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大礦難震撼中國人

曹長青



今年初智利大地震時,我曾寫過一篇文章“智利大地震教育中國人”,指出智利地震8.8級,超過中國的四川大地震,破壞力並是汶川地震的15倍,但智利死亡人數是八百人,中國則是近九萬人!為什麼差別這麼大?因智利有“全世界最嚴格”的房屋建築法,並嚴格執法,所以房子建得結實、抗震;而中國被震塌的房屋,尤其校舍,很多是豆腐渣工程(偷工減料)。另外,智利的民主制度和皮諾切特時奠定的市場經濟及富有(人均收入一萬二千美元),在地震救援中,也體現出遠超過中國的優勢。

這次引起全球關注的智利礦井崩塌(33名礦工被困井下69天)大救援,跟中國的礦井災難處理,更是形成鮮明對比,更讓人看出兩國制度、兩種政府的不同:

中國礦難死亡全球第一

第一,礦井崩塌後,智利政府全力以赴,不管跟地下礦工失去聯繫多少天,也絕不放棄營救。而在中國,沒看到哪次礦難,政府能把它作為頭等大事來處理。中國網路上有評論說,這樣的事(長達兩周多沒礦工音訊)如發生中國,當局早就宣佈人都死了;在智利,礦工是“升井”(被救出來),在中國則是“升天”(在地下等死)。

第二,智利被困礦工被發現時,已在井下17天,所以還能倖存,因井底有避難所,那裡備有氧氣、水和食物等。中國的礦工說,他們多數沒見過,甚至都沒聽說過中國的礦井有“避難所”這種設施。所以一旦礦井塌方,沒水沒食物沒氧氣,無法堅持多久。再加上中國的很多私人小煤礦,根本不符安全標準,導致中國的礦難死亡人數近年來一直世界第一。去年中國官方公佈就有2631人遇難(美國是34人)。2002年最多,中國有6995人因礦難死亡(專家說,實際數字比官方公佈的更大)。

人家才是人類,我們被當成類人猿

第三,智利礦難發生時,正在外國訪問的總統皮涅拉馬上回國,並立即趕赴礦難現場,跟被困礦工的家屬們一起,待在礦坑外臨時搭建的營地,親自指揮救援。他跟第一夫人表示,“我們會整日整夜不休息,直到最後一名礦工被救上來。”從始至終,智利總統都在現場,每個從井下被救出的礦工,總統夫婦都給予擁抱,獻上第一時間的祝賀和安慰。中國網民感慨說:真羡慕這把人當人的國度!人家總統都親臨,真是人類!我們礦工怎麼死的都沒人知道,被當成了類人猿!中國領導人別說趕到礦難地親自指揮營救,即使發生四川大地震,近九萬人遇難,胡錦濤都沒去現場。媒體拍到有當地共產黨高官,不僅沒悲傷,還一臉笑容。

在智利礦難中,被困礦工中有一名玻利維亞人,獲救後跪倒在地,十分激動。智利總統不僅跟他擁抱,玻利維亞總統也專程趕到現場(就為了本國一個礦工)營救和迎接,並用總統專機把他接回國,還答應分給他一塊土地。因到外國打工並做礦工的,都是很窮的人。

第四,中國發生礦難等,當局首先想到的是封鎖現場,禁止媒體報導,不讓世人知道真相。而智利的礦難現場,卻向全球公開,有1700名記者雲集,現場實況拍攝報導(Fox報導,全球約有十億人觀看)。智利政府還用光纖視訊,讓全世界的電視觀眾看到被困在地下七百米深處的礦工實況。中國網民感歎說,這跟中國差別太大了!“他們敢向全世界直播,而我們連記者也不讓進。”

中國看重政治,智利看重生命

第五,智利不僅沒封鎖新聞,更接受先進國家的幫助。在礦難現場,除智利本國國旗外,還飄揚著美國、加拿大、阿根廷的國旗,表明這是一場國際合作的救援行動。具有登上月球技術的美國宇航中心派出了專家隊,礦工們升井的過程都是穿著美國的宇航服,這種特製的緊身衣可測出血壓等狀況,有利搶救。地下光纖是臺灣提供的,起重機是中國製造的,智利用全世界的技術和人才,進行了人類難度最大、也最成功的一次營救,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但在中國,即使是四川大地震時,中國政府也拒絕外援。在急需救人的黃金72小時,中國政府拒絕一切外援,連震災救人很有經驗的日本和臺灣救援隊也被拒。這跟當年唐山大地震時“四人幫”的做法幾乎一樣。中國政府至今看重的仍是政治,是怎樣有利統治;而智利看重的是生命,是政府向人民負責。

