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駿和吳征楊瀾一樣無恥

曹長青



“中國什麼都假,只有騙子是真的。”話雖說得比較絕,但卻傳神地反映了當今中國的現實。在政治專制、經濟開放的雙軌制度下,中國人的造假和道德淪喪,簡直是拾級而上,要登峰造極。其中學歷造假,已是普遍現象,很多名流和政府官員也敢造假。

最近在中國博客上成為焦點的唐駿造假事件,就是典型一例。唐駿在中國是相當的名人,曾是美國微軟公司中國區的總裁,被稱為是給美國公司打工的最高管理者,是“打工皇帝”。他的自傳,書名就是《我的成功可以複製》,那口氣,簡直他就是成功的代名詞。

但最近被多年打假、揭露過多起造假事件的方舟子查出,他的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的電腦博士學位是假的,該學院根本沒有過這麼個唐駿博士。他也沒有做過加州理工學院的博士後。在媒體追問下,唐駿否認他說過是加州理工學院博士。但他的自傳電子版和各大網站上那些關於唐駿是加州理工學院博士的消息來自哪裡呢?除了他本人,誰敢,誰有必要給這個微軟中國的前總裁編歷史?在中央電視台記者明確指出(並在電視螢幕上展示)他的自傳裡有在加州理工學院做博士後研究的文字後,他仍當著所有電視觀眾否認。實令人感歎:真得拿這種人當外星人一樣刮目相看。

連Pacific都不會發音的博士

唐駿不僅沒有加州理工學院的博士學位,甚至被人查出,他的美國西太平洋大學的博士也不是那麼回事。那是美國一所野雞大學,靠所謂網路遠端教學賣學位。唐駿連“太平洋”Pacific這個詞都不會發音,發成“派克”,不信請在這裡聽:http://video.sina.com.cn/p/finance/20100707/094261057303.html。一個英語再不好的人,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怎麼也會把自己學校的名字發出來吧。

面對這樣明顯的弄虛作假,唐駿不僅不認錯、不道歉,反而理直氣壯地對媒體回應說,“如果所有人都被你欺騙到了,就是一種能力,就是成功的標志。”天哪,這不僅是赤裸的流氓邏輯,他甚至敢公開宣揚這種流氓邏輯。這真是“沒治了”。這等於說,即使我是強盜,搶了銀行,即使我是海盜,劫持了商船,但我由此成了百萬富翁,“就是一種能力,就是成功的標志。”真是到了“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境地。有評論指出,唐駿已成了當今中國的“厚黑學大師”,“可以化虛偽為真誠,化謊言為成功學”,真誠地宣講“不管黑謊、白謊,只要騙成就是好謊”的邏輯。

唐駿這種“真誠地撒謊”,由來已久。看過唐駿演講的人在網上描述說,“當你看到唐駿演講,你會由衷地被他的真誠感染,簡直太他媽真誠了。你會發現他演講時候青筋暴露,聲嘶力竭,時而故作痛苦狀,時而渾身顫抖,肢體語言和表情語言運用得爐火純青,以至於我看了之後差點嘔吐。”“如果說有一個人可以把虛偽演繹的無比真誠,那麼這個人必是唐駿。”“他敢於說自己年薪十億,臉不紅心不跳。他敢於說自己八歲就為將來的媳婦造了一座房子,洋洋自得。他敢於說是他拯救了微軟,蓋茨經常求他,鎮定自若。他敢於說他的成功可以複製,敢於把他的謊言發揚光大,而且振振有詞,氣壯山河。這樣的牛逼不再是牛逼,而是一種高深的境界,很難有人可以超越。”

唐駿在學歷(還有專利、成立公司)上敢極為囂張地造假,無法不令人質疑,他進入微軟和升遷,是不是也同樣靠造假唬住了美國人?大家都知道,美國人對造假、欺騙之類毫無防範之心,是最好騙的,而被共產文化毒化過的人,是最會造假騙人的。這一對配起來,美國人根本不是對手。

吳征連“野大”博士都沒有

中國的名流學歷造假,被揭出之後,不認錯、不道歉,還理直氣壯,唐駿並不是第一個。早在九年前,中國最大門戶網站新浪網的共同主席吳征,就被查出是從美國巴靈頓這所野雞大學拿的博士。巴靈頓是美國一個19歲青年開辦的,通過所謂網路遠端教育,賣學位(後因不法經營被政府取締)。吳征當年被揭出來是“野大”博士,也是堅決不認錯、不道歉。事實上,吳征連巴靈頓大學的博士都沒有,因為那個野雞大學,根本就沒設過博士學位,所以吳征始終都拿不出巴靈頓的博士證書。連那個野雞大學的假博士都沒有,你說荒唐到什麼地步!

