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什麼振興台灣經濟?

曹長青

馬英九曾誇口,他當選,股票一萬點是起點,然後要沖到兩萬點。可現在,他上台才一個多月,股市就狂跌了1,800點,連一萬都沒影了。那種我上台就會把股票衝到多少點的誇口,實有經濟白癡之嫌。

面對股民的怨聲載道,國民黨的唯一招法,就是向中國開放,並炫耀說,每天從中國來三千遊客,一年就有一百萬,可刺激經濟發展。但中國觀光客到台灣後真的能大量購物、消費嗎?這是很令人質疑的——

首先,隨著經濟開放,今天中國的物品已相當豐富,不要說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即使一般中等城市,商場也是玲瑯滿目,貨品繁多。而且由於勞工便宜,多數同類商品都比台灣便宜。所以現在即使到香港旅遊的中國大陸人,也不像當年那樣大包小包地買東西了。

●拍張照片「到此一遊」

目前中國人均收入按北京官方說法是一千八百美元,但仍低於伊朗(三千美元)、泰國(二千五美元)等。這樣的收入水準,也意味著中國遊客在台灣不可能高消費。另外人們容易忽略的是,中國人到台灣,和到任何其他地方觀光的心理都不同,它主要是出自一種政治心態,並不是要真正享受假期、消費等;而只是「到此一遊」。因為台灣在中國被政治化了幾十年,在中國人的心裡有一個特殊的政治地位。到台灣晃蕩一圈,拍張照片;那個成天被媒體喧囂的、以前中國人去不了台灣我去過了,如此而已。

所以,即使中國觀光客真的每年來一百萬,其對台灣經濟的影響也是很有限的。如果馬政府真的重視觀光客對經濟的作用,為什麼不重視日本遊客?日本到台旅遊人數去年創110萬的歷史記錄,正好和馬政府計劃的一年從中國來的觀光客一樣多。而日本人均收入三萬美元以上,是中國觀光客的近20倍。但馬政府上台後卻利用釣魚台事件煽動反日,高喊「不惜一戰」,這顯然影響日本民眾來台灣的熱情。馬政府對日本的一百萬遊客(又有較高消費能力)反而不在乎了,那麼所謂開放觀光客為了「拼經濟」是真的嗎?

●退稅是經濟發展的杠桿

不要說中國還是一個專制國家,並是台灣的主要敵人,即使在美洲大陸,拉丁美洲那些小國,面對美國這個全球經濟龍頭的民主國家,人家的領導人也沒把自己國家的經濟都押寶到美國上。像近年經濟強勁增長的巴西等國,主要是靠自己內部的經濟改革,走更充分的市場經濟道路,包括降低稅收,減少政府對經濟的控制等等。

目前民進黨和國民黨在經濟上的一個爭執是,綠營強調馬政府要給人民退稅。人民手裡有錢,才能刺激消費,擴大內需,由此發展經濟。而馬政府卻以所謂經濟不好,沒有錢退稅來敷衍。

是不是退稅和減稅,是一個國家的經濟能不能發展的關鍵。以香港為例,在美國「傳統基金會」評比的全球經濟自由度排行榜上,香港近年一直居冠,其中最主要因素是香港實行單一稅率,而且只有14%(全球稅率第三低)。7月1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了「為香港叫好」(Cheers, Hong Kong)的社論,因香港取消對酒的40%關稅後,全球三個最大的酒公司馬上在香港設立辦事處。僅4月份舉行的酒類展銷會,香港就獲1,150萬美元收入。這篇社論說,這個減稅的決定,一下子使香港成了亞洲的酒中心。這不是香港向中國內地全面開放的結果,而是通過減稅、實行充分市場經濟政策的結果。

●資本流向回報率更高之地

退稅和減稅能夠促進經濟發展,已是全球性的現象。例如美國在2004年通過法案,給在海外投資的美國公司一年的減稅優惠,原來35%的稅,降至5.25%。7月1日《華爾街日報》社論說,結果愈800家在海外投資的美國公司上繳的稅款「像潮水般」匯回來,高達3,600億美元。而同年美國公司的投資額也上昇了9.6%,是過去10年最高的。

新加坡最近也準備把稅率減至16%,以增加和香港競爭的能力。俄國結束共產制度後,實行稅務改革,不僅採單一稅率,而且只有13%(全球第二低,最低的是愛爾蘭,只有12.5%),結果俄國不僅經濟持續發展,且稅收比上年度增加50%。

減稅促進經濟發展的道理很簡單,一是刺激大眾消費,消費高,自然經濟發展,像美國大眾消費佔國民產值的66%;二是企業有更多資金再投資、擴大生產,提供更多就業機會;三是企業規模擴大,繳稅基數增大,同時失業率降低,繳稅的人多了,國家稅收自然增多;四是稅低,外商自然來投資,全世界的資本,都是流向稅低、回報率高的地方。

開放中國觀光客即使能帶來一定的經濟收益,但台灣畢竟不是一個靠旅遊生存的國家。而且中國又是用飛彈瞄準台灣的敵對國家,把台灣的經濟前途押寶到對岸敵對的國家身上,等於幫助中共通過經濟統合台灣,走向政治統合,其前景無法不令人擔憂。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8年7月6日「星期專論」

2008-07-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