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清真寺插美國一刀

曹長青



再有幾天,就是911事件九周年了。這個剝奪了三千名無辜生命的恐怖襲擊事件,美國人記憶猶新。最近由於穆斯林組織要在911遺址旁蓋一座清真寺的爭論,更引起人們的關注:

一個紐約的穆斯林團體,要在911遺址旁邊兩條街的地方,蓋一座15層高的清真寺。他們說,這是為了讓美國人更多瞭解伊斯蘭教,促進文化交流。但這個建寺計劃遭到很多美國人的強烈反對,因為劫持美國民航飛機撞毀世貿大廈的19名恐怖分子,都是伊斯蘭信徒。他們把三千美國人殺害了,現在跟他們同信一個真主的穆斯林,還要在殺人場所建一座宣揚伊斯蘭教的清真寺,這是對911遇難者的侮辱,是往那些死者家屬和大多數美國人的傷口上撒鹽,是不道德的,甚至是一種公然的挑戰。

美國有1900座清真寺

但這個清真寺計劃,卻得到了紐約市長布隆伯格和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支持,他們的理由跟《紐約時報》和《時代週刊》等左派媒體一樣,都是強調要尊重宗教自由,說“任何宗教”,都有在美國存在發展的權利。

但反對者認為,這是偷換概念,因為人們不是反對伊斯蘭教在美國的傳播和發展,也不是反對在美國蓋清真寺,而是反對在911遺址旁邊蓋清真寺。

事實上,美國人對宗教自由相當尊重和信奉,對伊斯蘭教和穆斯林,也相當寬容。911恐怖襲擊事件後,即使三千名美國人被一瞬間殺害,但美國人也沒有上街示威反伊斯蘭教,更沒有去燒毀任何一座清真寺。這事反過來如果發生在穆斯林國家,他們的反應會不可想像:上街遊行,燒美國國旗,呼喊殺死美國人,朝天上放槍,發泄仇恨和狂熱情緒。

911發生後,美國的清真寺不僅完好存在,伊斯蘭教在美國照樣發展。據統計,三億人口的美國,大約有二百萬穆斯林,只占美國人口的0.6%,卻有1900座清真寺。在六千萬人口的法國,有六百萬穆斯林,占人口10%,但他們只有1600座清真寺。按人口比例,美國的清真寺數量,是法國的五倍以上。僅從這一點來看,也可以說明,伊斯蘭教在美國的發展沒有受到限制,雖然911恐怖襲擊發生在美國。所以美國並不存在限制伊斯蘭教的宗教自由問題,而爭議的焦點,是應不應該在911遺址旁邊建清真寺。

珍珠港不能建日本文化中心

無論是左派媒體CNN,還是保守派媒體福克斯電視做的民調,結果都差不多,反對在911遺址旁建清真寺的美國人高達近70%,支持的不到30%,等於三個美國人中,就有兩個反對。由此在美國形成這樣的景觀,總統奧巴馬和左派媒體《紐約時報》《時代》週刊等,站在那個要蓋清真寺的穆斯林組織一邊,而保守派的共和黨及多數美國普通民眾,強烈反對在911遺址旁建清真寺。

那麼為什麼就不能在911遺址旁邊蓋?因為這不符合人之常情。現在穆斯林要在911遺址旁邊建造清真寺,就像日本人要在夏威夷的珍珠港,蓋一座日本文化中心一樣,完全無法讓人接受。因為日本當年偷襲珍珠港,導致三千美國官兵被殺害。日本人可以在美國的任何地方蓋文化中心,但是就是不能在珍珠港那裡蓋。在911遺址旁建清真寺,也就像日本人要在中國南京建一個什麼日本武士道訓練館似的,也完全不能讓人接受。日本當年在南京大屠殺,導致大量中國人喪生。雖然今天的日本完全不是當年的那個日本軍國了,但是,人們從情感上還是無法接受,而且那更是對死者的不尊重。

“不是不能建,別在這兒建”

另外,設想今天德國人如果提出來,要在當年納粹用煉人爐殺害六百萬猶太人的奧斯威辛集中營遺址那裡,建造一個德國文化中心,宣揚德意志精神,全球的猶太人不得都反了。那完全不可想像。

不要說建德國文化中心,就是在奧斯威辛那裡建個修道院,也不行。幾年前,奧斯威辛的加爾默羅修道院,就在猶太人的抗議下,被迫遷走。那些修女們根本不是去挑戰、褻瀆死者,而是要在那裡為遇難的猶太人祈禱,祝他們在天國平和。但即使這樣,在猶太人看來,也是不合適的。那塊地方,只是屬於死者。最後,羅馬教皇保羅二世下令,讓那些修女搬走。

要在911遺址旁建清真寺的伊斯蘭教長說,建這個清真寺是為了伊斯蘭和美國友好交流。但是,當三分之二的美國人都反對,你還堅持要蓋,那效果怎麼可能是友好,不是更對抗了嗎?“美國法律和公正中心”的負責人布雷特約瑟夫對此評論說,建清真寺的計劃完全是“不必要的煽風點火”,即使發起人有治療傷痛、改善伊斯蘭和美國關係的意願,但顯然難以達到這個結果。“取消這個計劃才是彌合傷痛之舉”。911遇難者家屬,有失子之痛(當時兒子是消防隊員)的莎莉雷傑哈德說,“這完全無關種族主義,僅僅是感情問題。”今天她每一次經過911遺址,“都感覺像經歷地獄和死亡,更不用說要在那堿搢鴗@座清真寺。”她強調說,“不是不能建,別在這兒建!”這代表了多數美國人的心聲。

建清真寺資金來源不清

在多數美國人反對下,連原來支持這個項目的紐約市長也說,如果這個穆斯林團體改在其他地方建清真寺,市政府將盡可能提供幫助。但是,他們就是要在911遺址旁邊蓋。這哪裡是要跟美國人民友好,這不是明顯要挑釁嗎?所以阿拉斯加前女州長、在美國保守派中最有人氣的佩林說,這座清真寺是向911難屬“心上刺了一刀”。保守派的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則說這是對美國的公開“侮辱”,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稱其為“褻瀆”。

而且這個要蓋清真寺的伊斯蘭教長,對哈馬斯是不是恐怖組織,都態度曖昧,甚至對911事件說,如果不是美國罪該應得的話,美國的政策也是共犯之一。這樣的人蓋清真寺,會是為了宗教自由嗎?而且要建清真寺的一億美元資金,也有相當一部分是來自那些劫持民航飛機的恐怖分子們的國家——沙地阿拉伯,這個穆斯林組織至今都不肯公佈全部資金來源。所以,在911遺址旁建清真寺,根本不是宗教自由問題,而是要不要保護那些911遇難者不被褻瀆,要不要尊重死難者家屬和大多數美國人的情感的常識問題,甚至是要不要抵制極端伊斯蘭的挑戰,保衛西方文明的問題。

——原載《看》雙週刊2010年9月2日

2010-09-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