當年也是方舟子最早在網上指出吳征的假博士,我隨後寫了幾十篇調查性報導和評論等,但吳征楊瀾夫婦不僅沒認錯,沒道歉,反而找紐約曼哈頓的美國著名的大律師事務所給我和發表調查報告的媒體發律師信警告。那個律師事務所,曾代理美國《時代》週刊被印尼總統蘇哈托狀告誹謗一案(蘇哈托索賠270億美元)。可想而知,吳征楊瀾找這樣的大律師事務所,也沒少花錢。當時律師信是用專人直接送到我家裡,主要是想嚇住我,不讓我再繼續調查和批評。但面對欺騙事實,他們根本不敢真打誹謗官司。但從這個手段可以看出吳征楊瀾的卑劣,他們不敢面對事實,更不認錯道歉,反而是利用他們的假學歷、偽經歷騙來的金錢,雇用大律師所,進行威脅恐嚇,想封住別人的口。他們甚至聲稱要設立“員警網站”全球緝拿揭發和批評者,那種氣勢,比今天的唐駿更囂張。而且吳征的妻子楊瀾也造假,夫唱婦隨,是一對“絕配”。

中國為什麼盛產“唐駿”

曾任香港陽光衛視總裁的楊瀾,誇大她在美國的經歷,編造出她是哥倫比亞大學校董、以及美國三大電視台都請她做主持人等謊言。說她拒絕了在美國三大台做主持人的機會,要回去報效祖國。而任何對美國情況有所瞭解,或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像楊瀾那種二十多歲才到美國留學的人,只學了兩三年,她的英文程度和對美國社會的瞭解根本毫無可能當上美國大電視台的主持人。楊瀾的英文能力,念讀稿機都不流暢呢,說美國三大台都要她當主持人,只能唬唬那些沒到過美國,對西方情況根本不瞭解的中國人。

吳征楊瀾夫婦靠這種學歷經歷造假,辦公司,又通過媒體宣傳上市,不僅發了橫財,楊瀾甚至當上了全國政協委員,成為政府的紅人。雖然吳征楊瀾的造假事件,在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線民們幾乎異口同聲,批評他們夫婦弄虛作假,但楊瀾有來自官方的袒護,禁止媒體討論和追蹤報導,所以對他們夫婦造假的事情,在中國國內,遠沒有像今天對唐駿假博士事件這樣廣泛的報導和批評。

中國人的撒謊欺騙,這些年之所以能越演越烈,是因為像吳征楊瀾那麼嚴重造假的人,在被揭發後,在根本沒有向大眾做任何道歉的情況下,不僅繼續紅火,還可以高升到政協委員的位置。那是一個只要有官方保護,就什麼是非都沒有的地方。所以才會繼續不斷出現大小唐駿。

艾蓓冒充周恩來“私生女”

除了在中國國內,他們在海外也騙。比吳征楊瀾更早些的時候,一個叫艾蓓的中國女人,寫了一本所謂的自傳體小說,題目是《叫父親太沉重》,冒充是周恩來的私生女,也是名噪一時,成為熱門新聞。那本書因為有損周恩來的所謂光輝形象,在中國不能出,所以台灣成了該書的最大市場,曾在台灣喧囂一時。台灣女作家曹又方幫助出了這本書,另一位女作家陳若曦則賣力推銷,《傳記文學》的老闆劉紹唐還開記者會推薦。後來艾蓓嫁給了從台灣來美國的哈佛教授杜維明,不知她怎樣把那個儒學大師給唬住了。

面對唐駿的假學歷被揭出和遭廣泛批評,有人分析,唐駿到底得罪了誰,才會有如此結局?香港英文《南華早報》給出了答案:“唐駿從媒體寵兒成為一個災難,但這與媒體多變的特性並無太大關係,而是有著更深層次的原因——人們對中國內地整個社會猖獗的學術欺詐和誠信缺失,以及(政府)對該問題處理不力的憤怒。事實上,幾乎每天都會出現有關學術造假的報導,包括剽竊、考試作弊以及偽造證書。許多人都將這視為快速變化的中國社會道德遭受破壞的標志,是繼金錢和虛榮之後貪求的另一種東西。”

年輕人有時為虛榮或謀職,吹點牛,撒點小慌,不值得大動干戈。而且謊言一旦被指出(甚至沒被發現時),一般人都會有羞愧之心。但唐駿和吳征楊瀾等人,靠撒彌天大謊,贏得了大眾的信任、崇拜,這些東西隨後成為騙子們手裡的股票價值。他們完全等於從(他們參與的上市公司)股民、(書的)讀者、(電視節目的)觀眾手裡偷錢、騙榮譽。

唐駿得罪了所有人

更嚴重的是,吳征楊瀾和唐駿等人,在被揭露造假之後,不是馬上出來認錯、道歉,而是面對事實百般抵賴,並指控揭發者的目的,甚至威脅揭發者。也有糊塗的線民們猜測,他(們)到底怎麼得罪了打假的人。難道只有個人恩怨,才容忍不了撒謊,才出來揭露嗎?這是多荒唐、多可怕的邏輯。

事實上,唐駿不是得罪了哪個人,他是得罪了所有人。他踐踏了人類從小到大所建立起來的道德準則;而且踐踏得理直氣壯:“如果謊言可以欺騙全天下人,那麼就不是謊言,就是成功的標志”。唐駿實在不是一般的誠信、虛榮問題,而是被流氓哲學浸透的惡棍。如果這種惡棍邏輯不受到嚴重懲罰,如果吳征楊瀾唐駿之類可以絕不道歉地繼續在中國得意下去,那就不再是騙子們的問題,而是一個讓騙子得意、得志的價值顛倒的社會問題。

2010年7月18日於美國

——原載《觀察》

2010-07-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