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地震掀起民族主義狂暴

曹長青

中國四川地震,死亡人數已愈五萬,世人悲痛、哀悼。但北京當局卻一如既往,利用其全面控制的媒體,借大災難宣揚黨和政府的救災成績,煽動民族主義狂熱,以此強化其統治。遺憾的是,台灣的某些媒體和政黨,也以什麼「中華民族」的民族主義口號,情不自禁地迎合北京的宣傳。

自地震以來,中國媒體每天都有密集的救災報導,但其主旋律和毛時代的驚人相似,足令人嘆為觀止。觀眾在電視螢幕反復看到的是﹕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關注和及時救援,什麼溫總理到災區講話,胡主席奔赴四川,胡溫災區匯合,儼然一副當年「朱毛」井岡山會師般「偉大」。

在電視直播的大型救災晚會上,那些所謂的文人藝術家們,用拍賣場的方式,現場唱名捐款,當眾表白他們「熱愛中國」「振興中華」的滿腔熱血。晚會以全體高唱幾十年來被灌到每個中國人血液裡的「五星紅旗、迎風飄揚」這支革命歌曲結束。最後把觀眾的情緒調動到近乎文革時代的亢奮。全部的不同是把當年對「黨和毛主席」的熱血,變成了今天的對「中國和中華民族」的沸騰。一場帶來巨大生命損失的災難,就如此自然而然地再一次變成了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的契機。

強迫捐款,「愛國」恐怖

步奧運火炬傳遞後塵,這次煽動更是功效卓著。例如,對事先已有地震徵兆,但為何沒有預警一事,不僅在中國媒體不能被質疑,更不能公開批評,即使在自由的美國,有人對四川地震沒預報提出質問,竟遭到親共華人毆打(打人者已遭拘捕)。而對捐款更是不容分說成為「必須」之舉,少捐就是不愛國,遭到譴責、辱罵。中國有些單位還「定額、定指標」,要求人們必須捐多少。有企業家憤怒這種「強迫」方式,只捐一元錢,近乎被網上暴民強暴。中國的「憤青」們甚至去圍攻他們認為捐的不夠多的「麥當勞」等外國連鎖店。一股巨大、狂暴的民族主義、群體主義之風,借災難再次席捲中國。

在群體主義、國家至上,甚至多數暴政的氣氛中,個人權利(捐和不捐的權利)、個體價值,自由主義精神等等,完全沒有立足之地。在把「捐」變成「強迫」的同時,沒有任何人提出,在中國那個層層官僚貪污的腐敗制度中,怎樣監督捐款真正送到災民手中。

在這樣一種全民瘋狂的精神狀態(mentality)下,即使沒有政府的嚴密控制,對這場地震沒有預警的質疑和討論恐怕都沒法進行。1976年唐山大地震導致24萬人喪生,現已證實,其中具有巨大的人為責任。因震前22天內,地震專家提出過九次預警報告,但由於怕影響正在進行的政治運動,這些警報均被壓住,官方沒有向社會「預報」。現任中國地震局長陳建民曾對媒體公開承認﹕「唐山地震漏報是事實」。但這個造成二十多萬人死亡的「漏報」責任,至今都沒被追究,更沒有一個官員遭處分。

對地震事先並非不知情

今天的四川地震,已有很多跡象證實,很可能像唐山地震一樣,也是因政治原因而「漏報」。據報導,至少有兩名中國地震專家發出過預警報告,但也是被壓住不報或無視。但四川當地的軍工部門和煤礦等,事前都接到地震警報;煤礦以「地質不穩定」為由,震前已停工,說明相關政府部門並非完全不知情。連中共甘肅省委書記陸浩也在震後講話透露,省地震局「在震前就對這次地震的趨勢做過預測,並向省委、省政府做過報告」。但該講話報導在中共新華社網站刊登不久,就被刪除,沒有做出任何解釋。中國地震局官員強調,「為了不影響奧運火炬的正常傳遞和不引起社會的恐慌」。

在震後的中國地震局新聞發佈會上,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提問,他們曾接到四川地震局七名職工投訴,說在震前幾天就察覺到地震跡象,但局婸′鬥O證奧運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這個消息。

「人命關天」在中國早已被意識形態和「民族大業」而取代。在民主國家,無論政府怎麼做,媒體和民眾都首先要檢查和譴責政府失職的錯誤。但在專制國家,正好相反;連災難都成為抬高獨裁者、膨脹民族主義的發酵劑。在這種狀態下,中國民眾就要沿著當年軍國統治下的日本、納粹統治下的德國民眾的路子往前走。這並不是危言聳聽。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8年5月25日「星期專論」

2008-05-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