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中共間諜下場最慘

曹長青



最近美國抓獲十名俄國間諜事件,成為引人注目的國際新聞,因這是冷戰結束以來,美國破獲人數最多的外國間諜案。

從媒體上看報導,簡直像看冷戰時代的間諜片,情節大同小異,“假護照、購買死人的身份、隱形墨水書寫情報、在熙熙攘攘的地鐵樓梯上交換情報。”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起訴書上就這樣描繪。被抓獲的十名俄國間諜,四對是假扮夫婦,在美國生活了多年。電影中的間諜“假扮夫婦”可以理解,但在現實中,兩個並不相愛的人,居然生活在一個屋簷下,還得像“夫妻”那樣過活,那種日子,也許只有那些做間諜的“特殊材料”才能過。

美國反間諜機構,早就發現這些嫌犯,對他們監控已有七年。最近則拿到確鑿證據:去年美國總統奧巴馬訪俄羅斯時,莫斯科向這些間諜發出指令,要他們收集美國在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上的立場,對伊朗核計劃的態度,以及隨同奧巴馬出訪官員的背景等。

美國文化重視營救戰俘

這些間諜的人生命運,像是洗“三溫暖”,突然從熱池子掉到冷水裡,原來是有錢有車甚至有浪漫的現實版007,現在則一下子變成囚犯,按美國法律,間諜罪就可判五年,另外他們的洗錢罪名成立的話,最高面臨二十年刑期,等於這輩子完了。

但他們也真是“慶倖”,因是在美國被抓獲,美國人要用他們交換被俄方抓獲的四名美國間諜。用十個人換四個,這本身像是賠本買賣,但這就是美國,哪怕換一個人,也會這麼幹,因為美國文化,非常重視營救戰俘,珍惜生命。於是,一場冷戰以來最戲劇化的交換間諜場面,在歐洲“上演”:兩架飛機,各自載著對方間諜,降落在維也納機場,然後十換四。

十名俄國間諜,全是俄國人。而被俄方抓獲的四名美國間諜,也都是俄國人,其中三人還是俄國情報系統的上校軍官。從這種身份不同也可猜測說,這四個“美國間諜”可能獲得的情報質量更高。

但俄國人願意做這個“買賣”,因為俄國民主了,也看重人的生命和價值。媒體報導說,被交換回的俄國間諜,俄當局提供每月兩千美元的生活費,並報銷其子女前往莫斯科探親的費用。這十名俄國人在美關押期間,俄國外交官曾多次前往監獄探望。他們回國後,總理普京還親去探望,稱讚他們為國家作出貢獻,共唱民族歌曲。

十四名美俄間諜,各自回到自己服務的國家,獲得自由。這種“交換間諜”,可能會讓“中國間諜們”羡慕萬分,因為在美國,無論多少中國間諜被抓,中共當局從來都不予承認,更不要說像美國,甚至俄國這樣,交換間諜,把自己的人要回來。在人類間諜史上,中國間諜的命運,可能是最悲慘的。

中國間諜“實在太厲害”

中國在美國的間諜活動,一點也不比俄國遜色。前年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刊登文章說,中共情報部門“中國國家安全部”在全球最具實力的六大間諜機構中排名第二。去年美國聯邦調查局長穆勒在國會作證時說,中國間諜“實在太厲害”。聯邦眾議員蘭迪•福布斯說,“中國現在已經構成美國最大的間諜威脅”。根據美國司法部向《華盛頓郵報》“諜語”專欄提供的最新備忘錄,只是從2008年至今,美國司法部起訴的中國間諜案就有26個,其中44人被判有罪,在美國監獄服刑。

對於美方的說法,中共外交部一向否定,其發言人說,“我們反復重申,所謂偷竊美國軍事機密的說法子虛烏有,所有的指責都別有目的。”中共當局一如既往,從來不承認派間諜到美國。當然,對被美方抓獲的自己的間諜,也就不聞不問。

例如,美方抓獲的最著名中共間諜,是曾潛伏在中央情報局達三十年之久的金無怠(Larry WuTai Chin),他曾把美國很多最高保密等級的檔偷拍成微型膠捲,秘密交給北京方面。後來是中共國安部官員俞強聲(他哥哥俞正聲現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叛逃到西方,才使金被捕。

北京特工殺人滅口

金無怠間諜案在美國轟動一時,因是公開審理。但北京當局始終不承認金是他們的特工。金在等待判決期間還呼籲北京,拿魏京生(當時在押)作籌碼交換他出獄。但北京方面不僅沒同意,當時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後做外長)還公開否認跟金有任何關係。根據起訴的罪名,金無怠“將面對最高兩次終生監禁和另外八十三年徒刑”,最後金無怠絕望至極,在囚室內用塑膠袋包頭,用鞋帶勒緊,窒息而死。

在金無怠自殺前,曾任紐約《自由時報》總編的華文記者陳國坤曾去監獄採訪過他,這位元來自臺灣的記者對我描述過當時金無怠的絕望之情。但對金無怠的自殺,一直有爭議,因用塑膠袋套頭窒息而死,操作上不易做到。後來金的遺孀周謹予出版《我的丈夫金無怠之死》一書,提出可能是北京特工為滅口而殺掉了金無怠。

從金無怠案至今,美方抓獲了很多中共間諜,無論是去年被美方破獲的兩起“中國間諜”案中的郭台生等三人,還是更早一點的洛杉磯的情色間諜陳文英,更有今年春在波士頓被抓獲的經濟間諜鐘東蕃(竊藏美國航太情報,被判15年)、麥大志(Chi Mak,把美國防技術出口給中國,已判24年)等,中共當局都一如既往,從來都不承認他們是自己的間諜,當然就更無可能,像美俄那樣交換間諜,讓自己的特工獲得自由。所以那些為中共做間諜的人,只有為黨國獻身這一條選擇,要麼是望眼欲穿,把美國的牢底坐穿,要麼像金無怠那樣有膽量自殺。不過今天在美國監獄再能找到塑膠袋套頭,可能也難了;而且中共派人來殺人滅口,也更不容易了。所以中共間諜們要死,都會死得“不明不白”。

——原載《看》雙週刊2010年8月

2010-07-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