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腐敗政府是「震中」——比較唐山和四川地震和救援

曹長青

四川汶川5. 12大地震,幾萬人死亡,震動中外。中國在七十年代曾發生唐山大地震,24萬人喪生。32年間這兩場大地震,有很多相同性,通過比較,人們可以看出中國的進步和落後。

首先,兩次地震都是7.8級,當於400個投到廣島的原子彈破壞力,屬於強級地震。但對這兩次地震,中國地震局都沒有事先做出警報,完全在狀況外。雖說地震是天災,準確預報很不易,但在發生過邢台、唐山等大地震,中國又處於地震帶的情況下,有關部門更應致力地震研究和預測。但對這兩次大地震,「吃地震飯」的中國專家和官員顯然全都「失職」。

第二,震前都發生自然界反常現象,但都沒被重視。在第一時間到唐山地震現場採訪的《解放軍報》記者錢鋼在其所著《唐山大地震》一書中描述,在地震前夕,自然界出現許多「異常現象」﹕唐山附近的沿海漁場,魚兒像是瘋了,紛紛上浮、翻白,極易捕捉;大白天,蝙蝠滿院子飛;蜻蜓像蝗蟲般以百米的寬度飛行;棉花地老鼠成片倉皇奔竄;黃鼠狼結隊向村內大轉移……

在這次四川大地震前夕,也有類似現象﹕震前兩天,綿竹市出現數十萬蟾蜍爬上馬路大遷徙(綿竹離震中汶川只有幾十公里)。不僅四川,江蘇的江都、泰州、常熟等地,都出現過數萬蟾蜍群移的反常現象。中國地震局長陳建民後來也說,唐山「地震前已出現異常現象也是事實」。但既然已有「前唐之鑒」,中國地震局的官僚們卻對四川的「異常」習以為常,根本沒予重視。

第三,震前都有報警,但都被忽視。唐山人張慶洲經過長期調查,於2000年寫出20萬字《唐山大地震漏報真相》專著(後改名《唐山警世錄》,目前仍被中宣部列為禁書,因擔心民衆知道內情)。該書引用中國地震局資料證實,在唐山地震前22天之內,地震專家汪成民等做出過多達9次(!)的預警報告,但由於中國當時正處於批鄧反孔運動(當年初周恩來去世,鄧小平被打倒),「國家地震局沒人敢向中央彙報震情預報」;所有預警報告都被壓住沒上報(唐山地震六週後毛去世)。甚至在震前14天,唐山當地的地震科研小組成員田金武還當著來自全國參加地震考察會議的百名官員和專家「鄭重發出地震警報:1976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區將發生7級以上地震,有可能達到8級。」但這一切都是「說了白說」,那是一個政治壓倒一切的時代。

而距唐山一百多公里的青龍縣,當年雖震倒18萬間房屋,但全縣47萬人無一死亡,就因當地縣領導得到汪成民等地震專家的警示,做出了防震準備。

2005年底,在距唐山大地震近30週年之際,中國國家地震局局長陳建民在回答媒體提問時公開承認﹕唐山地震漏報是事實。但這輕描淡寫的九個字背後,是24萬人死亡,70萬人受傷,7千個家庭因全家震亡而絕戶,7千多個丈夫失去妻子、8千多個妻子失去了丈夫!

這次四川大地震,之前也有警訊。在震前9天,四川民間就有將發生地震的傳言,民眾打電話給當地防震局要求採取措施,可能是由於很多自然界的異常現象令人想起唐山大地震。但四川的地震部門不去深入研究和採證,卻馬上指這是「謠言」,並要追查謠源,還在四川省政府網上發佈「避謠」公告。但在地震真的發生之後,省政府的網上「避謠」公告卻馬上被刪除了。

