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在中國的“蓋房秀”

曹長青



最近美國前總統卡特率大批外國人到中國四川地震災區蓋房子,成為媒體上的熱門新聞,連中共官方新華社等都做報導。

根據新華網的報導,卡特帶著他夫人,還有來自英國、新西蘭等世界各地的幾百名志願人員,“風塵僕僕來到四川成都邛崍市”,參加以卡特夫婦命名的在中國大型建屋活動。這個活動還同時在湄公河流域的泰國、越南、柬埔寨、老撾等其他四國進行,總共建造146所房子,有來自全球的三千人義工。

可想而知,成百上千名來自西方國家的高鼻子、白皮膚,以及金髮碧眼的男男女女,在中國建造房屋,引起的村民好奇、圍觀,以及形成的獨特景觀,簡直就像一場“秀”。其實,這就是這位美國總統要的效果,這是他個人的“政治秀”。

不甘寂寞的廉價政客

因為如果卡特真的關心中國的房屋問題,或者四川災民的住宿問題,他完全可以捐款,或直接雇用當地的專業建築工人,來建造房屋,而不是在全世界找來這些義工,他們中間有電影明星,醫生,教授,還有學生,以及家庭主婦等等,由這些並沒有真正建築專業經驗和手藝的人,來建房子,本身就像鬧劇;它讓人想到中國五十年代毛澤東發動的那場全民大煉鋼鐵,那種土法上馬的小高爐,還有人山人海的施工場面。

毛澤東當年發動大躍進,還有他的政治烏托邦,認為只要發動了群眾,“大幹促大變”,什麼畝產萬斤、超英趕美、摘星登月,都是可能的,而且可以“勝似閒庭信步”般完成。雖然那是盲目的自信,並帶來巨大災難,但畢竟當時還有些理想的成分。但卡特則不同了,他不是要實現什麼政治抱負,而是要作秀。因為他選在亞洲五國蓋房子,這本身就是“新聞”;在哪個國家,都被媒體大幅報導,而這個項目又是用卡特夫婦命名的。於是這個在美國幾乎被人遺忘、“寂寞開無主”的卡特,在亞洲又成了“明星”。

黑人總統撐黑傘走進黑暗

今天,中國的真實情況絕不僅僅是缺房子,更是缺乏公正、公義。四川地震時,大量校舍倒塌,很多都是偷工減料的“豆腐渣”工程,所以才導致多達上萬名孩子喪生!這些因“豆腐渣工程”而死亡的孩子,政府根本不予賠償,甚至孩子家長去北京上訪告狀,也被抓送回當地,甚至還被關押。孩子死了,家長還受到這種摧殘,那是一個最黑暗的國家。難怪奧巴馬前些天訪問中國時,當時網路最爆紅的流行語是“一個黑人總統,撐一把黑傘,在一個黑夜,走進一個黑暗的國家”。

卡特曾以“人權總統”著稱,但他不是去關心中國這些最基本的人權問題(更不要說異議人士被逮捕,法輪功和基督教被嚴酷鎮壓等等),卻到中國做這種“政治秀”。

這種“蓋房秀”,卡特在美國早就做過了,或许因為他是木匠出身,所以很熱衷蓋房子。他在美國蓋房子,也像在中國這樣,有成千上萬的義工,被媒體報導甚至炒作,成為美國的一個事件。

卡特在美國蓋房吃官司

但卡特為什麼不繼續在美國蓋房子了?因為他蓋的房子,正在吃官司:美國雜志《NewsMax》今天三月號就有一篇報導,標題是“吉米卡特蓋的房子,正在倒塌”,報導卡特在美國蓋的房子,有嚴重品質問題,住戶要把卡特告到法庭。

該報導說,美國正在發生不同類型的“房屋危機”:被前總統卡特的組織所蓋的房子,正在坍塌。八年前,在佛羅里達州北部的Fariway Oaks鎮,當時卡特帶人蓋房子,成為大新聞,也成為卡特項目出名的標志,因卡特們在17天之內,帶領像一隻軍隊一樣的一萬名義工,在當地一塊倒垃圾的土地上,為當地窮人蓋了85棟房子。今天,這些房子的住戶和他們的律師說,他們將起訴卡特和他的組織,因為這些房子品質糟極了。一個住戶在地板隔層下面,發現了五尺高垃圾堆;房子的基礎要崩塌,牆壁出現很多裂縫,住戶們抱怨他們身上出現很多“神秘的紅疹子”。

