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和美國人的新痛

曹長青

震驚世界的911恐怖襲擊事件,轉眼九周年了。但今年的紐約紀念會,跟往年不同,一是因為有911遺址旁蓋清真寺的爭議,又出了一個佛州的基督教牧師揚言要燒《可蘭經》的舉動,這些都會引起國際媒體的注意。

穆斯林團體要在離911遺址旁兩條街的地方蓋一座15層高的清真寺,在美國引起相當激烈的爭論。支持的人認為,“任何人在美國都有宗教自由”。而要蓋清真寺的人宣稱,他們這樣做,是要促進伊斯蘭社會和美國的交流與友好。

但反對的人認為,他們不是反對穆斯林在美國蓋清真寺,也不是反對伊斯蘭教,而是反對在911遺址旁邊蓋清真寺,認為這會傷害911遇難者家屬,也是傷害美國民眾的感情。美國的民調顯示,60%以上的美國人認為:“任何人在美國都有宗教自由”。同時民調也顯示,高達70%的美國人,反對在911遺址附近蓋這個清真寺。這個民調本身就說明,多數美國人支持穆斯林在美國的宗教自由,但不同意他們在911遺址旁邊蓋清真寺。一位在911中失去了兒子的母親說,“在哪裡蓋都行,但別在這蓋!”她兒子是紐約消防隊員,當時在世貿大廈救火時喪生。這位母親說,911雖已過去八年多了,但每次路過那裡,她的心都仍在痛,“像經過地獄一般難受”。她說,如果那裡再建一座清真寺,那簡直像插到她心裡的“一把刀子”。

另一位在紐約市政府工作、家住世貿大廈對岸的史泰登島的人說,當時一個多星期,他跟往返曼哈頓的船上乘客一起,看著911遺址的煙霧,大家都沉默不語,那種悲痛和沉重,至今難忘。他無法想像,那裡再冒出來一座清真寺,給紐約人帶來的感情傷害。

911時我住在紐約目擊了那座大廈的倒塌。雖然我沒有親友在那場災難中遇難,但那種震撼和悲痛,至今難忘。我曾多次帶朋友登上那座大廈的樓頂,俯瞰曼哈頓。那種為人類建造出如此壯觀的建築物的驚歎、感歎,仍在心頭。但就在眼前,它被邪惡撞塌,更有近三千個生命,隨著大樓化為灰燼。那種完全無法想像的震驚,那種要爆炸般的憤怒,我將終生難忘。911是紐約人、美國人永遠的痛。所以,這不是宗教自由問題,而是要不要尊重紐約人,尤其是911難屬,以及多數美國人的情感問題!

現在,要在911遺址旁蓋清真寺的伊斯蘭教長,在CNN上預言說,如果這個清真寺無法在那裡蓋,那麼美國人就可能會遇到麻煩,會遇到伊斯蘭世界的強烈反彈。無論這位Imam的本意如何,他這番話給人一種威脅、甚至是呼籲伊斯蘭世界反彈的感覺。甚至令人想到黑社會、綁匪的威嚇:要麼按照我說的去做,否則我就殺人。如此做法,是要和多數美國人、非穆斯林人和好嗎?結果當然正相反。

在美國人關於清真寺的爭論尚無任何結果之際,又來了一個火上澆油的。佛羅里達州的一個基督教的牧師,揚言要在911悼念日這天,公開燒毀200本《可蘭經》。對牧師要燒毀《可蘭經》這種極端行為,和穆斯林國家不同的是,全美上下、左派右派,從官員到基督教領袖,是一致的譴責。總統奧巴馬認為這是一個會給美軍帶來危險的行為,呼籲他停止這種做法;國務卿希拉里稱這個舉動是“無禮、可恥”,司法部長認為這是“愚蠢、危險”。前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佩林在臉書發表文字說,“焚書是和美國理念、美國價值對立的、針鋒相對的東西。”著名基督教佈道大師葛培理(Billy Graham)的兒子富蘭克林(Franklin Graham)說:那個牧師雖然有權利去燒《可蘭經》,但有權利並不等於那麼做是對的。他用了英文中的right這個詞。“He has right to burn, but that doesn’t make it right.”

我們現在討論的不是權利的rights,而是是否正確,是否符合人之常情的common sense。在911遺址旁蓋清真寺,和焚燒《可蘭經》,在本質上是一樣的。他們都有美國憲法賦予的權利,但是,都不正確,都有損於不同種族、不同宗教、不同國家的人們之間的寬容與友好相處。

如果說那個穆斯林團體堅持要在911遺址附近蓋清真寺,是一種意識形態,有政治和宗教的考慮,因為當初為這個清真寺起的名字,就是代表伊斯蘭教的勝利;但那個揚言要燒《可蘭經》的佛州牧師,則明顯是故作驚人之舉,就是要吸引媒體。他讓所有人都看出來是一個publicity stunt(嘩眾取寵)。就像當年那個女歌星麥當娜,全身脫個精光,到大街上走一圈一樣,目的是要吸引鎂光燈,要出風頭。例如這個牧師還事先召開了要燒《可蘭經》的新聞發佈會,各地記者雲集,比他的教會成員還多,因他的教會還不到50人,不僅規模很小,而且一直默默無聞,這次則在全美國出了大名。但卻是一個註定讓這個牧師身敗名裂的臭名!

如果這個牧師真的非常反感、痛恨極端伊斯蘭主義和恐怖分子,他可以去巴基斯坦或阿富汗,去尋找、抓獲賓拉登和蓋達恐怖分子,那才是真正的勇敢。而在有言論和表達自由憲法保障的美國,高調喊什麼燒《可蘭經》,實際上是個非常不負責的膽小鬼舉動。而且這種愚蠢行為,明顯可能給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國士兵,還有到穆斯林國家旅遊的美國人帶來危險。這個舉動,會觸發世界各地伊斯蘭教徒的抗議,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就已有穆斯林燒毀美國國旗的抗議示威等。正如極端伊斯蘭分子的恐怖主義行為,實質上是在摧毀伊斯蘭一樣,極端基督分子這種舉動也是在摧毀基督教。幸虧這種作秀的極端分子極少。

在911遺址旁蓋清真寺,美國人有支持有反對,雖然反對的人比支持者多出一倍多,但畢竟各種聲音都有。但是對佛羅里達的那個牧師要燒《可蘭經》,美國卻是上上下下,全國一致的反對,譴責、痛斥那個牧師的瘋狂行為。一些美國的基督教和猶太教團體,甚至還決定在911紀念日期間,用公開朗誦《可蘭經》,來表達對焚燒經書行為的抗議,同時也表達對宗教自由的支持。這就是美國,一個多元而理性的美國。

——原載《觀察》2010年9月11日

2010-09-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