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奴才心態

曹長青




新疆流血事件發生後,很多大漢人主義者群情激昂,痛駡維吾爾殺漢人,甚至有自視追求民主的人士,也指責新疆人野蠻,似乎整起不幸事件,都是因為有個“維吾爾”。

新疆流血事件當然是個災難,即使按中共官方說法,也有184人喪生,千人受傷。這麼大的流血事件發生,當然人們首先要問,誰應該對此負責?

如果這樣的災難發生在美國,美國人首先會追究政府的責任,當權者是否失職?而中國人碰到這種事情,則是你指責漢人,他指責維族人,而政府不管做的怎樣,都要“感謝”。這是兩種思路,兩種價值,兩種心態。美國人是“主人”心態,政府是給他們服務的“僕人”,是人民養活了政府(通過稅款),政府是專門負責保護主人的,出了問題,不找“僕人”找誰?而中國人的思路是,是政府養活了人民,政府是救星,甚至認為離開了政府(共產黨),就會天下大亂。所以不管政府有多大差錯,多少問題,甚至罪行,人民都要對“政府”感恩戴德。而且這樣想的人,不僅是老百姓,更有不少知識人。他們那種心態,還像清朝末年時,一個還尿床的3歲孩子(溥儀)被抱上龍椅,那些留辮子的文化人,就跪倒在地,磕頭高喊萬歲、萬萬歲!這就是中國知識人的整體形象,連還尿床的孩子也拜,只要他坐在代表政府和權力的那個椅子上。那個要四川地震的難屬們忍耐、不要發出抗議之聲的余秋雨,還有那個把秦始皇拍成《英雄》,用奧運開幕式的群體螞蟻大場面歌頌穩定壓倒一切的張藝謀,不都是今天還跪在那裡磕頭嗎?唯一的不同,是他們剪掉了辮子(但心裡的辮子還在),穿上了西裝(和奧威爾《動物農場》中穿上西服的豬司令們沒什麼兩樣)。

美國人出什麼事情要追究政府的責任,幾年前的新奧爾良大水災,就是典型一例。新奧爾良大水災時,美國媒體輿論的主調,都是批評政府反應遲緩,危機處理能力太差,才造成幾百人喪生。黑人奧巴馬能夠當選總統,除了美國經濟出現危機,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無能等明顯原因外,還和民主黨外交抨擊伊拉克戰爭,內政對布什政府處理新奧爾良水災不利大做文章有關。

最近有個機會到新奧爾良演講,第一次親眼目睹這個城市,才更瞭解了當年那個水災問題。新奧爾良的水災,是必然的。因為這個城市居然建在了海平線二點一米(相當於球星姚明的身高)以下。這不是找挨淹嘛!對於挨水淹,這個城市的設計建造者和居民都有責任,因為你自己選擇要住在低於海平線的城市,這就包含著被淹的風險。個人應對自己負責,每一項選擇,都不能只享受它的好處,一旦出了問題,要別人承擔(重建花銷等)。

新奧爾良並非第一次被淹,自二百年前這個城市建立之後,大淹就有27次之多。現在這個城市還平均每年下沉1英寸,有的地面已在海平面20英尺以下。賓州大學的地質學家羅伯特說“我們沒有能力保護新奧爾良”,就是指它有根本性缺陷。

除了大水災的天災,新奧爾良更有人禍,從2002年起,幾乎每年它都是全美國兇殺犯罪率最高的城市,被FBI稱為“死亡之都”。這個黑人占絕對多數的南部大都市,在水災之前,居民就在逃離。根據史料,早在1840年(中國鴉片戰爭時),新奧爾良就成為美國超過10萬人口的第四大城;1960年,人口達63萬;然後就一直下降,現在只剩下22萬(去年美國人口普查),減少了一多半。在美國,可與新奧爾良比差的是黑人超過百分之八十的底特律,城市環境惡化,人口不斷減少。五十年代,底特律有180萬人口,現降至89萬,成為美國過去五十年來人口萎縮最嚴重的大城市,《富比士》雜志已把它列為將在2100年消失的城市。可能排在它之後就會是新奧爾良了。

雖然新奧爾良有這麼多先天的問題,但出現水災,人們還是要追究政府的責任。因為不管有多少先天不足,人們關注的重點都是,政府是否瀆職或官僚主義。即使後來美國政府要拿出一千億美元救援(22萬人口,相當每人近50萬美元),但人們還是不買賬,還是追究和批評政府危機應對能力差等等。就是因為美國人明白這個常識:政府是僕人。

中國的新疆流血事件,明顯是政府瀆職、官僚主義、缺乏危機處理能力等造成的。我在上篇“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個錯誤”中已提到,新疆流血事件,導火索是廣東韶關的漢人圍毆當地維族工人(造成2名維族人死亡,120人受傷)。中共把八百維族人從新疆招工到萬里之外的廣東,在一個近兩萬漢人的工廠工作,這本身將帶來的利益(工作機會)衝突、民族風俗和文化摩擦,還有信仰(維吾爾人多信奉伊斯蘭)等帶來的可能族群對立等,顯然中共當局事先沒有採取預防措施。在出現維族人強姦漢族少女的傳言之後,當局也沒有立即澄清(或處理)以防可能的族群對立。當發生五千多漢人追打八百維族人(多為女工)的大規模流血事件,當局竟在五小時後才出面制止。而對這些流血畫面上到Youtube,對新疆的維吾爾人將產生的可怕族群心理刺激,當局也好像沒當作一回事。如果說廣東韶關的維族人被打之後,馬上烏魯木齊就發生流血事件,因時間太短,當局無法迅速反應,還有情可原,但實際情況是,在廣東韶關事件發生10天(!)之後,烏魯木齊才發生抗議流血事件。在這十天之中,中共當局,尤其是新疆的一把手王樂泉在幹什麼?這不是失職、瀆職是什麼


而且在流血事件發生後,新疆當局說是警力不足,但當時主要警力都部署在廣場和大街(對付抗議人群),而很多無辜者被殺,都發生在小巷,那麼這個“判斷失誤”導致的生命損失,當局要不要負責任?一個政府的“危機處理能力”差到這種地步,既不被追究,甚至連公開批評都不可以。就像去年大地震時溫家寶裝模作樣跑到四川之後,多少人感激涕零,他們根本不知道“大救星”的政治秀耽誤了多少緊急處理的時間。

而現在,新疆的中共高官們,包括那個最愚蠢、最失職的王樂泉,沒有一個被追究責任,更沒有被撤職查辦。這樣的政府,不少中國的知識人,還要為它辯護。這和當年跪在還尿床的小溥儀面前那些奴才有什麼不同?那些奴才還會說一句“奴才該死”。清朝結束馬上要一百年了,中國人還活在奴才只知道對皇帝感恩戴德的世界。奴才們實在該死,因為有奴才在,就會有沒完沒了的人做他們的替死鬼。

2009年7月22日於美國

——原載《觀察》

2009-07-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