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大選和中國專制

曹長青

在中國召開人大和政協“兩會”,要假模假樣地選舉國家主席之際,中國的最大鄰國俄羅斯,進行了真正的選舉,產生了新一屆國家總統。

俄國的選舉所以被說成是真正的選舉,主要因為俄國實行了真正的多黨制,有很多獨立的政黨推出總統候選人參選,同時選民有選擇權利和機會,可以自由投票,再加上有新聞和言論自由,因此使俄國的這場選舉,成為實現人民選擇權的一次民主選舉。

這是俄國自結束共產專制、1991年開始民選總統之後,過去17年來產生的第三個總統。第一個是葉利欽,第二是普京,這次則是前第一副總理梅德韋傑夫高票當選。

在俄國已經第三次一人一票選出新總統之際,中國還在實行完全由共產黨的代表大會決定一切的獨裁統治,無法不令人為中國感到深深地悲哀。誰都知道,現在進行的所謂“人民代表大會”根本沒有實質意義,國家的一切人事、政策早都已經由黨代會決定了。

在中國官方媒體上,總是宣揚沒有共產黨的領導,中國政局就不會穩定,經濟就不會持續發展。但近在眼前的俄國例子就證明,這完全不能自圓其說,因為俄國曾和中國一樣,也是共產國家,但人家結束了專制統治之後,不僅政局穩定,沒有天下大亂,而且經濟照樣持續發展,在過去十年來,俄國經濟平均每年增長7%,而人家的經濟數字是真實的,有新聞和言論自由的輿論環境檢驗,而中國的發展數字,有多大的水分,連胡錦濤都說不清楚。

俄國所以在結束了共產黨統治之後,沒有天下大亂,首先是人民不希望亂,人民渴望民主和穩定;二是從技術層面來說,俄國突然沒有了黨的各級組織,但有行政機構,例如省長,市長,縣長,鎮長等等,這些行政機構作為管理者,維持了選舉之前過渡期間的政局穩定,直到有了選舉,產生真正的民選官員。

中國現在也已經有了相當完善的省長、市長,縣長和鎮長甚至鄉長等一整套的行政管理機構和層次,如果共產黨被結束權力,這些行政機構同樣會像俄國的行政機構一樣,發揮過渡期間的管理功能直到有民選官員產生。

從過去17年來俄國的短暫民選歷史來看,俄國的民主在走向成熟。俄國的第一個總統葉利欽,首次當選時,拿到57%的選票,連任時獲得54%。第二個總統普京二千年競選總統,拿到53%的選票,但連任時獲得71%的高票,可見選民對他政績的肯定,對他個人的支持。因此很多俄國人期待甚至要求普京連任第三屆總統,但根據俄國憲法,總統只能當兩屆,而普京不願違反憲法,也不想為此修改憲法,因此推薦了他的下屬、曾給他當過十多年幕僚長的第一副總理梅德韋傑夫競選總統。可能是俄國選民太喜歡普京,或者說太認同他的政策了,結果他推薦的梅德韋傑夫高票當選,得票率超過70%;而且選民投票率也高達69.65%。

梅德韋傑夫是自1917年俄國革命以來,九十年間,俄國產生的第十位最高領袖。但在他之前的九位領導人的權力獲得,都和特殊的政治環境有關,不是前位領袖逝世,就是當時政局有獨特狀況,例如葉利欽也是因健康等原因提前把權力交給了普京。只有梅德韋傑夫,是首次在正常的情況下,高票當選,進入克里姆林宮。這也標志著俄國的民主走向成熟。而且梅德韋傑夫今年才43歲,是中國文化大革命爆發前一年出生的人,現已成為大國的民選總統,這也說明只有民主制度,才能給人以機會。

俄國共產黨這次推出的總統候選人,得票率才是梅德韋傑夫的四分之一強;由此更可看出,共產黨的勢力繼續在下降。在結束共產統治後,俄國也允許新的共產黨存在,開始的時候,俄共在國會拿到40%的席位;到第二次選舉時,其支持率降到了25%;這次總統大選,共產黨主席久加諾夫的得票率只有17.76%。它至少說明,不是沒有共產黨就天下大亂、一切都不行,而恰恰是給了人民自由選擇機會,共產黨就會被淘汰。中國同樣,沒有了共產黨,天下不僅絕不會大亂,而是會走向更穩定的繁榮,更健康的發展。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2008.3.7.)

2008-03-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