注,對兩黨勝敗的原因,對一些關鍵位置的輸贏,可謂頗為認真地分析過。理念在美國以及整個西方的選舉中,都佔據絕對不可取代的地位;或者說,全部的選舉都在拼理念。

不提理念,不是理念不清,就是沒有理念。沒有“有理念”的政治家,要把理念深藏起來,以期待“矇騙”中間選民來贏得選戰。在民主國家的政治中從來不存在的現象,難道在台灣是個例外?爭取“中間選民”是個藉口,一個很大的可能,是黨內主要領導層自己就理念不堅定,自己對抗衡國民黨的意識形態沒有足夠的信心,對如何推動台灣走向正常國家沒有清晰的方案和思路,尤其是,對綠營的民心所向、以及背後的動力,沒有根本的認同,沒有發自肺腑的共鳴。但妥協理念的話說不出口,就借用“要爭取中間選民”的口號。

選前抵達台灣後,看到綠營的朋友們大多對選情一片樂觀,我幾乎有點相信,台灣或許真的和其他民主國家不同。但事實表明,雖然台灣對外沒有正常的國家地位,對內沒有正常的政治生態,但台灣的人心是正常的,台灣人民和全世界任何民主國家的人民都是一樣的,無論西方的左派右派,無論台灣的藍色綠色,政治就是拼理念。台灣絕不例外。這次五都選舉,藍綠陣營板塊基本沒有變化,再次證實了這個規律。

民進黨輸掉三都後,我聽到一片“雖敗猶榮”的讚譽。這種自我安慰的說法,在美國也沒聽說過。輸了就是輸了,“榮”來自何處?無論對個人,對團體,還是對國家來說,只有承認輸,檢討失誤,然後發奮圖強,才是正向、正確的思維,才能有健康的新起點。

現在選舉結束了,真正負責任者,真正關注台灣下一步的命運,而不是眼裡除了權位什麼都不在乎的人,都應該正視現實,不回避真實,勇於檢討在理念和操作上的錯誤與失誤。只有這樣才可能,也完全有可能,重整旗鼓,贏得今後選戰的勝利。

至於下一步誰能領導綠營走向勝利,就看誰能真正理解民意,確定理念,清晰方向。我自己的原則從來都是:跟理念,絕不跟人。因為人會變化,而理念不會;人有局限性,但理念的價值無量。所以,誰的理念清晰堅定,就應該支持誰。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12月13日“曹長青專欄”

2010-12-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