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哪裡去了?

曹長青

人類進入虎年的2010之際,真是天人都唬臉,冷酷無情。自然界的暴風雪,席捲了大半個地球,到處冰天雪地,嚴冬已造成全球數百人死亡。政治界的暴風雪,則在獨裁國家肆虐,既導致很多人死亡,更不斷有人被判刑關押。

在伊朗,抗議專制、要求民主的示威民眾,居然被毛拉們支持的內賈德政權的軍警開槍鎮壓,報導說,有數十人被打死在街頭。

在古巴,那些支持政府的惡棍們,公開騷擾、威脅那些被關押的政治犯的妻子、母親、姐妹們。《華爾街日報》說,卡斯特羅讚美這些惡棍是“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來保衛革命成果的人民”。

在中國,胡溫政權選在聖誕節那天,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了異議作家劉曉波,因他呼籲政治改革。

在西藏,深受康區藏人愛戴的高僧普布次仁仁波切被中共當局判處八年徒刑,因他對藏人的苦難發出不平之聲。 藏人導演、紀錄片《不再恐懼》的拍攝者當知項欠被判刑六年。這部已譯成五種語言(包括中文)並在全球30多個國家播放的影片,採訪記錄了超過百位元普通藏人的呼聲,而觸怒北京當局。

對自然界的暴風雪,有強調全球氣候過暖的人竟說,這是過熱導致的天氣反常。對專制國家的政治嚴寒,人們則沒有爭議,因為很顯然是因為獨裁者的心太冷酷。但還有另外一種解釋,說這和美國總統奧巴馬的不冷不熱、溫吞水的對外政策有關。

最近,《華爾街日報》社論撰述主任麥古恩(William McGurn)在該報發表的專文,題目就是“在中國有(人權)呼喊的時候,美國總統到哪裡去了?”批評奧巴馬對這些獨裁政權的肆虐,反應太遲鈍,沒有對專制者給予有力的反擊。

麥古恩說,再加上奧巴馬拒絕會見來美國訪問的達賴喇嘛,卻樂於跟美洲的小霸王、委內瑞拉強人總統查韋斯握手拍照,等於給國際上那些獨裁者一個信號,美國總統是軟弱的,他們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幹了。

這位評論家在文章中說,這方面,美國歷史上有過負面和正面的教訓。1975年,美國工會組織邀請抵達美國的蘇聯持不同政見者索爾仁尼琴到華盛頓參加晚宴,當時索氏已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其揭露共產鐵幕的《古拉格群島》也出版。一些共和黨參議員穿針引線,希望當時的美國總統福特(共和黨籍)能夠跟索爾仁尼琴會面,傳遞出對黑暗中的人權呼聲的支持。但是,在著名政客、前國務卿基辛格的建議勸阻下,福特拒絕了。當時基辛格們的理由是,接見索爾仁尼琴,會惹怒莫斯科,影響美國跟蘇聯的關係。麥克恩說,“拒絕見索爾仁尼琴,使福特顯得軟弱,從很多方面來說,這個決定,給福特的對外政策定了性。”

當時就這個問題曾強烈批評福特總統的是里根,他後來做總統時,會見了很多異議人士,並公開稱共產蘇聯是“邪惡的帝國”。麥克恩說,今天回過頭來看,里根對那些熱愛自由的異議人士發出聲援的聲音,使他在跟共產國家打交道時,增加了他作為美國總統的杠杆力量。

被視為里根傳人的小布什總統,在這方面做得更為出色。他通過會見異議人士,向世界展示,美國站在哪一邊。布什會見在平壤度過十年監獄、後來逃到自由世界的北韓異議人士;會見在中國受迫害的異議人士和人權活動家;在緬甸民運20周年之際,他又特意在泰國會見一批緬甸異議人士;他還向被卡斯特羅關進監獄的古巴政治犯頒發“自由勳章”,更在2007年到布拉格,在由蹲過蘇聯古拉格、後去以色列做了副總理的薩蘭斯基(Natan Sharansky)主持的“全球異議人士大會”上發表講話,誓言美國要向世界推廣民主的價值!

麥克恩最後感歎說,這些事實都說明,“美國總統會見那些被專制窒息的勇敢的靈魂,這種信號將穿透鐵幕,強迫美國的敵手也得有敬意,並將被歷史永久地記得。而奧巴馬執政的頭一年,極力要向世人證明,他不是布什。他成功了。但人們希望他不要同時發出這樣的信號——他是新的福特。”

2010年1月14日,自由亞洲電台評論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0-01-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