一名住戶對英國《泰晤士報》說,“他們的願望是好的,但是,當這些(蓋房的)政治人物和明星們走了之後,我們則被陷入這種後果之中。”這些來蓋房的明星,包括好萊塢的大牌演員皮特(Brad Pitt)、貝爾(Christian Bale)等等。這些住戶的代理律師查尼(April Charney)說,卡特的這個項目雖然是“左派社會活動的招牌作”,但也不會阻止她出面代理這些住戶,跟卡特們打官司,保護住戶的權利。查尼對《泰晤士報》說,因為卡特們沒有告訴這些住戶,這些房子是蓋在垃圾堆上的。《泰晤士報》報導說,這個法律訴訟,可能迫使卡特們重新思考用志願人員來蓋房子的慈善計劃。

婚禮做新娘,喪禮做屍體

但就在這個報導之後八個月,卡特們又跑到中國等亞洲國家“蓋房子”。因為隔著大洋,那堛漱H們不知道“卡特的房子”在美國的官司,不知道這種義工蓋的房子,將來會出現品質問題。反正卡特和他夫人,還有那些興高采烈,像當年跟隨毛澤東大煉鋼鐵,自視理想主義者們一樣,蓋完了房子,做完了秀,媒體報導了,滿足了那種“有婚禮做新娘,有喪禮做屍體”的出風頭和風光,當然還要吃完中國官方的大餐和招待,拍拍屁股就走了。剩下的品質問題,不等下次地震,就會像豆腐渣工程一樣倒塌等悲慘,他們就都不管了。

中共新華網說,這位美國前總統到了四川之後,說他是“和中國有緣的人”,他還特意借四川來歌頌鄧小平。卡特說,他“來到老朋友鄧小平的家鄉四川,感到非常高興。”卡特跟鄧小平的確是“朋友”,因為在1991年美國準備“波斯灣戰爭”,打擊佔領科威特的伊拉克軍隊時,卡特竟給鄧小平寫信,請求中國利用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地位,投票杯葛美國的軍事行動。

卡特們存在,自由之路更難

當然,卡特的這些行為都不是偶然的,1977年他當上美國總統時就宣佈,要結束人們“對共產主義的不應該有的恐懼。”而不是結束共產主義!他倒是對共產惡魔從無恐懼,因為他視共產主義者們為朋友。他當年訪問莫斯科時,曾給了蘇聯獨裁者勃列日涅夫一個“親吻”;在訪問平壤時,當面諂媚北韓的暴君“有智慧,有活力”;前兩年訪問哈瓦那,還當面歌頌那個已專制統治五十多年的卡斯特羅,說那個古巴獨裁者“是一個有道德的、高雅的、非常有宗教感的男子。”不久前,卡特還跑到巴勒斯坦,向曾個人專權愈30年的阿拉法特(曾進行過18年恐怖主義活動,幕後指揮殺害參加慕尼克奧運會的以色列運動員)墓地獻花圈。

卡特為什麼這麼對獨裁者們獨有情衷?因為他自己就是權力欲極強的社會主義(甚至共產主義)分子。他是“不幸”生在美國,所以只有羡慕那些能一直專制的獨裁者們。美國暢銷書作家、哲學家安蘭德(Ayn Rand)曾在七十年代卡特競選總統時痛斥說,卡特是一個“惡劣得難以形容的、廉價的、充滿權力欲的無聊小鎮政客。”她說如果卡特贏了的話,“未來四年大概會是地獄。”事實正如此,卡特四年,不僅把美國經濟弄得一團亂糟,外交也是闊步後退,更發生了伊朗的美國人質危機。今天這個連美國左派都不感冒的過氣政客,又跑到中國做秀去了。正是由於西方這一批一批卡特們的存在,專制國家的人民追求自由的道路才更加艱辛。

——原載《看》雙週刊2009年12月

2009-12-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