另一個反常現象是,汶川大地震發生12分鐘之後,英國路透社就引用美國地震報告說,四川發生了7.9級地震。而中國新華社在地震發生28分鐘、即近半小時後才公佈說,四川發生了7.6級地震(後來修訂為7.8級)。如果說對地震不能事先預報,但地震發生之後,中國政府為什麼在第一時間隱而不報?而且連地震級別都「弄不清楚」、還再改動?這裡面到底是什麼原因,是不是也像唐山大地震一樣有政治因素?這無法不令人質疑。唐山地震的漏報,是在事件發生十年後、錢鋼的採訪錄《唐山大地震》問世(1986年)才有所披露;直到事件發生29年後、張慶洲的調查性專著《唐山警示錄》問世(2005年)才揭出真相。而今天的四川大地震,不知還要等多少年,世人才能知道真正的內幕。

第四,兩次大地震後的政府救援都是低效、無能。錢鋼在《唐山大地震》一書中感嘆說,早在公元132年,中國東漢時期的張衡就研製出人類第一台地震儀,能測出地震方向。可是在1976年唐山地震時,中國的地震官員們卻無法知道「震中」在哪裡,只得用最原始方式,派人出去尋找。最後在半路上遇到唐山地震幾個倖存者正開車向北京報警,再加上北京電信局說,往唐山的電話全都打不通,才確定「震中」是唐山。這時距唐山地震已有二個半小時之久。也就是說,至少在唐山地震後的150分鐘之內,這個災難城市,沒有得到任何外部援助和信息。

確定唐山是震中後,北京高層馬上派軍隊去唐山救援。可是趕去的部隊完全沒有地震救災經驗,沒有帶起重機、電焊、切割機等必要的大型救援設備。直到地震發生十天(!)之後,才調進去吊車等。在地震後長達200多個小時之內,無數被夾在石板或重物之下的倖存者,都眼睜睜地死了。錢鋼在採訪時發現,一個營有三分之二的戰士指甲全部剝落,雙手血肉模糊。因很多時候都是用手扒廢墟救人。當時的悲哀、緊急氣氛可想而知,但當官的沒有專業知識導致的決策錯誤,多少雙手致殘,也扒不回來那些生命了!

而這次四川地震,中國政府派去的救援軍隊,從媒體畫面可以看到,仍是缺乏大型機器,大部份救災人員仍是徒手救人,和當年一樣完全沒有地震救災經驗。中國有過邢台、唐山等多次大地震,救災部隊需要帶吊車、電鋸、電焊切割機等大型機械,這些都是地震救援常識,但北京當局顯然沒有認真做救援操練和準備。溫家寶指揮的「救災」,仍和當年四人幫一個水平!

但和當年不同的是,據錢鋼書中的描述,在唐山地震的第一時間,北京高層就要求負責國防的副總理陳錫聯報出「一連串野戰軍的番號和駐地」,調動了十萬軍隊去救災。什麼「摩托化軍」、裝甲師、尖刀連等都用上了,十萬野戰軍從四面八方「火速」向唐山進軍,儼然像打一場大戰。

而這次四川大地震,最初只派出五千軍隊。而當時已經清楚地知道是7.8級的強震、死亡人數上萬,還有幾萬人下落不明,才派五千人去救援!中共中央難道是豬腦袋在指揮?!後來當局雖然說救災人員已達11萬,但唐山是一個城市,而這次四川地震則波及很多分散的山區鄉鎮,還是顯得救援人數不足。

當年雖是四人幫時代,但在主持地震救災的中共高層中,有曾在唐山做過市委書記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吳德。當他得知當年英國人盖的牆有一米厚、最堅固的大樓也塌了,就知道「唐山不存在了」,更刺激了救援決心和急迫感。當時設在北京的救災總部,據錢鋼的書,有總參、空軍、鐵道部、衛生部、商業部、煤炭部、國家物資總局等負責人參加,幾乎是全國動員。

而這次中國總理溫家寶不在北京這個電訊中心進行統籌指揮,卻帶著媒體的記者們,乘好幾個小時的飛機跑到四川,拿著麥克風講話「做秀」,然後通過政府控制的媒體,製造「國家領導人」關心災民的神話。簡直比四人幫時的吳德要「無德」多了。每當中國遇到災難,借機張揚政府和領導人永遠比救命救人更重要;這是中共歷來的傳統。

