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那些被活活疼死的嬰兒

曹長青

海外媒體報導,毒奶粉已使中國五萬三千多嬰幼兒到醫院就診,其中一萬多名因腎結石而必須住院治療。據專家根據毒奶粉銷售量推算,受害孩子可能多達300萬!

毒奶粉事件已爆發13天,但從官方動作來看,明顯想大事化小。官方調查組已進駐三鹿近兩周,但對三鹿本身是否向奶粉摻三聚氰胺,卻無結果。這是反常的。去年9月2日北京中央電視台《每週品質報告》播出的特別節目“中國製造”首集《1100道檢測關的背後》,就報導了三鹿奶粉出廠前要經過1100道檢測檢驗。怎麼可能一次、一道,都沒有檢出“三聚氰胺”?現在調查組進駐,以中國那種體制,其實馬上就可查清楚。因三鹿收回和庫存的奶粉總共超過一萬噸,以其中有毒物比例推算,三聚氰胺多達280噸。這麼大數量的有毒化學物,從三鹿公司的進貨單或技術檢驗等主管官員那裡,是很容易查出來的。但迄今沒有結果本身,就令人懷疑官方很可能想把責任推給奶農和牛奶收購站,抓幾個“不法分子”判刑(甚至可能槍斃)。再加上把石家莊的地方官員撤職(只是撤職而已,沒有法辦),還有國家質檢局長辭職,胡錦濤表態說這是幹部缺乏大局意識,是“管理鬆弛、工作不扎實”,溫家寶也溫吞吞地發出“這是企業沒良心”的空洞指責,就想雷聲不大,雨點也沒有地“結束”。

這樣的結局是絕對不可以接受的!中國有點良知的人,那些把孩子的命當命的人,尤其是有點影響的知識份子,都應該採取各種方式,為這些可憐的嬰兒說句公道話,幫助他(她)們哪怕討回一點點公道!

當然,已有很多人指出,根本癥結是中國現行政治制度,這個腐敗體制不結束,這種災難以後還可能發生。但結束制度不是馬上可以實現的,當務之急,應該利用中國現行法律,為這些孩子爭取一點醫療費和未來生活的保障費。中國有點良知的律師們,應該幫這些孩子打官司,通過法律訴訟,使他們獲得一定賠償。雖然中國官方已向律師整體施壓,不讓他們參與此事,但現在還沒有正式下文禁止,中國有《食品法》等各種法律,應根據這些法條,據理力爭。如果有相當數量的律師站出來,造成聲勢,形成輿論,官方就可能無法再壓制。

打這場官司,可以考慮“告”四個部門:

第一個當然是應該告三鹿集團。雖然迄今官方還沒有給出三鹿是否往奶粉摻毒的結論,但三鹿明知奶粉有毒,卻有意隱瞞,已是事實。因為他們自己也承認,早在8月2日就向石家莊市政府遞交了奶粉有問題的報告,但遲到9月11日夜晚,三鹿才向大眾公開(還是被迫的),隱瞞長達40天!新華社最近引述的國務院調查報告指出,早就去年12月,三鹿就接到其產品致病的投訴,知道奶粉有問題,但卻遲遲沒有上報。從去年12月到公開此事的9月11日,長達250多天!在這個有意隱瞞的時間內,毒奶粉繼續銷售,不知造成多少嬰兒得病,或造成終生問題(畢竟這些孩子太小了!現住院治療的一萬多孩子,80%不滿二歲)。因此必須通過法律途徑,迫使三鹿做出賠償。三鹿集團資產有10億,2007年銷售收入100.16億元。應凍結它的帳號和資產,全部作為未來的賠償金。

