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強案的三個荒唐

曹長青

原中共重慶司法局長文強,因巨額貪污罪等,被判處死刑,最近被執行。雖官方媒體報導,對這種打黑、反貪,百姓稱道,甚至歡呼,但中共對文強一案的處理,起碼有三個明顯的荒唐:

一是其“打黑”方向。中共試圖用殺一儆百解決官員貪腐問題,結果是連冰山一角都沒碰到,不起根本性作用;而且方向也不對,因為人人皆知,當今中國貪腐問題,是一黨獨裁的制度造成的,殺一個文強、一百個文強,也不能制止住貪腐。有人幽默地說,現在共產黨官員的貪腐,是殺了一個,又來十個,是“前腐後繼”。

比文強級別更大的官,這些年來,當局也抓、判,甚至殺了不少,但都沒能從根本上制止腐敗。例如,當年瀋陽市長慕綏新因巨額貪污被抓,死在獄中,當時該案牽扯出十六個地方“一把手”,都遭處罰,但也沒能制止住瀋陽官場的腐敗。後來比瀋陽市長級別更高的,是黑龍江的副省長韓桂芝,也是買官賣官,該案涉及官員多達九百名,當事人也被重判,但照樣沒有制止住黑龍江官場的腐敗。三年前,中國國家藥品管理局的局長鄭筱萸因貪污受賄,被判死刑,也像文強這樣被執行了。但殺了這個局長之後,中國國家藥品管理局照樣貪腐,不久前,這個局的副局長等一批官員再次落馬,不是被雙規,就是被逮捕。

中共官員都不怕抓,不怕關,甚至不怕殺嗎?當然會怕。但誘惑實在太巨大,而權力者永遠都會在僥倖心理下,成為誘惑的俘虜。因為一是各種條件,都使中國官員很容易貪腐;二是制度四面都是漏洞,“漏網”的機率實在很高;被查獲的,只占極小的比例,絕大多數還是貪腐成功,獲巨大利益。根據北京市檢察院公佈的官方數字,九十年代中期至今,中國外逃官員有一萬八千人,卷走款項八千億人民幣。八千億是個多大的數字?中國工業生產總值最高的上海市,去年的產值是一萬五千億人民幣。中共官員外逃帶走的款項,相當於整個上海全年產值的一半!

貪婪、貪腐,是人性的弱點,全世界哪里的人都一樣。關鍵是要有一個制度性的監督制約,才可能降低或制止住。像西方等民主國家,不是靠人治,更不是靠什麼嚴打、快抓快殺等,而主要靠三個條件:一是定期的民主選舉,二是新聞自由,三是獨立的司法。

像文強等這類官員的案子,根本不用發展到後來這麼嚴重的地步,早就會被媒體揭露報導出來,形成輿論批評和民眾憤怒聲浪,當局就得處理。在西方,媒體的監督所以有作用,最主要是有選舉制度,因為醜聞一公開,下次就無法再當選,不僅自己的政治生命將被結束,所屬的政黨也會受到連累,所以,這個官員所屬的政黨,都會主動開刀,逼迫這個官員下臺。像在日本,前首相鳩山,才上臺不到九個月,就被迫辭職,就是因為他的手下被查出非法“政治獻金”,他所屬的民主黨,為了在全國選舉中不失敗,所以要求他下臺。但最近日本參議院改選,民主黨還是敗選,因政治獻金的“陰影”仍在。

在中國,沒有獨立於政府的媒體,報紙電視等在本質上仍是黨的喉舌,根本無法起到西方媒體的第四權的監督作用,不能及時、深入地揭發醜聞。甚至是,上級讓你調查誰,你才可能揭發誰。否則,查到醜聞,被禁止報導,媒體也束手無策。而且由於沒有投票選舉制度,即使被揭發出來,只要上面有人保,他們就可以調到其他省份,繼續當官。

像中國這樣今天抓一個慕綏新、陳希同,明天殺一個鄭筱萸、文強,不僅根本不起作用,甚至還起誤導作用,好像政府在反貪腐,在為民除害。事實上,真正的大害,就是這個專制制度,這是一個每一分鐘都在製造千百個文強的制度。

文強案的第二個荒唐是其撒謊方式。文強被處決後,媒體報導說:在重慶市法院、市委、市紀委門口等,均有群眾拉著橫幅,上面寫著“貪官亡,冤魂安,党英明,國昌盛”、“處決文強,共產黨萬歲,法律萬歲”、“黨中央打黑除惡,國泰民安”等,“整個城市洋溢著慶祝的裝扮”。

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這根本就是造假。當今中國人人皆知,共產黨處級以上的官,拉出來全槍斃,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個斃一個,一定有漏網的。說明中國幾乎是無官不貪,官員的信條是“有權不使,過期作廢”。所以,中國老百姓怎麼可能還來喊“共產黨萬歲”“党英明”?

