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東吳大學」的恥辱

曹長青

雖然東吳大學在台灣是知名學府,但在國際上,即使海外華人中,都可能沒多少人知曉。我對東吳大學這個名字的熟悉,是通過台灣的電視政論節目,因為好幾位相當優秀的評論者都來自東吳大學,像徐永明、林建隆、羅致政、謝志偉等。

今天台灣的電視節目基本都走市場路線,這些教授所以常被邀請,主要因為他們口才好,有深入分析和臨場反應能力等,受到觀眾歡迎,給電視台帶來收視率。

一個大學有多位教授能經常上全國性電視政論節目,等於給東吳大學打免費廣告,不僅增加其全國知名度,還能幫助名揚海外(很多節目被海外網絡轉載,甚至上了YouTube)。

這樣的事如發生在美國,校長會表揚這些教授「為校爭光」,甚至提高薪水以示鼓勵。例如,我曾在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所和夏威夷「東西方中心」作過訪問學者,東亞所所長黎安友教授是知名的台海問題專家,他一年能上一、兩次全國電視,都屬罕見了,校方和師生都引以為榮。東西方中心當時的主任奧森伯格也是知名的中國通,他不僅鼓勵大家上電視節目,並作為考核成績之一,因這可使「東西方中心」揚名。在市場經濟的今天,大學也是一種文化產品,也有品牌競爭;哪所大學有「名」,才能獲得更好的學生、更多的捐款、更高的地位。這在美國等西方國家,都是常識。

但在台灣,東吳校長劉兆玄卻反其道而行之,要限制教授上節目,簡直愚蠻至極。這四位教授明顯立場親綠,而這位校長已被藍營內定行政院長。在這樣的敏感時刻,劉兆玄連「嫌」都不「避」,似乎就是要通過這種公開壓制親綠教授上電視的機會,給「批馬者」一個下馬威,給馬英九一個「見馬禮」。真如網民所說「馬上,就封嘴」。

東吳大學所謂只是限制上電視次數,而非內容,完全說不通。因為沒有上電視這種形式,哪還有了內容可言?在民主國家,任何崇尚言論自由的大學,都不會限制教授課余的活動。東吳校方強調說,有教授一百四十多天有超過百天上了晚間電視節目。如果這就成為限制次數的理由,那麼如果有教授一百個晚上都是寫政論文章、寫小說,甚至都是看王建民打球,是不是東吳大學也要求事先「呈報」?如果教授們全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晚上都去釣魚、都在看電視(不是上電視),大學是不是也要管?大學要管教授校外時間怎麼使用和活動方式,就等於是要實行奧威爾《一九八四》中「老大哥」式的監控,這是對自由價值的挑戰!台灣所有教授都應該譴責東吳校方的企圖,因為劉兆玄們做法,是損害所有大學教師的獨立地位和人格尊嚴,也損害台灣學界在國際上的自由形象!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8年5月5日「曹長青專欄」

2008-05-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