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貧富差距的比較

曹長青



聯合國最近發佈一份關於世界貧富差距的報告,結果前四名中,三名是華人國家和地區,第一名是香港,第二名是新加坡,第三是中國,第四是美國。香港和新加坡都是城市,在全球國家中,並不構成典型意義,真正令人注意的是中國和美國,尤其是中國,不僅在大國中,即使在第三世界國家中,也是貧富差距最大的。

中、美兩國雖然都有巨大的貧富差距,但“差距”產生的原因,以及兩國民眾對此的看法,卻有明顯的不同。

一般來說,貧富差距是人類的正常現象。因為人的能力不同,獲得財富的多寡自然就會不一樣。強求絕對財富均等的“大鍋飯”共產主義,已被證明是災難;而歐洲等國家走“均貧富”的福利社會主義,也造成經濟滯緩,人民生活品質下降。所以貧富差距並不是問題,關鍵之處在於,這個“差距”是怎麼造成的——是比較合理的自由競爭的結果,還是人為制度造成的弊端。

94%美國人不嫉恨富人

我們先來看美國。據2006年的統計,超過五百萬美元資產的美國富豪有114萬人,超過百萬美元的家庭有900萬戶。而同期美國“窮人”(年入二萬五千美元以下)占12%,有三千多萬人。

雖然美國的貧富差距這樣大,但一般美國人並不“反富”,主要因為美國的有錢階層,多是靠兩條致富:一是自己的勤勞和才智;二是繼承遺產。而且美國建國二百多年,一直實行民主制度,市場機制較完善,不僅有新聞監督,更有法治保障,能夠降低弊端,保護公平競爭。美國三大無線電視之一的NBC台曾播出一項調查,美國人如何看待大富豪,結果是,79%的人回答“不關心”(don’t care),15%的人“羡慕”(admire),說仇恨的只有3%。

在美國,靠繼承遺產致富的,畢竟是少數,絕大多數是靠自己的聰明才智和自我奮鬥。近年排在全球富豪榜的前三名,都在美國。首富是微軟電腦的創辦人比爾.盖茨,曾蟬聯全球富豪榜之冠14年,身價500多億美元。盖茨完全是靠自己的奮鬥而成功。雖然他富可敵國,但美國人不僅不仇恨,反而感激他發明電腦軟體,給整個人類帶來的巨大益處。

縮小貧富差距不該政府管

由於科技縮水,美國超級連鎖店沃爾瑪總裁沃爾頓家族的資產一度超過盖茨,成為全球首富,資產愈600億美元。沃爾瑪在全球有八千多家連鎖店(美國本土3800家;在中國已有163家),年銷售額四千億美元(相同於美國年度軍費開支),員工總數達200萬,超過了美國軍隊(143萬),像個龐大的帝國。但美國人不會因此“嫉妒、仇視”沃爾瑪老板,因為他是白手起家,40年前在美國設店創業,完全靠自我奮鬥。消費者感激沃爾瑪給美國以及全球提供的巨大商品服務。

雖然全球的第二富豪巴菲特是以炒股起家,但他也不是靠“投機”,而是以專研“有發展前景公司”、判斷精准而著名。他對潛力市場的眼光,使他的投資行為被作為研究美國經濟的指標。例如最近他大手筆投資鐵路130億美元,就被看作美國經濟走出谷底的信號之一。

《華爾街日報》曾發表評論說:法國大革命時期處決投機商人的情景,在美國不會發生,因為美國人對階級衝突沒有什麼興趣。美國人不喜歡階級衝突,他們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致富,成為資產階級。

最近兩名美國學者佩奇和雅各合寫了一本名為《階級戰爭?》(Class War?)的書,裡面引述的民調說,超過四分之三的美國人認為“白手起家,通過艱苦奮鬥致富”是可能的。雖然很多受訪者認為美國的貧富差距太大了,但多數人並不認同“縮小差距是政府的職責”這種觀點。也就是說,不是靠政府高稅收、“劫富”的階級衝突,而是靠個人奮鬥、發財致富,來“縮小”這個差距。據2002年的一項民調,在經過科技股票大縮水和911事件的雙重打擊之後,仍有81%的美國大學生說,他們將比父輩更富有,59%說他們會成為百萬富翁。