這種宣傳讓人想起青海玉樹大地震時,溫家寶趕去視察,在正搶救廢墟下倖存者的現場,溫家寶一到,就有所謂“當地群眾”打出條幅,新華社照片顯示,上面是正楷毛筆大字“總理辛苦了”。在那種地震後救人的緊張時刻,哪有“群眾”還能找到紙張和筆墨,寫這種條幅?這明擺著,是當地官員的諂媚之作,硬安在了所謂“當地群眾”頭上,跟這次薄熙來統治下的重慶政府打出的條幅,是異曲同工之“謊”。

第三是其殺人方式。當今全球很多國家廢除了死刑,仍保留死刑的,都相當嚴謹使用,畢竟生命只有一次。中國是世界處決死刑犯最多的國家,多年來一直保持全球第一。從這次處決文強的方式可再次看出,中共之殘忍,令人不寒而慄。文強雖然貪污受賄金額很大,但他沒有人命,不少中國法律專家指出,文強罪不至死。尤其中國最高法院打破常規,以最快速度批復,立即執行文強的死刑,也讓人看出這是人治,是按薄熙來等高官的意志行事。文強的“死刑”,不是根據他犯罪、認罪程度,而是根據共產黨當局的政治需要,或者說是薄熙來等當地官員的權力考量。

而且在處決文強的手段上,也再次展示共產黨的無人性。在中國古代,雖然是皇朝統治,但對要送往法場的囚犯,還要給最後一頓好飯,甚至給點酒喝。但從報導來看,文強死前的晚飯,跟平常一樣,而且也沒有告訴他即將被執行死刑。而第二天清晨五點,文強就被叫醒,他還迷迷糊糊,就被送往法庭,然後從那堛蔣筒蒺e刑場執行。文強連早飯都沒吃上,更別說像古代犯人那樣吃頓好飯。更無人性的是,當局居然沒有讓文強跟他的妻子見最後一面。雖然他們安排了文強跟他姐姐和兒子見了最後一面,但他們都不知道文強馬上要被處決。而且跟兒子見面,只給了十分鐘,還有旁人在場監視。

官方媒體說,文強可能是被注射藥物處決。但這個說法也令人質疑,因法庭宣判執行死刑之後,文強被十多輛公安車隊拉走,穿過重慶市區,押送到當年國民黨關押共產黨人的著名重慶白公館、渣滓洞的歌樂山,“在山巔處執行了死刑”。如果用注射藥物,好像不需要開到山頂進行。

整個文強被處決過程,都沒有告訴他的家人。媒體報導說,只是後來通知文強的兒子去領骨灰。文強的妻子,在丈夫的最後時刻,不允許見個面,道個別;死了連看一眼丈夫遺體的機會都不給,只送你一袋骨灰。實在殘忍得過份了。文強被判死刑後,他妻子曾多次詢問,能不能再見丈夫一面。文強無論做過多少對不起他妻子的事情,但他妻子說,如果時光倒轉,她還會選擇文強,說明夫妻感情仍在。當局對文強發狠,總不至於讓其家人受這份懲罰吧。

共產黨的狠毒,從對文強的處理上,再次清晰地展示在世人面前。在西方民主國家,不管怎樣的死刑犯,都要尊重他的人權,都要體現出人性。而到了共產黨手堙A即使文強是他們自己人,曾抓獲張君等惡性殺人犯,作出貢獻的人,也要如此殘忍。人們無法知道文強走上歌樂山刑場時的最後想法,可能他會仰天長歎,千錯萬錯,錯在加入了共產黨這個邪惡集團,最後成為惡的一部分。結果是大惡滅了他這個小惡。大惡毒起來,小惡只有束手待斃。

2010年7月12日於美國

——原載《觀察》

2010-07-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