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當選的正面和負面意義

曹長青

美國建國二百多年以來,首次選出了黑人總統。黑人從做奴隸到成為全世界最有權力的白宮的主人,的確走過了一個漫長的道路,而這次則產生了一個飛躍。奧巴馬的當選,對美國、對黑人、以及一切非白人種族群體都有著不可否認的正面意義。

對美國來說,無論是以文明自居的歐洲,還是一貫抱怨被欺負的非洲,或者要找理由詛咒美國的任何獨裁國家,種族歧視是他們攻擊美國的最重要武器之一。人數在美國只佔13%的黑人中,有人能成為美國僅有的44個總統之一,足以封住很多抨擊美國種族歧視之口。因為任何個案的歧視事件,都無法和一次集體投票所證明的結果相比。這個投票結果,等於是就美國是否接受黑人總統的一次公投。當大多數選民對黑人當他們的最高領導人都接受了,說明制度性的歧視在美國已經完全不存在,無論今後還會有多少個案發生。所以,奧巴馬的當選,對美國在世界的形象,有相當的正面意義。同時在美國國內,白人也可以一了百了地摆脫(當然這是從理想的角度說)由於曾讓黑人做奴隸而背負的、近乎贖不完的罪。

●將來你可以是奧巴馬

對於黑人和各種非白人種族群體來說,他們是恆久地抱怨被歧視、被壓迫;很多人把在美國生活、工作中遇到的任何不順,都歸到種族歧視上。於是這些少數族裔長期被一種最不健康、最阻止人積極正向發展的受害者心態所左右。這種受害者心態使他們成為美國的邊緣人。受害者心態和邊緣人心理,不僅嚴重影響事業的順利發展,更導致黑人和各種少數族裔無法幸福愉快地享受美國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國家。奧巴馬的當選,在正常的情況下,應該可以大幅度地降低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的受害者心態。如果真起到了這個效果,則是這次大選最有積極意義的一面。

另外,黑人比其他少數族裔更令人憂心的一面是,他們單親家庭比例太高(達70%),導致教育水準嚴重落後,青少年犯罪率也遠超過其他任何族裔。而奧巴馬夫婦的常春藤大學學歷和美滿婚姻,可以成為黑人家長教育子女,年輕人發奮圖強的榜樣。今後,任何一個黑人父母,都可以鼓勵自己的孩子:好好念書,將來你可以像奧巴馬一樣,做美國總統!

所以,從以上三個方面來講,奧巴馬的當選,是有相當正向和積極意義的。但與此同時,又不得不令人搖頭的是,奧巴馬是美國最左傾的政治新星;而且他不僅左傾,更甚至和反美的恐怖主義者、仇視美國的牧師等有著長久的朋友關係,他妻子在他快成為美國總統時,才第一次為美國感到驕傲。中國古語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奧巴馬的這些親友關係,令人無法不懷疑他對美國價值的認同。美國選出一個具有(起碼曾經有)反美心態的人做總統,實在是荒謬到家了。

●社會主義幽靈進白宮

奧巴馬絕不是一般的左傾,而是一個清晰的社會主義者,儘管他和民主黨都極力否認。他和民主黨都是清清楚楚地要走社會主義道路,卻由於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在全球的失敗而沒有膽量承認。他是高喊著共和黨的要減稅、要小政府的口號競選的。但事實是,他的一系列政策都是要增稅、要擴大政府開支。

奧巴馬是社會主義者是頗有淵源的。他的黑人父親和白人母親,都是激進的左傾分子;他本人成長期間所受的影響,也主要都是左傾分子,甚至共產主義分子。在這樣的背景下,奧巴馬的嚴重左傾則是師出有名,可以理解。但是,在共產主義崩潰不到二十年,其慘痛的惡果還歷歷在目的情況下,幾乎整個西方知識界,就好像共產主義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沒有什麼人再研究共產主義產生的原因和理論基礎,他們繼續像二十世紀初一樣,熱烈擁抱、推崇烏托邦的社會主義道路。幾乎整個知識界、絕對壓倒多數的媒體,都在謳歌左傾意識形態,都在為社會主義政策背書。奧巴馬的當選,就是這種左傾勢力占上風的結果。作為自由世界大本營、資本主義發源地的美國,居然可以如此輕易地被極左的社會主義分子奪去白宮,這才是美國的危機所在,也是整個西方的危機所在。

●均貧富:知識份子的「毒品」

在共產主義於全世界興起的近三百年前,第一批從歐洲抵達美國的清教徒,就嘗試了共產主義集體農莊式的生活。大家一起耕作,糧食共有、平均分配。結果不僅無法生產出足夠的食品衣物,而且生產能力強的人對平均分配也非常不滿。後來,這些新移民的首領決定把土地分給個人耕作,多勞多得。結果不僅產品迅速滿足了需求,而且大家都很開心。這其實是一個最早的資本主義優越於共產主義的見證。但人類永恆的悲哀,是極容易拋棄從經驗、歷史中獲得的教訓,而熱衷擁抱頭腦中幻想的烏托邦。這點在知識份子中尤甚。

雖然共產主義已在全球崩潰,福利社會主義(相對均貧富)也在歐洲失敗,「社會主義」已成為災難的代名詞,但均貧富,仍像毒品一樣對知識份子有著摆脫不掉的迷魂作用。要佔據拯救勞苦大眾的道德高地,到底是知識份子的虛偽、虛榮心、欺騙,還是真正糊塗,完全看不見所有發生過的災難?這實在是一個很令人困惑的問題。

這次奧巴馬當選,又正值美國經濟面臨嚴重問題(這些問題不僅不是資本主義的錯,恰恰是市場經濟不斷受到政府強烈干預而導致),更給他回頭走羅斯福、約翰遜的社會主義大政府道路提供理由。美國很有可能向社會主義邁進一大步。而這一步邁出去,再回頭,就難乎其難。從這個意義上說,奧巴馬當選的負面意義遠大於其正面意義。因為其正面意義局限於「種族問題」,而其負面意義影響整個人類。

2008年11月21日於美國(原載《開放》2008年12月號)

2008-12-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