中國礦工像從地獄扒出來的

第六,智利的救援工作細緻到可謂臻美。為保證受困礦工的健康,請美國營養師制定了特殊食譜;還提供了用滅菌銅纖維製造的短襪,以防地底高溫潮濕下感染腳氣(濕度85%);因久未見陽光,礦工出井時被戴上特製墨鏡(每副450美元)以保護眼睛。從電視上看到,在第一時間跟他們擁抱的總統,還特意叮囑“別摘下墨鏡”。

智利政府把33名被困礦工的家屬們,接到了礦井旁的營地。總統夫婦跟他們一起聊天,通報最新情況,以減輕其擔憂和焦慮。每個被救出的礦工,在跟家屬見面後,都會被直升機送到附近醫院,在那裡觀察至少48小時,然後進行為期半年的災後心理創傷複建療程(根本不用上班了)。政府還安排傳媒專家,教這些成了“名人”的礦工們如何應對媒體等。

那些獲救礦工,雖在地底被困69天,但由於政府細心安排食物和醫療救助,出來時,都生龍活虎。中國網民感歎說,“看人家,仿佛是外出旅遊了一段時間,回來時身體健康、精神飽滿、服裝整潔!哪像我們那些礦工,有幸出來的,像是從地獄裡扒出來的……”

那些被困礦工家屬在等待時,智利政府還特意在臨時營地設了髮廊,以便礦工的妻子和女友們做頭髮、修指甲,梳妝打扮,給十周沒見面的她們的男人們以“驚訝”,重燃羅曼史。那份關心和細膩,傳遞出這是一個多麼有人性的國家!

雖然智利政府做了如此努力,但最後被救出的那個礦工(他是工頭和自發領導者),卻在跟總統擁抱後,毫不客氣地警告說,這樣的事,今後不能再發生!自願進入井底安排救援的技術專家,最後一個返回地面,總統問他獨居井底(26分鐘)時想的是什麼,他也說,這樣的事不能再發生;根本沒有三叩九拜地感謝總統和政府。而中國則是另一種景觀:“我們的礦工升井後,第一件事是感謝領導,第二件事是感謝國家。”

中國人命不如一條狗

第七,智利政府給每位獲救礦工的補償金相當300萬人民幣。一位礦業富豪另給他們每人一萬美元。電視臺的採訪報酬更豐厚,高達40萬美元;裡外加起來,一個被困礦工能拿到約600萬人民幣。此外還會有出書、拍電影、做廣告代理等未來收入,可謂因禍得福。

而中國的礦工,別說獲救的,即使遇難的,賠償費才是幾萬元而已。例如2003年底的重慶特大井噴事故,190戶遇難家屬總共才獲得三千萬人民幣的賠償。當時有一家三口遇難,才拿到30萬賠償金,平均每條人命還不到兩萬美元。中國政府的飛機火車死亡賠償規定是:空中遇難旅客最高賠七萬元(人民幣),火車最高四萬元。地面交通事故的死亡賠償,則按每月當地平均生活費乘以10年計算。有人按某地生活費標準算了一下,一個農民的命等於一萬四,城市的人命是五萬五(人民幣)。所以中國發生人命不如狗值錢的現象:上海一位老人的兒子因醫療事故死亡,法院判賠三萬元,而當地一條名犬因醫療事故被治死,法院按狗的價值判賠五萬元。

差距太大,震撼太深!

坐在電視機前,看智利的礦工被營救,不僅為他們獲救、跟家人團聚而高興,更想到中國那些人命不如狗命值錢的苦難和悲慘。正如中國網民所感歎的:差距太大,震撼太深!而智利獲救的礦工,所以激動地高呼“智利、智利”,自發地揮舞國旗(當時智利國旗銷售一空),大街小巷都鳴車笛歡呼,因為他們發自內心地熱愛這個重視人命的國家!

智利、中國,為什麼有這麼大的不同?看看兩國憲法就明白了。智利憲法第一章第一款明確規定:“保護人民及家庭是國家的義務。”而中國憲法序言寫的是:國家的根本任務……是由共產黨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要保護的是共產黨的絕對權力!

當33名被困礦工全部獲救後,智利總統興奮地說,2010年10月13日是個吉利的日子,“10+10+13=33,這是非常幸運的數字。”其實不是日子幸運,而是智利的民主制度,保護了智利人的生命,使他們有自由,有尊嚴,有幸運!

2010年10月14日於美國

——原載《觀察》

2010-10-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