美國人“幸福”指數最高

美國人沒有反富傾向,當然跟美國的民主法治制度有關,因為美國的大富豪,幾乎都不是政府官員或他們家屬,更不是靠官方特權獲得的財富。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國有一種特殊的文化,即個人主義精神。這導致美國人更推崇、相信自己的個人力量,來創造、發明,而不是“打土豪,分田地”,進行階級鬥爭,劫富濟貧。

例如2004年一項對全球44個國家的民調,在被問到個人成就主要靠自我奮鬥還是外部條件時,美國在44國裡排名第一,65%的美國人認為靠的是自我奮鬥,是內在的力量。這個數字是德國、意大利的一倍,是中國的一點五倍。美國人更相信自我潛能的作用,“即使美國的窮人也相信他們是富翁,只不過機會還沒到來。”

這種自我奮鬥產生的成就感,使美國人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快樂指數最高。據2002年在全球35個國家做的“大眾社會調查”,56%的美國人感到他們的人生“非常幸福” ,而法國才是35%,德國更低,是31%。

個人主義主導美國

據2003年《華盛頓郵報》和ABC電視合做的民調,92%的受訪者說,他們“自豪”自己是美國人;說不自豪的只有2%。同期由知名的Pew研究中心做的民調:92%的美國人認同“我是非常愛國的”這種說法。

以《歷史的終結和最後的人》在學術界名聲鵲起的美籍日裔學者福山在比較東西方文化的《信任》一書中說,美國最大的文化特色是“強大的個人主義”。他觀察到,“美國人不是把個人主義看作一個缺點,而是看作一種近乎完美的品德,它代表創造性、開拓性、積極進取精神,以及不向權威屈服的自傲。所以個人主義通常產生自豪感,美國人認為它是美國文明獨特、最吸引人的地方。”

中國富人收入是窮人32倍

我們再來看中國的情況。中國的貧富差距全球最嚴重:根據中國的官方報告,現在身價超過一億美元的中國富豪,已有一萬一千三百多人。而中國每天收入不到一美元的極端貧困人口,占人口20%(2.6億)。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官方統計,當今中國,10%的富人,佔有國家總資產的45%,而最窮的10%的人,只佔有資產的1.4%。中國最富有的人,佔有資產比例是窮人的32倍!

和美國情況不同的是,中國人卻普遍對富人反感。主要因為中國的很多富豪,是靠巧取豪奪,甚至官商勾結而暴富的;尤其是中共官員和其親友等,更是直接利用特權和制度弊端,把國家財產變成己有,以至有西方學者稱中國經濟是“盜竊經濟”。因此,中國人的反富,更多是反特權、反非法手段致富。

根據2006年中國社科院等部門做的《全國地方黨政部門、國家機關公職人員薪酬和家庭財產調查報告》,在中國資產超過一億美元的大富豪中,中共官員家屬就有9,700多人,占富豪總數的86%。中國各級官員的年收入,已經是當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到25倍,是當地農民年均收入的 25到85倍!

上述報告對中國廣東、上海、浙江、江蘇、福建、山東、遼寧等七省市的調查顯示,共產黨官員的財產和房屋,遠遠超過普通人。在廣東,官員擁有的財產,平均每家是800萬到2200萬人民幣。上海更嚴重,官員的平均資產達800萬到 2500萬人民幣。這七個省市官員的平均資產,都超過800萬人民幣,等於中共官員個個都是百萬美元富翁。

0.4的富人掌握中國七成財富

這些官員不僅擁有龐大資產,他們的子女,也多獲肥差。據這份報告,中國七個省市的廳局級幹部的子女,87%到95%在金融、地產或經貿等國家機構工作,而這些部門,都是經濟利益很好,有油水的地方。

世界銀行的報告(2006年)說,中國百分之0.4的富人,掌握了中國70%的財富。而在美國,最高統計是,5%的富人,掌握美國60%的財富。而這5%的美國最富有的人,不僅幾乎都是靠自己勤奮努力致富的,而且承擔著美國51%的稅收。而美國的官員們絕大多數都是普通中產階級階層。

由於巨大不公平競爭而造成的中國極為懸殊的貧富差別,應該說是人類前所未有的。共產黨先是通過五十年代農村合作化、城市國營化等運動,把人民的財產充公;現在又通過“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把搶劫來的財產瓜分到黨員幹部的手裡。雖然中國目前看似穩定,但一個這樣不公、不義的社會,能長久持續下去嗎?

——原載台灣《看》雙週刊2009年12月

2009-12-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