唐山地震時,中國的空軍全部動員。錢鋼的書說,在知道地震的第一時間,空軍司令攤開地圖,標出全國各個機場的位置,擬訂救護登機方案。當天下午就有五架飛機分載大同、陽泉、峰峰、撫順、淄博、淮南礦山救護隊趕到唐山。

可是在唐山地震發生30年之後,中國在經濟能力、科技水平都遠非當年可比的情況下,四川大地震發生幾個小時之後,有報導說,成都軍區派兩架直升機飛往「震中」的汶川。飛行員哭著報告:慘不忍睹,95%的建築倒塌,看到躺著的人多,會動的人很少。既然直升飛機可以開進去,為什麼只是2架,而不是20架、200架,馬上空降部隊、空投急需物質?

錢鋼的書說,唐山地震後,全國有二百個醫療隊、一萬多醫護人員,在唐山廢墟上設立救護點,瓦礫上插著一塊塊木牌和旗幟﹕空軍總院、海軍總院、上海六院等等,進行緊急救援;並調動大批飛機和列車,開始了歷史上罕見的全國範圍內的傷患大轉移;僅用飛機運到遼寧的傷患就有18591名(骨折傷占58%)。

可在今天的四川救災活動中,至今還看不到這樣的畫面,只是看到溫家寶在攝像機前,以他那「賬房先生」的模樣,大講什麼「同胞們,同志們,在災害面前,最重要的是鎮定、信心、勇氣和強有力的指揮。」不要說這全是官話、套話、廢話,就等溫家寶拖著長腔講完這一句話,好幾條人命就沒了。難怪中國網民憤怒地說,官方千篇一律地重複什麼「黨和國家領導人高度重視」,可地震都幾個小時了,人都死得差不多了,還要你們來裝腔作勢幹什麼?

第五,地震後都是控制媒體,不讓人民知道真相。根據錢鋼的調查,唐山地震時,「如果有人帶一部照相機,立刻會被警察抓起來,相機會被沒收。」地震消息和死亡人數等都是「秘密」(唐山死亡人數是地震三年後才公開的)。很多唐山地震照片,「不是由當時的記者拍的,是科學工作者在日後去考察拍的。所以,大量的是同一類照片,叫做『地震造成的建築物破壞』。人呢?那些死去的人、受傷的人的照片呢?幾乎是找不到。」在唐山後來建的「抗震紀念館」中,九個展廳竟有八個展示「新唐山建設成就」。只有一個展廳和地震有關。而關於地震預報情況,只有角落裡的四幅小圖畫,畫的是雞不上窩、黃鼠狼搬家等圖案。共產黨的草菅人命、視政治宣傳如命,在這個展覽中可謂一覽無余。

這次四川大地震,雖然可以拍照、也有記者進去採訪,但共產黨仍是通過控制的媒體來左右輿論。有報社編輯透露說,總編室傳達中央領導指示:關於四川等省區5.12地震傷亡情況,任何媒體不得擅自發佈,待國務院授權後才能發佈,各媒體一律不得到地震災區採訪。中國民眾從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新華社看到的救災消息和畫面,都是經當局審查過的有利於政府的宣傳。

正由於政府控制新聞,所以,在地震中倒塌了很多學校教學樓,近二千學生遇難,而政府大樓卻安然無恙這種消息卻不被重點報導。美國《華爾街日報》近日發表題為「中國地震更暴露出正擴大的貧富差距」(China Earthquake Exposes A Widening Wealth Gap)的報導指出﹕相當於德國、有8200萬人口的四川,鄉村地區的人均收入去年才590美元;這場地震對窮人來說是雪上加霜,今後生活更艱難。這些真情也很難上到官方報紙版面。

據台灣《自由時報》報導,正在成都機場進關、辦理返台手續的台灣紅葉旅行團的成員表示,地震時,「正在機場查驗護照的官員拔腿就跑,接著一片混亂,機場官員各跑各的。」這些「拔腿就跑」、放棄職守的行為,中國官方媒體則不予報導。中國開放了三十年,但控制新聞,尤其遇到大災難時操縱媒體,則沒有任何本質變化。

