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精英輸給草根民眾

曹長青

美國年底要國會改選,現在兩黨都按慣例進行黨內初選。但初選卻頻頻爆出冷門,不見經傳的新手,打敗了有總統、黨內元老支持的政壇老將,這個現象被視為美國民眾對(首都)華盛頓憤怒,對當權派不滿。它對年底的選情具指標意義,令人矚目。

在共和黨方面,最大的冷門發生在肯塔基州,在黨內初選(聯邦參議員候選人)時,47歲的當地眼科醫生、毫無從政經驗的蘭德.保羅(Rand Paul),竟然打敗了由本黨參院領袖“欽定的候選人”。而且是以59比35,獲得橫掃般勝利。蘭德.保羅將代表共和黨,年底跟民主黨對手爭奪該州的聯邦參議員席位。

蘭德.保羅打敗本黨領袖支持的候選人,本身就是新聞,更令人矚目的是,他是全美反對奧巴馬大政府的“茶黨”運動的最強有力支持者,被媒體稱為“茶黨的最愛”、“反(首都)華盛頓的政治煽動家”。

阿特拉斯不再“聳肩”

蘭德.保羅是libertarian,這個詞被譯成“絕對自由意志論者”,它的主要意思是:強烈主張個人自由,反對大政府剝奪個人權利,尤其反對用高稅收、高福利,進行財富二次分配。“絕對自由意志論者”跟“保守派”(conservative)有區別,它不那麼強調宗教內容,在社會問題上,更多著眼於個人自由。

例如,蘭德.保羅的政見主要是:反對漲稅,強烈要求限制政府開支。他說,如當選,將在國會提出議案,以立法方式要求國會財政平衡,不得通過高赤字預算。他還主張限制參議員任期,取消教育部,認為教育應屬於教師、家長,而不是由華盛頓的權力者決定孩子應知道什麼。

美聯社的報導評論說,在幾個月前,蘭德.保羅在政壇還默默無聞,人們只知道,他是全國大名鼎鼎的“絕對自由意志論”領袖、德州共和黨眾議員羅恩.保羅(Ron Paul)的兒子。羅恩.保羅在2008年曾參選共和黨總統提名人,有全國名氣。但他的影響力,更來自他的政見,他被視為信奉“絕對自由意志論”哲學的“茶黨”運動的代表人物。在奧巴馬的政府出資救市、壟斷醫療保險等社會主義政策推行之際,羅恩.保羅的保護個人自由和權利、恢復原本資本主義的政見,更受民眾歡迎。

保羅父子的哲學,明顯是來自安.蘭德( Ayn Rand)。今天在美國各地風起雲湧的“茶黨”運動,基本是安.蘭德哲學思想的體現。安.蘭德是美國客觀主義哲學創始人和暢銷書作家,她歌頌資主義、強調個人主義、痛斥集體主義,反對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安.蘭德雖然在八十年代初就去世了,但她的書仍十分暢銷。她的推崇個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小說《源泉》、《阿特拉斯聳聳肩》,以及《致新知識份子》等作品,成為libertarian的重要理論源泉。

保羅父子,前美聯儲會主席格林斯潘(安蘭德弟子),福克斯電視的老板默多克,當紅的電視政治脫口秀主持人格林貝克等等,以及無數的茶黨運動參與者,都受安蘭德客觀主義的哲學影響。茶黨運動,或者說安蘭德的哲學思想,對共和黨的影響,從蘭德.保羅在黨內初選的壓倒性勝利,明顯已可看出,對年底國會改選的影響,更被人們拭目以待。

“叛將”不被人們接受

共和黨的對手民主黨,這次黨內初選,也是爆出冷門:在賓夕法尼亞州,政壇老將斯佩克特(Arlen Specter)敗給了政治新秀、眾議員塞斯塔克(Joe Sestak)。斯佩克特得到了總統奧巴馬、副總統拜登等民主黨重量級人物的支持,奧巴馬甚至喊出“我愛斯佩克特”;副總統拜登出生在賓州,更是近水樓台,全力助選,但這些“加持”全都沒有作用。而在幾周前,塞斯塔克這位退休海軍中將(2006年當選眾議員)的民調支持率,曾落後20個百分點。

斯佩克特原是共和黨籍,已當了五屆30年的聯邦參議員。由於他支持奧巴馬的救市和醫療保險計畫等,遭到共和黨支持者批評,他擔心黨內初選無法勝出,所以數月前跳槽到民主黨。由於他“叛變”,導致共和黨在參院席位減至40,因而不能用“冗長發言(filibuster)”杯葛奧巴馬議案。由於他有這樣“特殊分量”,奧巴馬和民主黨方面保證支持他,打贏黨內初選後,代表民主黨參選。這位現已80歲的老人,想玩政治,結果被選民淘汰。可見人們對“政治交易”的反感。

斯佩克特的落選,對自由貿易有好處,因他一貫在貿易問題上持強硬立場,去年底他還敦促美國政府對中國輸美鋼管做出反傾銷制裁,甚至主張廢除中美間的一系列貿易條約。

安蘭德 Vs. 奧巴馬

自奧巴馬上台,民主黨接連敗選,在新澤西、維吉尼亞,民主黨當任州長都敗選。在民主黨大本營的麻州,已故肯尼迪參議員的遺缺補選,也被共和黨拿去。再加上這次奧巴馬支持的“共和黨叛將” 斯佩克特又輸得很難看,美聯社的報導評論說,這不僅使奧巴馬“尷尬”,更令人懷疑他的“聲望”對年底助選還有多大作用。美聯社最新民調顯示,美國公眾對奧巴馬的工作能力,強烈質疑的有33%,強烈支援的22%。它至少說明,奧巴馬的魅力不再,字幕機前的激情演說和口號,已無法再迷惑住公眾了。

被視為“茶黨”新星的蘭德.保羅在勝選演講時的話,代表很多美國民眾的心聲:擊敗奧巴馬的大政府,“把我們的政府奪回來”!

今年底的美國國會改選,很可能是兩種哲學思想的對決:安蘭德的“個人主義”“資本主義”Vs.奧巴馬的“社會主義”。對決的結果,不僅決定美國的前途命運,對全球經濟和世界走向也將有相當的影響。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0年5月25日

2010-05-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