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還是「中央黨校」?

曹長青

政治大學因「莊國榮事件」而再次引人關注。我第一次知道政大,是八九年底首次到台灣參加政大國關中心的研討會。當時就感覺這所大學有點特別,因為世界上很少有大學名字中帶「政治」字樣。後來一查才知道,政大的前身是國民黨的「中央黨校」,是專門為黨國培養人才的,其畢業生享有免試派任縣長和各級官員的特權。它是一九二七年蔣介石「清黨」屠殺後成立的,蔣是首位校長,並一當二十年,後又任「政大」永久名譽校長。

這樣背景的大學,在今天民主的時代,更應該用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來淡化、改變人們對它的老印象。而且今天政大的網頁,也寫有「打造台灣哈佛」的目標。但政大解聘莊國榮的事件,恰恰讓人感到,它不僅繼承當年國民黨黨校壓制思想自由的傳統,而且好像故意要和哈佛那種保護言論自由的校風唱反調。

莊國榮事件其實很簡單,他在選舉造勢大會上用了一個粗鄙的字。那種講話,無論是作為教師,還是教育部官員,都是不合適、不得體的,是個明顯的錯誤。但他已為這種錯誤付出了代價,當時媒體密集報導並批評了他,綠營內部也表示他那種講話令人遺憾。莊國榮當時馬上為此認了錯、道了歉。事情到此就應劃上句號。

但今天政大解聘他,不僅是錯誤,而且其性質和嚴重性都遠超過一個教授說一句粗話的程度。莊國榮是個人情緒狀態下的講話用詞不當;而政大的錯誤,則是一個體制(institution)理智、清醒地用制度壓制言論和思想自由。

在美國,即使教授持續地表達某種明顯和社會道德準則相左的想法,校方也是盡全力保護教授的言論和思想自由。例如哈佛的一位黑人教授,明顯宣揚種族仇恨,遭到無數人痛恨和痛斥。但他卻是幾個名牌大學爭搶的對象。佛羅里達大學一個教授宣傳恐怖主義意識形態也沒有被解雇,雖然很多學生家長反對,但校方一直保護。後因他親自參與恐怖組織活動被捕。

莊國榮用錯了一個字,政大就要結束他一生教學的機會,這完全是國民黨「中央黨校」式的思維和做法﹕那就是可以用行政權力制裁、懲罰言論。

所謂言論自由,最重要的是保護說「錯」話的自由,是不使用行政權力制裁言論。像莊國榮這個事件,即使馬英九的總統府要求或者暗示要處置莊國榮,校方都應明確保護自己的教授。但政大現在是迫不及待地、主動地解聘莊國榮,不僅做法十分惡劣,更是一副諂媚總統府的丑態。

人們應該非常明確的是﹕政大可以用任何嚴厲的詞句批評莊國榮,但使用行政手段解雇是不可以被容忍的!尤其這是一所國立大學!如果台灣的教授們面對政大這種做法不發出強烈的集體抗議的聲音,不堅決地阻止它,那就不僅會走回黨國時代的噤若寒蟬之路,更是知識分子群體的恥辱。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8年7月21日「曹長青專欄」

2008-07-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