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立法院不可承受之恥

曹長青

拿台灣的民主和新聞自由開玩笑的《個人資訊保護法》,竟然在立法院一讀、二讀通過,實令人吃驚和憤怒。

“個資法”中居然有這樣的內容:個人的醫療、性生活、健康檢查、犯罪前科、財務狀況,社會活動等,媒體要報導,事先要征得當事人同意;否則最高判刑兩年,或罰款二億台幣。

這個法案的荒謬,至少有兩處:第一,事先禁止、剝奪大眾知情權。對新聞自由的最嚴重、最惡劣限制是事先禁止(報導),因為那等於壓根不讓信息跟大眾見面,從根本上剝奪大眾瞭解、鑒別的機會。把個人隱私的範圍定得這麼廣泛,就等於不讓媒體存在。因為這個法案涵蓋全體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媒體報導不管涉及哪個人,都得事先征得這個人同意,否則就可能吃官司。按這種法律,台灣的所有報紙、電視,都得關門。因為這還怎麼辦新聞?還怎麼能有媒體?哪個當事人會事先同意報導對他不利(或不願被公開)的個人資訊?

西方民主國家所以不制定這種限制廣泛的“個資法”,就是保證信息的“自由市場”暢通無阻,讓人民自由選擇(鑒別),相信最後優勝劣敗,正確的信息戰勝虛假;而不是事先恐嚇和阻止“信息”上貨架。低俗的信息和不當隱私的暴露,都是新聞自由必付的代價。而對濫權的媒體,則用誹謗、泄密等罪名“事後”追究責任。像美國過去幾十年來,大法官只有一次事先禁止信息刊出,因是原子彈的設計圖紙。今天台灣立法院如果通過這樣大包大攬、範圍廣泛的“個資法”,等於要取消新聞,取消媒體,最後取消的是台灣的民主自由!

第二個錯誤更為明顯,因為這個法案完全沒有區分政府官員(及公眾人物)和普通民眾。在西方民主國家,尤其像美國,法律把政府官員(包括公眾人物)和普通民眾明確分成兩部分。既保護媒體報導、監督權力者和名人的權利,同時保護普通人的隱私權。而像“個資法”這樣,對兩者不做區分,“一視同仁”,就等於是用保護個人隱私的名義,保護了權力者不受監督。例如,媒體報導馬英九等政府官員的“性生活、健康檢查、財務狀況,社會活動”等,也要事先征得他們同意嗎?那媒體還怎麼監督權力者?大眾還有沒有知情權?

我們設想,社會廣為流傳的馬英九和金溥聰是“同性戀伙伴”一事,如被媒體查到屬實,難道報導前還要征得他們同意嗎?他們怎麼可能同意?權力者的性醜聞,媒體當然有權報導。像美國總統克林頓的性醜聞,美國媒體和公眾都沒有把它當作個人隱私。馬英九等官員的“財務狀況,健康情況”,人民更有監督權。否則他們貪污、或得了重病,無法正常工作,人民都無權知道嗎?而且這個法案(不分官員和普通人)籠統地把所有人的“社會活動”都視為個人隱私,那不等於連官員的出訪視察,媒體都不得“自行”報導了嗎?

如此有違民主國家最基本保護言論自由常識的法案,居然在立法院一讀、二讀通過。那些立法委員,是玩忽職守,還是無知無畏?百名立委,不少在西方留過學,竟製造出如此井底之蛙的法案。更令人瞠目的是,立法院長居然說,已經二讀了,程序難改,只有三讀立法,以後再修正。已知道錯了,還要立法下去,再修正?

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弄出這樣丟人現眼的“法案”,加上泛藍立法院長的這番愚論,馬政府真要昂首闊步,邁進世界醜聞大全了。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4月26日“曹長青專欄”

2010-04-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