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尊重個人自由比暴力愛國更重要——評曹長青兩篇文章


曹長青,流亡海外、活躍於美國和臺灣的重要大陸自由民主運動(簡稱"自運")人士。此兩篇文章《從否定五四運動開始》、《"火燒趙家樓"燒毀中國》,從對"自由人權"的推崇,透過"新青年"的暴力愛國,論證了個人自由在現代文明社會中的重要意義,含有尊重個人自由比宣揚暴力愛國重要之義。

《從否定五四運動開始》一文,用西方"個人自由,個體權利"的文明價值衡量五四運動,得出這"是一場煽動集體主義,走向集權主義的運動"的結論。曹長青先生的話語很尖銳:五四運動奠定了國共兩黨的專制的基礎,是中共的接生婆,是一場促成共產主義在中國興起的共產專制運動的開端。中國要想走向一個確立和保護個人權利的自由(民主)方向,首先就應該從否定五四開始。《"火燒趙家樓" 燒毀中國》一文,觀點更旗幟鮮明:火燒趙家樓,以愛國的名義燒毀民宅、群毆嗜血,點燃了後來"紅色中國"一切血腥暴力的第一把火;火燒趙家樓及讚美,是共產黨以人民、群體的名義剝奪個體權利,借愛國、正義的目的玩弄卑劣手段的寫照、實踐與理論;五四"暴力愛國"春藥,90年堸魒|一代又一代"憤青",由好人變為人道主義荒漠上蔑視個體生命、個人自由的暴民。

1、個人自由是什麼樣的概念,主要有哪些?

曹長青文章(簡稱"曹文")中強調要尊重的個人自由,是始于近代西方英、法、德等國思想啟蒙運動的人道主義概念,是珍視個體生命、保護個人權利之個體價值至上的個人主義思想。歷史上或實際上的個人自由遠比曹文所說的寬泛。

僅僅從字義上來說,個人自由是泛指古今中外從神話傳說到文字歷史中,所有個人自主--自我決定言行--的選擇。例如:《聖經》裡夏娃和亞當違禁偷吃善惡果,黃帝在功成名就之後投入廣成子門下修道,宋江、楊雄刀刃與人偷情的老婆,華盛頓領導大陸軍戰勝英軍之後回家陪老婆,毛澤東加入共產黨和上井岡山當土匪,江澤民力排眾議決定迫害法輪功,高智晟聲明退出共產黨,都是自我決定的自主選擇。這些事例中的個人自由,都是個人在自我意識清醒狀態下作出的選擇,展現各自人性中的善或者惡,都不是身不由己狀態下的被迫行為。這些個人自由,屬於不同層次或種類,給予的對待也不同。有的屬於天人(留級)的自由,例如夏娃和亞當偷吃禁果,不制止卻要處罰;有的屬於道法(修煉)自由,例如黃帝入廣成子門下修正道、毛澤東加入共產黨修邪魔,前者白日飛升,後者囚於紀念堂的水晶棺;有的屬於道德修養自由,例如高智晟選聲明退出共產黨,受到共產黨的監禁;有的屬於憲政自由,例如華盛頓戰事完畢放棄做君主,被選為美國第一、二屆總統;有的屬於意氣用事的性情自由,例如宋江,被通緝。

顯然曹先生所希望尊重的個人自由是美國之類憲政自由,主要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以及遷居、結社、婚姻、就業等各種法定的自由,屬於公民自由的政治權利,均屬有憲法規定和法律制度保障的廣泛的政治自由,包括婚戀生活的自由。

2、廣泛的個人自由的前提是什麼?為什麼?

廣泛的個人自由的前提是公民守法自律。曹文所說的個人自由,屬於美國憲政下的個人自由,並沒包括中國從古到今一直都有的道法層面的個人自由(除傳說中的黃帝,還有載入史冊的老莊和古代和尚、今天的法輪功學員等),還不太知道這種個人自由在中國長期是守尊重的。另外像高智晟那種個人善性的自由選擇,在中國儒家時代並不鮮見,一個儒門弟子擇師甚至棄儒門修道或修佛並不會受到政治迫害或虐待;像宋江、楊雄那種因為老婆不貞就殺人的暴力並非不受法律制裁,否則怎會上梁山?這就是說,曹長青用憲政自由的西方標準來衡量共產黨的邪惡時,是先入為主、以全盤西化歷史觀把中國古代社會封建專制主義化了。這當然是他頭腦中黨文化思維帶來的另一種偏激。在中國古代並非絕對沒有個人自由,只是沒有普遍而廣泛的個人自由,因為那時還不具備守法自律的歷史條件。

