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黨的野蠻和理性

曹長青

美國國會上周五通過伊拉克戰爭軍費案,撥款一千二百億美元,並不附帶撤軍時間表。對於台灣的泛藍來說,他們一定會感到不解,美國民主黨不是反對伊拉克戰爭、而且又在國會佔多數嗎(民調也說多數美國人不支持伊戰),怎麼能讓巨額軍費撥款的議案通過呢?

這就是美國的在野黨和台灣不一樣的地方,這個議案的通過起碼表現了三個特點﹕

第一,總統制的優越性。美國總統對國會議案有否決權,這樣可避免像台灣國親兩黨那樣,利用國會多數而欲強行通過利己的「中選會法案」,因為總統可以否決。比如這個增加軍費案第一次通過時,附加了美軍從伊拉克撤軍的時間表,結果在五月一號被布希總統動用否決權給否決。

但美國國會同時又有三分之二多數的反否決權,這樣可以保持權力平衡。美國民主黨這次之所以同意這個軍費案,是因為第一他們拿不到三分之二的反否決票,第二他們在軍費案中夾帶了「提高最低工資案」(由目前每小時五.一五美元升至七.二五美元)。否則如果把最低工資案作為單獨議案,布希總統會否決。兩案合一,雖是雙方都妥協,但共和黨政府贏了大頭。

第二,選民和民意代表都有「是非觀」。如果美國民主黨像台灣的國親杯葛「軍購案」那樣一直不讓「伊戰撥款案」通過,那麼他們遲早會遭到選民懲罰,因為軍費不足,不僅損害美國國家利益,而且將直接影響前線美軍官兵的安危。所以即使是民主黨的支持者,很多也不會同意。美國兩黨選民和國會議員雖然理念相當不同,但不會像台灣的一些選民那樣,只問黨派,不管是非。

第三,執政在野都看重國家利益。比前兩項都重要的是,美國在野黨不像台灣的國親那樣,逢綠必反,而是國家利益超越黨派之爭。雖然他們不贊成伊拉克戰爭,但是否撥款,直接關係到國家利益,所以在眾議院,八十六名民主黨議員和一百九十四個共和黨議員一起,投了贊成票。而在參議院,三十七名民主黨參議員投了贊成票,只有十人投了反對票。

而台灣的國親兩黨利用立法院暫時多數的地位,七十多次封殺了事關台灣安危的軍購案,而且至今杯葛關係到全體台灣國民利益的「總預算案」。這不僅是政黨惡鬥,歸根到底是因為國親兩黨不把「台灣」當作自己的國家,當然就不會像美國在野黨那樣,政黨競爭必須讓位給國家利益。

而不以國家利益為重、甚至連這個國家都不認的政黨,居然能一再成為國會多數黨, 這實在是台灣的悲哀。而這種悲哀無法不讓人想到,台灣的寧靜革命,和東歐國家的轉型相比,不是代價很小,恐怕是代價太高了吧。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7年5月28日「曹長青專欄」

2007-05-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