三鹿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一人兼三職,這叫什麼企業!)田文華已被撤職羈押,繼任的董事長、總經理張振嶺,還用什麼去醫院探望“受害嬰兒”的方式作秀,還想用三鹿這個牌子將來再賣奶粉,這真是瘋狂的舉動,哪還有中國人敢喝今後的“三鹿”?除非是想自殺的!2004年三鹿奶粉就被阜陽農民舉報有問題,阜陽市檢出有毒後,就是這個張振嶺(當時是三鹿集團副總經理)率隊,到阜陽“公關”,最後和當地官員達成“共識”,阜陽說檢驗的是“冒牌”三鹿奶粉(見《中國廣告網》2007年3月15日報導:“三鹿奶粉:化危機為契機”)。現在看來,三鹿當時所以不去追查那個“冒牌”,完全可能當時查到的就是三鹿的正牌毒奶。而這個當年“摆平”所謂“冒牌三鹿”的張振嶺,現在則被提升為三鹿的董事長總經理,這個企業太可怕了!三鹿這個牌子怎麼可以繼續使用?多少孩子家長,看到三鹿這兩個字,就像看到“殺人”那樣恐懼和憤怒,它已成為“傷心、傷害、傷痛”的同義詞。因此必須讓三鹿關閉、倒閉,把它的全部資產都分給受害嬰兒!

第二應該告和三鹿合資的新西蘭“琱捄M公司”(Fonterra):

“琱捄M”向三鹿集團注資8.64億人民幣,占三鹿43%股份,有三名董事(有一人會講中文);作為合資方,而且股份近半,當然就應對公司產品品質負有責任。雙方從2006年合資營運,據中國警方,那些牛奶收購站從2005年就開始向鮮奶摻三聚氰胺,那麼過去兩年,新西蘭的“琱捄M”合資方,是怎麼檢驗監督產品品質的?難道出口到新西蘭的三鹿毒奶粉也不經過檢驗嗎?

報導說,“琱捄M公司”8月2日得知三鹿奶粉有問題,就要求公開收回。但三鹿僅同意“貿易收回”(悄悄收回)。雖然報導說新西蘭總理知道此事和中國交涉後,才迫使中方公開處理此事,但在琱捄M的新西蘭記者會上,西方記者質問“琱捄M公司”執行長,既然知道奶粉有毒,為什麼不向消費者公佈,在過去這40天裡,“你能睡著覺嗎?”

我不知道根據法律是不是可以在新西蘭起訴“琱捄M公司”,作為全球第六大乳製品商,琱捄M總資產106億美元(2006年),相當636億人民幣,是三鹿資產的63倍,而且在新西蘭的法治體制下,如果打官司,可能使受害嬰兒得到更多一點賠償。

第三應告石家莊政府。早已有人呼籲,2006年“齊二藥”假藥事件導致多人死亡,但由於齊二藥事後關閉,受害者雖打官司,卻得不到賠償;這種事不應再發生在三鹿受害者身上。因此,在控告三鹿的同時,為防“齊二藥”事件重演,也應同時告石家莊市政府。中國國務院調查報告已明確指出,三鹿集團8月2日向石家莊政府提出奶粉有毒的報告,但市政府一直壓著,直到38天後的9月8日才向上級報告。

這種故意隱瞞、造成大批嬰幼兒受害的罪責必須追究!石家莊只是撤職幾個官員是絕對不夠的。據今年2月《石家莊政府工作報告》,2007年石家莊財政收入230億元,河北省是1528億(人民幣),三鹿集團所在的河北省和石家莊市,無論從瀆職,還是有意隱瞞等,都必須向受害嬰兒做出賠償。

第四應告中國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迫於輿論壓力已辭職,但只是官員下台這種“政治解決”不能替代“法律賠償”。三鹿集團並不是名不見經傳、國家質檢總局難以管到的小手工生意,而是全國乳製品的龍頭,產品占全國市場18%,獲過各種獎勵、稱號;現已遭撤職的三鹿董事長總經理田文華,據報導,她獲得的“全國勞模、三八紅旗手、優秀女企業家”等頭銜、稱號多達100個!但作為檢驗監督全國食品安全的國家質檢總局,怎麼檢驗三鹿這個龍頭企業的?這可能涉及“瀆職罪”。

另外,國家質檢總局發給三鹿“免檢”證書,等於給有毒奶粉在市場暢通無阻銷售、不受任何檢查的“通行證”。這不僅涉瀆職,還應調查後面有否“交易”。因上次三鹿副總經理張振嶺(即取代田文華、剛當上三鹿董事長總經理的那位)到阜陽,就是“贈給”當地官員4985箱奶粉,“解決”了當地查出的三鹿奶粉有毒問題(見上述中國廣告網)。

現在不僅三鹿, “蒙牛”等22種中國名牌奶粉都有毒。這些奶粉幾乎佔據中國主要市場,那麼作為國家品質檢驗監督總局,難道就只是一個官員辭職就可以了事嗎?!

