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機要費案」應撤銷

曹長青

台灣最高法院大法官會議就國務機要費一案做出釋憲裁決﹕陳總統享有刑事豁免權和國家機密特權﹕涉及「刑事」案件時,不可偵查、起訴、審判總統;涉及國防、外交等機密時,總統可拒絕做證,有決定不予公開的權力。

根據這項裁決的精神,目前正進行的涉及總統的「國務機要費案」就應停止。泛藍陣營強辯說,這個案件不是起訴陳總統,而是起訴他的夫人等。但事實是,把吳淑珍卷入的這個案件,是由總統才有權動用的「國務機要費」所致。因此,繼續審理這個案件,其實質還是在審理總統,等於抵觸或違背最高法院的這項最終裁決。

在西方民主國家,一般都有法律規定,總統有「刑事」豁免權。制定這樣的法律,主要是為了保護總統不受刑事案件的煩擾,集中精力治理國家。除此之外,這個刑事豁免權,還可以避免在野黨為打擊執政黨,找各種理由起訴總統;那就不僅影響執政黨順利執政,更影響整個國家的政局穩定。如果總統真涉嫌重大違法,則由國會表決是否罷免。

或許有人提出,美國總統柯林頓不是在任時被起訴了嗎?但柯林頓被起訴的不是刑事案,而是民事訴訟﹕被一個女性告性騷擾,要求金錢賠償。後來柯林頓遭國會討論彈劾則是因為在這個性騷擾案調查過程中涉嫌偽證罪,而偽證罪在美國是重罪。

美國的法律的確十分完備,對現任總統的民事起訴,只限於總統任職之前的、和目前總統的公務無關的事情。例如,甘迺迪肯尼迪曾因競選時發生車禍被告,柯林頓是當州長時的性騷擾。而和總統公務有關的民事訴訟,法院則不接受。比方說,如果伊戰陣亡的美軍家屬在民事法庭控告布希總統,說伊戰政策不當導致他們孩子死亡,要求巨額賠款,法庭就不會受理。

美國法律更高明的一點是,總統卸任之後,對他任職期間所行的公務,也受憲法保護享有完全的豁免權(absolute immunity),即為了保證總統任職內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實施他的政策。否則任何反對黨上台,都可以追究前總統某項政策的刑事責任;而且民眾也可以因總統的某項政策而導致的個人損失來起訴前總統,要求賠款,那就勢必導致總統在實行每一項政策時都心有餘悸而無法執政。

台灣的這個「國務機要費案」,典型地反映了國民黨體制下的嚴重制度缺陷,而國民黨則清清楚楚地利用這個弊端來打政治仗。今天綠營要努力去做的,不是故作「政治正確」姿態地隨藍營起舞,讓國民黨舊體制的弊端,毀掉第一個本土政黨出任的總統,而是竭盡全力徹底改掉帶有專制色彩的舊體制,最終埋葬那個不得不密室操作的「國務機要費」。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7年6月18日「曹長青專欄」

2007-06-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