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漢語詞典》的二奶

曹長青



由於中國沒有民主政治,再加上走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的雙軌經濟,即專制體制下的市場經濟與國家壟斷的混合經濟,結果為權力者的貪污腐敗提供了巨大機會。在當今中國,幾乎無官不貪。官員信條是,有權不使,過期作廢。所以以權謀私,已不是哪個官員的個人品質問題,而是一種制度性的腐敗。早有人形容說,如果把中國處級以上官員全都拉出來槍斃,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個斃一個,一定有漏網的;說明貪腐的普遍性,嚴重性。

在這種無官不貪的官場中,主要以男性為主,結果以權謀“性”成為普遍現象,甚至達到“順理成‘髒’”,成為腐敗文化中的一個特“色”。

最近,台灣《看》雜志(http://www.watchinese.com)就此問題作了專題報導,其中引述的具體事例和分析等,令人觸目驚心。該刊引述中國法制學者巫昌禎的統計說,中國被查處的貪官污吏中,95%有情婦,60%以上的領導幹部的腐敗案都與“包二奶”有關。因而網上流傳說,“貪官將情婦從床上培養到主席台;情婦將貪官從台上培養成階下囚”。

《中共高幹情婦檔案》一書的作者方延鴻說,當今的中國是紅(權力)、黑(腐敗)、黃(色情)混在一起的“腐臭的醬色”,一個高官背後就會有數個、數十個二奶。

最近中國爆紅的電視連續劇《蝸居》,就是寫有權有勢的中共市委秘書怎樣“包二奶”的故事,引起全國關注。由於包二奶現象太普遍,人人皆知,連中國的《現代漢語詞典》,也在最新的第五版中,專列了“二奶”詞條,解釋是:“有配偶的男人暗地裡非法包養的女人”。

詞條上說是“非法”,但在當今中國笑貧不笑娼的現實社會中,幾乎有權有勢有錢的,都在包二奶,人們不僅見怪不怪,甚至很多女性還羡慕“二奶”被包被養的養尊處優生活。而更多的男性,不僅沒有羞恥感,更以包多少二奶而自豪。

《看》雜志引述說,中共大連市委開會時,有人說自己有兩個二奶都感到抬不起頭來,說這證明自己的魅力不夠。結果一圈發言下來,平均每人有六個二奶。

像最近被揭出的中國四大直轄市之一的重慶市司法局長文強(做過16年重慶公安局副局長),就有上百個情婦。到重慶的電影女星、歌星等,很多都被他包養包用,甚至重慶公安局刑偵總隊女隊長、被評為“中國十大女傑”的中共十七大代表陳光明,也是他的情婦。

即使中國官方媒體上,也有很多這種報導。例如在文強之前,就被揭出,重慶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市廣播電視局長張小川包養70多個情婦;深圳中級法院的副院長有六個女法官情婦,碰到那些有油水(可以進貢、受賄)的案子,這個副院長就“撥”給情婦法官,讓她們發財。

而在這之前,因情婦聯手上告而落馬的中共海軍副司令王守業,被揭出至少包養了五個情婦。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調查出包養了兩名情婦。中共湖北省天門市市委書記張二江,被稱為“五毒書記”,因為吃喝嫖賭,五毒俱全,情婦多達107個。

北京《檢察日報》的文章引述說,中國網路上,有對貪官放蕩生活的嘲諷排行榜,也被稱為“全國二奶大賽”名單:中共江蘇省建設廳長徐其耀,包養情婦146人,獲得“數量獎”;重慶市委宣傳部長張宗海,包養17名未婚女大學生,獲“素質獎”;海南省紡織局長李慶善,撰寫性愛日記95本、保存性愛物證236份,獲“學術獎”;安徽省宣城市委書記楊楓,運用MBA知識管理7名情婦,獲“管理獎”;福建省周寧縣委書記林龍飛,召集他的22名情婦舉辦群芳宴並選出最美者,獲“團結獎”。

中國官場的包二奶,名揚中外。香港《星島網》的投票民調顯示,95%相信“中國官場的情婦現象普遍”。常言說,“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必有一個相助的女人”。但這句格言,在中國被改為:“每個貪官的背後總有一堆情婦”。據中共官方媒體報導,1998—2008這十年間接受調查的41名中共省級官員,其中36人包養情婦。

在當今中國,甚至連廣告,都毫不掩飾地宣傳“二奶有理”。《看》雜志引述說,最近在浙江台州新建的“萬家華庭城市公寓”的廣告圖上,寫的一句廣告標語竟是“如果你給不了她一個名分,那就送她一套房子”。甚至在大學校園,也出現招聘二奶的廣告。最近中央戲劇學院校園內,就有“誠招二奶”的廣告,開價是:每天2,000元。去年在江蘇無錫江南影視藝術學院大門對面的公車站,則有“急聘二奶”的啟事:“試用期一個月,月薪5,000元;轉正後月薪15,000元;滿一年後獎金15萬元。”招聘者是溫州一家資產二千多萬元的大型企業CEO。

中國的二奶文化引起國內外關注,甚至被經濟學家認為,對中國的“奢侈品”銷售產生重要影響。《看》雜志引述說,香港滙豐銀行的分析師在近期一份報告中預測,在今年的全球奢侈品成長中,中國所占比例有可能超過三分之一。在廣州,英國產的最新款手機,加上關稅,售價達7萬英鎊(約50多萬人民幣);各種世界名牌店在中國各大城市生意火熱,價格超過10萬英鎊的手包供不應求。英國《經濟學人》說,中國可能是全球唯一被男性統治的奢侈品市場,而情婦現象推動了奢侈品的消費。

《紐約時報》3月30日在“中國海南的暴發”的報導中說,海口市的高爾夫球場,打一場要180美元。當地五星級酒店,今年春節時,要價每晚1500美元,即使住在酒店外的帳篷,每晚還要80美元。當地一家80個成員的遊艇俱樂部,僅僅是私人快艇的停泊費,就要92,000美元。

西方經濟學家說,中國經濟不是真正的是市場經濟,而是“盜竊經濟”;是權力變金錢的經濟。權力,就是打開國庫的鑰匙。而“二奶”,則是這場大盜竊中,那些用瓜分到的“零頭”而哄抬起來的一種特殊商品。雖然“富貴思淫欲”在哪里都不奇怪,但如此“壯觀”的包二奶大潮,只能發生在中國特色的“暴發戶怪胎”中。而只要一黨專制仍在,盜竊經濟就不會停止,由瓜分國庫而產生的“二奶”現象,也只能愈加繁榮“娼”盛。

2010年4月1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0-04-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