第六,都是事後拒絕國際援助。唐山地震時,美國,英國,日本,以及聯合國等,都明確表示要向中國提供緊急援助。尤其是最有抗震和救援經驗的日本,當時的外相宮澤喜一在內閣會議提出緊急援助中國方案獲通過後,立即準備了藥物,衣物,帳篷等。但所有這些外國援助,一律遭到中國政府的拒絕。中共中央慰問災區團到唐山,中共領導人說,「我們堂堂中華人民共和國,用不著別人插手,用不著別人支援我們!」那些聽眾們熱烈鼓掌,歡呼,流泪……今天,連當年的官員也承認這是做了一件蠢事。

但不可原諒的是,今天的中國政府居然一如既「蠢」。在四川地震發生後,國際社會,尤其是對地震救災很有經驗的日本、台灣,還有澳大利亞等,都提出派搜索隊參加營救,但在對保住人命最關鍵的震後72小時之內,這些要求均遭中國政府拒絕。日本救難協會理事長伊藤裕成很感嘆地說,「受災情況已擴大成這個樣子,還不接受外界的支援,實在令人感到很遺憾。」他們的救難人員將攜帶碎石機、起重器等工具,可協助搜救被壓在倒塌建築物底下的人。中共政府這種可惡的拒絕外援的舉動,和目前遭到強烈風災、幾十萬人死亡卻長時間拒絕外援的緬甸軍人政府完全一樣,那就是意識形態遠比生命重要!每到關鍵時刻,獨裁政府的本色一定要顯露一下。

第七,政府都是利用地震進行「愛民」宣傳,將錯誤變成政績。錢鋼說,唐山地震後,我們都佩帶一個徽章,上有四個字:人定勝天。當時中國報紙上,幾乎都是這種報導﹕「一位倖存者從廢墟中鑽出來,首先搶救生產隊的牲口。」「一位老大娘被救出時,捧出了她保護的毛主席的石膏像,她問旁人,毛主席在北京被砸著沒有?聽說沒有,激動得欲跪下磕頭。」發生了那麼大的災難,政府既無事先預警,事後也因政策失誤(救援部隊不帶大型機械等搶救設備等),導致很多人等死,但由於政府控制媒體和輿論,結果中國老百姓,包括唐山民眾還要對共產黨「感激涕零」。

今天,雖然上述唐山地震時人們那種政治瘋勁不見了,也不再先搶救牲口、跪拜胡錦濤了,但是,在政府操縱媒體的新聞制度下,官方電視畫面,仍幾乎全是政府如何調動各方力量,怎麼努力救援。一場中共政府領導下的國家地震局沒有預警的大災難,反倒通過宣傳變成了黨和政府的「成績」。這和唐山地震時的情況本質是一樣的,雖然前後相差了32年,整整一代人!

但畢竟今天的中國已非四人幫時代,人民也不再那麼愚昧。雖然官方控制媒體,但民眾自發用手機等拍了很多現場照片。更有人敢在網絡上痛斥國家地震局無能、溫家寶「做秀」、共產黨政府腐敗。

這場大地震,像當年唐山地震一樣,暴露出中國的制度問題。在發生多次強震的中國,政府卻沒有給予更多的地震研究資金,以達事先預報,挽救更多生命。1976年時的中國,處於政治運動狂熱之中。今天的中國,則處於民族主義瘋癲。中國雖有全球最多的外匯存底,卻用來辦好大喜功、炫耀國家強大的奧運會(實則通過煽動民族主義,鞏固共產黨的統治)。北京奧運最初預算三百億人民幣,現已增至四千億,相當650億美元,不僅是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五倍,而且超過人類以前歷屆全部奧運會開支的總和!這個人均收入才一千多美元、仍很貧窮落後的國家,真是瘋了!

即使中共拿出奧運投資的百分之一,今天四川的救災也不會是這樣的局面。共產黨政府的腐敗、無能,不僅是天災時無法有效救援,更是所有政治「人禍」的源頭。因為本質上,共產黨才是導致所有災難的「震中」!

——寫於2008年5月15日(原載「大紀元」)

2008-05-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