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美國免費

曹長青

“世界經濟論壇”會議在紐約曼哈頓召開,很多國家的媒體對此進行了報導,但有些報導明顯有反美情緒,而且還主要出於西方國家的報紙。

例如法國大報《解放報》批評說,“這個會議等於把世界更美國化,而不是把美國歐洲化;美國更不會管世界上其他地方人們的看法了。不幸的是,這已成為事實。”

瑞士的報紙則對紐約市長布隆柏格建議下次論壇會議還在紐約召開刊登了大標題﹕“紐約瞧不起瑞士”,由此批評說,“美國人的機會主義無處不在……即使在參加悼念911遇難者的儀式上還要談錢。”

英國大報《衛報》則諷刺說,“為了這個會議的安全,紐約警方竟出動了一萬兩千名警察,實在是茶壺裡的風暴,小題大做。”

更有意思的是阿根廷的報紙。阿根廷不久前出現嚴重經濟危機,幾周內換了五個總統。但阿根廷報紙卻怪罪紐約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會議。阿根廷最大的報紙《Clarin》說,“在阿根廷經濟破產之際,那些參加論壇會議的大亨們、富人們,卻住在每晚1200美元的房間,吃著昂貴的餐館,而不管阿根廷人民的死活。”

在日本,東京大報《經濟新聞》則發表社論抱怨說,“在世界經濟論壇會議上,幾乎沒有誰來重視日本對世界經濟復蘇的貢獻,日本好像已經從世界政治和經濟領袖們政策制定的意識中被遺忘了。”

一個世界經濟會議被選擇在紐約召開,就引來國際媒體一片對美國的批評。為什么很多媒體這麼熱衷於嘲諷美國?

因寫出《魔鬼的詩篇》而被霍梅尼下令追殺的英國作家盧什迪近日在《紐約時報》發表了題為“美國和反美國人”的文章,對此分析說,只要美國是個強大而富有的國家,就會遭到人妒恨,不受歡迎。

阿拉伯世界的反美,是想轉移他們國家內部的困境﹕所有阿拉伯都存在嚴重的腐敗,高失業率,嚴酷鎮壓等問題,那裡的人們用燒美國國旗、嘶喊反美口號,來發泄處於困境中的情緒,在這種發泄中來獲得本民族的“身份認同”,感覺舒服一點。

盧什迪遺憾地說,在歐洲,也有很深的反美情緒。在他居住的倫敦,他聽到沒完沒了的對美國的嘲諷,什麼美國人中心主義,自私,只看重自己的生命,美國人太肥胖了等等。

事實上,阿根廷經濟破產,日本連續多年經濟衰退,法國高失業率,阿拉伯世界的困境,怎麼能是美國的錯?當然主要是他們自己國家的經濟政策失誤、他們自己國家領導人的無能,以及制度等問題造成的。但阿根廷、日本、以及法國的報紙,卻都來罵美國,好像他們內部的一切錯誤、一切災難都應該歸罪於美國,美國成了別人的怒氣、怨氣、失敗之氣的出氣筒。罵美國、反美成了一種時髦,反正罵美國是免費的,不用付出任何代價,還可以得到各自國家民族主義情緒的民眾的喝彩。

但是,如果罵美國能夠解決這些國家內部問題,那當然可以更使勁地罵;然而事實是,不僅根本解決不了他們國家的問題,反而使事情更惡化,因為通過拿美國撒氣,轉移了人們對本國自身問題的關注,反而使問題得不到重視和及時的解決。

媒體的責任之一是報道事實,傳播真相。如果用煽動反美來滿足民族主義情緒,不僅是媒體的失職和濫用權力,根本解決不了問題,而且恰恰這種媒體本身已成為了問題的一部份。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200年2月7日)

2002-02-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