中國官方媒體說,三鹿“出口到國外的奶粉沒有問題,特供奧運會的乳製品也沒有這個問題。”如果這個說法真實的話,那為什麼偏偏給中國嬰兒吃的奶粉就有問題?怎麼專找那些連疼痛都說不出來的孩子下手?國家質檢總局又怎麼解釋這個問題?兩套檢驗標準嗎?一位知情人憤怒地寫道:這說明“添加三聚氰胺是人為的,是可控的,是有規矩的,有標準的,有操作流程的。想添加,就添加;想不添加,就不添加;想給誰添加,就給誰添加。”

中國質檢總局是政府機構,代表國家。中國外匯存底全球第一,截至今年4月底,已達17,566億美元。通過控告“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可迫使中國政府拿出資金,賠償那些可憐的孩子。

目前已查到的五萬多受害嬰幼兒,雖還沒有準確統計,但明顯多是窮人家的孩子,因為他們買不起進口或價錢貴的優質奶粉,而三鹿推出的18元一袋的廉價奶粉,主要對象是農民和窮人孩子。中國那些有良知的知識份子,尤其是律師,應該拿出勇氣,幫這些受害的嬰幼兒爭到一點補償,雖然這已是非常卑微的祈求。

中國六十年初那場大饑荒,造成四千多萬人死亡。現已查明,這完全是因為政府政策造成的“人禍”,不是天災。但對這場大災難,第一本調查報告(《餓鬼:中國的秘密饑荒》)卻是英國人貝克爾(Jasper Becker)寫的(1996倫敦出版)。該書“前言”批評說,因為死的都是農民,那些城裡的中國知識人,就不那麼重視這件事。那已經是中國知識人的一次集體犯罪。

現在面對這五萬多以農民或窮人為主的孩子們,中國城裡的知識人們,還要再次集體沉默嗎?如果“知識”不和“人性”連到一起,這種知識就是“三聚氰胺”!(曾代理三鹿廣告的名人鄧婕、倪萍們,不就囂張地說對受害者“不私了、不道歉、不退錢”嗎!)在目前這種狀態下,大家一起站出來為嬰兒的利益呼籲一下,難道政府會抓、會砍嗎?如果面對如此現狀,中國知識人還要再集體沉默,那就是再一次集體犯罪。而這次比當年更不可原諒!

最近美國一條引人注目的新聞是,舊金山有家養的狗,把鄰居咬死了,結果這家女主人被以“二級謀殺罪”判無期徒刑(15年內不得假釋)。是她家的狗咬人,不是她咬人,結果要遭如此重判。而中國的有毒奶粉,是人為造成的,是有意隱瞞、是故意害人,別說至今沒有一個官員被判,甚至連受害者打官司要點賠償,政府還要阻撓,這是一個什麼世道?!中國嬰兒的命,難道連狗都不如嗎?!

一位對腎結石的疼痛有觀察的女性寫道:陣發性刀割樣疼痛,從腰部或側腹部向下放射。我一個朋友曾疼得滿地打滾,哆嗦,嘔吐,虛脫,多次要求醫生給他打嗎啡。打了六針嗎啡後,醫生堅決不再給他打了,只能讓他忍著。她說,“幸虧我家孩子有母乳吃,不用吃國產奶粉。如果她吃成腎結石了,我想我們一家老小十幾口人都得心疼得瘋了……起碼我這當姑姑的就敢揣一把菜刀,直接殺到超市去,誰賣奶粉我砍誰!”她這種感覺,是中國成千上萬做母親、做姑姑的親人們的感覺。

《華爾街日報》發自中國的報導說,一位守護在嬰兒病床旁的父親說,他的孩子夜裡總是往死了哭,怎麼也哄不好,現在才知道是因為喝了有毒奶粉,腎結石尿憋的,因三鹿奶粉裡的三聚氰胺,是一個嬰兒能承受含量的170倍!這些嬰兒還不會說話,有的就這樣被活活地疼死,這真是人類最殘忍的一幕!

為了這些被活活疼死的嬰兒們,中國一切有點良知的人,替他們發出一點聲音吧,尤其那些律師們,請為他們打這場官司!讓歷史記得,中國還是有“人”的!

2008年9月24日於美國(原載《觀察》)

2008-09-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