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保守派女性從政

曹長青



今年是美國的中期選舉年,11月將有39個州長(包括兩個美屬地)、36個聯邦參議員和全部435名眾議員都要重選。這次美國選舉和往年有相當的不同,其中最亮眼的一道景觀是茶黨的轟轟烈烈興起。我曾在以前的文章中談到,由於目前奧巴馬政府的一系列政府幹預經濟、幹預市場,政府要包攬醫療保險等政策,導致反對大政府、強烈要求降低政府開支的茶黨之火越燃越旺。現在這個茶黨運動的效果已經在兩黨的初選中清晰地表現出來。當然尤其是在共和黨內,得到茶黨支持的共和黨候選人都獲得勝利。

這次初選的另一個突出的現像是,女性候選人在共和黨初選中創出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績。在08年總統大選中,阿拉斯加州女州長佩林,成為第一個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雖然在總統大選中敗陣,但兩年來,她本人的人氣卻一路上升,這次她力挺的共和黨候選人,尤其是女性候選人,全都獲勝。“女性”能在保守派、右翼陣營出頭,我認為這不是偶然,而僅僅是開始。自從六十、七十年代開始,女權運動促使了越來越多的女性從政。但以往從政的女性多數是民主黨人,因為女性比較傾向關注社會議題,像照顧弱勢群體啦,支持墮胎權利啦,增加教育開支啦等等,這些都是民主黨歷來關注的議題。而共和黨的中心議題是經濟:減稅,降低政府開支,縮小政府規模。這些經濟議題歷來都好像是男性關注的更多一些。但這次在共和黨內,卻是女性大贏。而且最受矚目的加州州長和參議員候選人,居然是兩位大公司的前CEO。一個是大名鼎鼎的ebay的老板、53歲的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她贏了加州州長提名,另一個是最大電腦製造商之一的惠普的前CEO,55歲的卡莉.菲奧里娜(Carly Fiorina),她贏得了加州聯邦參議員提名。

我對女性經商持熱烈推崇的態度,因為女人的天性是感性動物,經商能發展她們頭腦冷靜的一面,促使她們更理性、更現實地思考問題;而女性一旦使用起頭腦和理性起來,經常會比男性更果斷;她們經商投資膽大心細,又不像男人那麼愛冒險,而且女性經營管理的自律性和條理性也不比男人差,甚至會更好。所以女性經商,無論對女性本身,還是對社會,都是利益多多。而有從商經歷的女性,一般都是在擁有女性的感性同時,增加了男性的頭腦和思維,會更全面。如果曾經從商的女性再去從政,我認為,比沒有商業經驗的女性有更多優勢。據我個人未見得全面和準確的觀察,在商業和金融界拼過男人的女性,其政治觀點多數右傾,尤其在經濟議題上,也就是說她們更多是反對政府幹預經濟。這和女性總體是以“左傾”佔多數的情形有很大不同。

但這次惠特曼和菲奧里娜贏得加州共和黨的初選,不是因為她們是女性,而是因為她們是有過經濟管理經驗的大公司總裁,更因為她們的右翼的經濟理念。大家都知道,加州是美國人口最多的一個州,同時也是目前美國經濟最糟糕的一個州,它的失業率現在是12.6%,比美國全國平均失業率的9.7%高了近三個百分點。加州這一個州的經濟規模等於整個法國,它的經濟狀況,不僅直接影響本州,也非常影響整個美國。所以經濟問題,是加州選民在這次選舉中最關心的議題。加州目前的經濟狀況,不是需要政府更多地來管,來限制,而是需要政府更少的幹預,更低的稅收,以促使市場經濟更自由地發展。而加州這兩位前美國大公司的總裁就是靠經濟議題而贏得了共和黨的初選。前惠普總裁菲奧里娜的重點是:發展經濟,縮減開支。惠特曼的重點在創造就業機會。坦率而不太客氣地說,絕大多數女性對經濟議題既不感興趣,也一竅不通,而她們中少數的那些把經濟弄明白了,站在自由經濟的一面,她們就有發揮超過男性的能量。在政治人物中,女性最典型和最優秀的代表,是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撒切爾夫人就是在上大學的時候,讀了經濟學家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之後,一路為市場經濟而拼搏,成為英國往自由經濟方向走得最遠的首相。

女性在右翼陣營出頭的人物迄今為止還不太多,但她們出來一個就得是出類拔萃,比男性更優秀的。這次共和黨初選,就典型地表現了這一點。除了惠特曼和菲奧里娜在加州的勝利之外,在內華達州,茶黨支持的女性候選人莎倫.安格爾(Sharron Angle)也贏了共和黨的初選,她將在11月挑戰民主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哈利.瑞德。

在南卡州,得到茶黨和佩林支持的,非常強調限制政府開支的妮可.黑利(Nikki Haley)也贏得了共和黨初選的第一名。雖然由於得票率是49%沒過半,還要再決一次,但由於她和後面的幾位拉開的距離很大,所以基本是贏定了。妮可.黑利今年只有38歲,是印度後裔,她是在有兩起婚外情謠言的情形下,仍在共和黨內的初選中得到了最多選票。主要就是因為她的非常強烈的右翼經濟理念。

所以前副總統候選人佩林說,“人們將會記住,今年是具有常識的保守派的女性,出來要解決我們國家的問題。”

我對右翼女性從政的前景非常看好,更充滿期待。就像我曾經說過的,女性認准了一個理兒,經常會比男性更堅定,不像許多男性政治家那麼瞻前顧後。比如現任加州州長阿諾,他一個滿身肌肉的大男人,在他上臺時很多人看好,但他卻並不夠堅定;在電影上,他是常勝英雄,但在現實政治中,卻被左翼工會打得落花流水。即使被相當高度評價,被認為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美國總統之一的里根總統,和英國的撒切爾夫人相比,也略遜一籌。無論在理念上、執政風格上,還是在處理事情的果斷程度上,撒切爾夫人都更不妥協,更果斷,更執著。即使在戰爭問題的處理上,撒切爾夫人也比里根總統更有膽識和勇氣。例如她頂著內外政壇的反對,義無反顧地決定跟阿根廷打馬島之戰,並大獲全勝。而里根總統在是否打巴拿馬戰爭時,優柔寡斷,最後也沒打,直到老布希當總統,才一舉打贏巴拿馬戰爭,把獨裁者諾利加抓到美國受審。

再例如以色列的七十年代的女總理梅厄夫人,其風格和能力也都超過絕大多數以色列的男性首腦。還有當代的德國女總理默克爾,雖然她在經濟理念上和撒切爾夫人沒法比,但也比德國多數的男性總理更優秀。那麼美國今年初選贏家的這幾位女性,能否在11月的全國普選中獲得最後的勝利,並在上臺後真正全力推行自己的競選綱領,人們拭目以待。無論如何,隨著右翼女性政治家的異軍突起,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美國有望出現一個撒切爾夫人式的政治家。

——原載《開放》2010年7月號

2010-07-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