中國儒家的"家國倫理"之所以遭遇曹長青的批評抵觸,並非真的是所謂中共定義的封建主義的"集體主義和集權主義"。在先秦時代,諸子百家的道德基石並不只是國家。例如:老子所謂"道可道,非常道"放眼的是自然宇宙,莊子更明確指向個人神仙般的逍遙自在。只是韓非子以權為本輔之以術、勢的暴政,才接近于曹長青批評的集權主義,卻也不過是暴君專權並非封建主義,秦朝以後皇帝之下的王候總體上沒有政治領地,哪有代表國家的君權和主義?甚至連古代羅馬屋大維和近代法國路易十五那種以絕對君權代表國家的專制主義都還不是。漢唐時期由於儒家倫理確定地服務於家族和皇家,確有禮制規定和護衛的家族•皇家主義,卻也不能籠統歸結為封建王朝的"集體主義和集權主義"。尤其唐朝、元朝合起來兩百多年的宗教寬容體現的信仰、思想和言論等自由,相對歷史條件所享有的個人自由,比美國兩百年來並不少,只是靠君王的修養氣度或統治民族的風尚給予,尚不具備法制的普遍、廣泛、穩定的政治性質而已。

美國廣泛、穩定的個人自由,有西方從古代希臘到今日歐美宗教、道德、哲學、政治、經濟合起來兩千六百年的歷史前提和杜威主義一百多年持續的公民教育,這使今日美國人普遍有守法自律的法制政治的素養,不被暴力輿論所左右的警察、法官、教授占多數。中華民國五四運動時期的問題在於,實行憲政才七年,像憑藉新儒家良知和憲政知識結合自律宗法的梁漱溟講師太少,教授還沒有一個,所以才有五四暴力愛國運動。守法自律是法制秩序與政治自由的品質保證。

3、暴力愛國是什麼意思,其實質和惡果各是什麼?

暴力愛國即以打砸搶並輔之以羞辱罵的方式開展的愛國運動。這堛獐氻O實際就是不惜用打砸搶的手段去違反道德和觸犯法律,侵犯他人的個人自由,侵奪和毀壞他人的財產、傷害他人身體甚至性命的違法犯罪。愛國則不過是名義,例如日軍侵佔中國找理由,就將軍事暴力說成是愛中日兩國:建立大東亞共榮圈。

暴力愛國的實質是借愛國名義實行暴力,是愛國者理智不清和性情暴烈的展現,是暴民練邪法。這種形式的愛國在中國的最典型形式,就是慈禧太后控制光緒皇帝的晚清時期的義和團運動,很多習武的拳民不滿基督教在中國傳播中侵佔土地、嫉恨基督徒借洋人名義獲得的免稅、看病的便利,就主要在山東、直隸兩省打砸搶教堂的房屋和燒毀財物,甚至殘酷到殺人連嬰兒也不放過。五四運動的學生,就可謂中華民國初期披了民主和科學皮毛的義和拳民,也可視為被八國聯軍和慈禧清軍聯合絞殺的那些死魂靈的輪回轉世--中共鄧小平一輩人,今日憤青的老爺爺,所以這些人聽到"巴黎和會"要轉讓德國在中國山東的特權給日本的消息時,才會不走守法遊行、和平請願的憲政自由正路,而執意選擇了"火燒趙家樓,痛打章宗祥"的違法犯罪形式。演員似的轉換角色為義和團大師哥朱紅燈或五四英雄匡互生一想就明瞭:愛國其次,首先是爽,泄憤過癮,這才是實質。

暴力愛國的惡果是損國:在古代是在軍事戰爭中招致亡國滅種,在現代是招致共產邪靈附國變種。直接惡果是產生了匡互生、毛澤東、周恩來等中華民國第一代憤青,人心向惡、道德疾滑地把愛國引向邪道,其邪惡念想馬上得到蘇俄上空候了兩年的共產邪靈的回應:"暴力愛國者,我來教你們!"1920年陳獨秀和李大釗在上海、北京創立了中國共產黨,緊接著中國工廠、鐵路、煤礦和農村到處都是吵鬧聲,毛澤東們加入國民黨和廣州政府,鼓動南方工農商學兵各階層練邪法:工人鬧工資,農民鬧土地,完全不走憲政建設,社會福利的正路,民眾也開始邪變魔化。後來中共有計劃地製造出一二•九、一二•一、五•二O等多批憤青,輸送到延安和西柏坡。國寨成立後的讀書人,在激情宣洩中魔性大發,引領中國人練羞辱罵、打砸搶的邪法,失去了愛人由己,推己及人的中國心。

4、尊重個人自由妨礙愛國嗎?能否有效遏制暴力破壞愛國熱情?

尊重個人自由並不妨礙愛國,而是在以法治精神理智地培育公民,奠定憲政國的愛國者的人力資源基礎。愛國首先是一種意識,越平和越顯現凝聚人心的神奇力量。理智地思考: 1919年5月3日夜晚,如果北京學生身心感應到當時在北京的美國教育家杜威之做個好公民的資訊,聽從講師梁漱溟在北大傳授的關於缺乏團隊傳統的中國家人在仿美國而建的民國堶n守法自律的教誨,採納守法遊行、和平請願的意見,那麼民國少了五四憤青,也就多了公民青年,他們會跟較多地信佛教和基督教的北洋軍閥真正妥協或協和地創建憲政民國。這是真愛國。

當然歷史沒有如果,沒有這樣安排。歷史給的是國民黨北伐軍政和中共為破壞北伐而生並在湖廣亂政的機會。因此才有五四憤青拒絕清朝儒生"公車上書"式的和平請願、守法愛國的機會。的確中國儒生從戰國晚期的荀子開始,滋生出鋒芒畢露的論辯性,不再有顏回那種克己自律、不顯才智的易道智慧,經過王充、範縝、韓愈、二程、朱熹、黃宗羲、汪精衛,不講演繹邏輯的情理辯論日趨激越,背離孔顏"簡易•不易"之易道萬里。儒家同門同人,道不同斥為小人,王安石變法、張居正改革、康有為變法,都是這樣被朋黨聯合,個人自由不受尊重而愛國事業失敗,或人在政亡,如王安石、康有為;或人亡政息,如張居正。今日很難說清楚中國儒家因為沒有行孔顏之道致使個人自由不能被尊重之理,但我們不難理解:聰明絕頂勝過孔子和子貢卻忍不動心、饑渴照樂的顏回越多,憲政國越容易建成。法輪gong學員在歐美憲政國家守法遊行為中國人掙得榮譽,更是真愛國。

尊重個人自由是對暴力犯罪的釜底抽薪,能夠有效遏制暴力對愛國熱情的邪惡導向。尊重個人自由,能有效遏制暴力破壞的情緒,憤青的愛國主義將沒有市場。2008年中領館在美國紐約法拉盛唆使暴民打罵法輪功學員以示"愛國(共)",學員始終平和應對,尊重暴民的選擇;美國警察依照憲法和法律給學員"傳九退三"講真相的個人自由以切實的保護,暴民的能量很快如同湯勺長柄耗散熱能般失去市場。法輪功學員卻于此過程中被更多人視為未來中國道德形象的代表。

總之,尊重個人自由比宣揚暴力愛國重要。廣泛的個人自由的前提是公民守法自律,以美國為典型代表,普遍而穩定,是西方兩千六百年的歷史樂譜和一百多年公民教育合奏的現代樂章。守法自律是法制秩序與政治自由的品質保證。暴力愛國即以打砸搶並輔之以羞辱罵的方式違法的犯罪活動,實質是借愛國名義實行暴力宣洩,展現憤青理智不清和性情暴烈的魔性,是暴民練邪法,惡果是損國,招致共產邪靈附國變種。尊重個人自由並不妨礙愛國,而是在以法治精神理智地培育公民,奠定憲政國的愛國者的人力資源基礎,是真愛國,是對暴力犯罪的釜底抽薪,能夠有效遏制暴力對愛國熱情的邪惡導向。四年多的傳九退三活動正是法輪功學員引領中國人復興尊重個人自由的憲政正道。

——原載《看中國》2009年05月22日

2009-05-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