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缺乏西方個體主義

曹長青

在國民黨和民進黨為推出○八年總統候選人而緊鑼密鼓之際,我再次來到台灣,目睹並親身體驗了這個中華文化下的社會實踐民主的過程。應該說,這仍然是一個困難重重、障礙重重的過程,但毫無疑問更是一個令人充滿希望的過程。

●國民黨陣營的困境

對國民黨陣營來說,人所共知,馬英九是眾星捧月的唯一候選人,盡管他已經因涉嫌貪污特別費問題被起訴,而且被定罪的可能性很大(因為他的問題一目了然,法官即使想不定罪,找理由都很困難)。但國民黨已經鐵定心腸,候選人非馬英九莫屬,哪怕修黨章,改條文,為馬英九量身打造。而且藍營基本盤似乎也眾志成城,無論如何都要推出馬英九做總統候選人。一位綠營的年輕朋友跟我說,他的支持藍營的同事表示,即使馬英九死了,也要把票投給他。這到底是馬英九的驕傲呢?還是國民黨的悲哀?他們除了一個被起訴的人之外,再也拿不出第二個候選人。

除了只有一個被起訴的馬英九出來參選的尷尬之外,國民黨的第二個麻煩是能否協調馬英九和王金平合作的問題。作為國民黨本土政權的代表人物,王金平自然也有相當一部份支持者,他們目前明顯在期待,如果馬英九一審被定罪,那麼王金平就有出來競選總統的希望,而不是做馬英九的副手。所以對於○八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不僅要面臨馬英九個人問題所帶來的困境,還可能要面對馬王不和而帶來的分裂。因此,即使不談意識型態的理念層面,僅僅從政治操作的技術層面來看,國民黨要在 ○八年奪回政權的希望實在不大。

●民進黨類似美國總統候選人辯論

相比之下,民進黨推出候選人的進程則健康得多。首先,由既有地方執政經驗,又都擔任過行政院長的游錫堃、謝長廷和蘇貞昌,加上現任副總統呂秀蓮這四位被稱為民進黨「四大天王」的人報名參選。盡管我本人對「天王」之說十分反感,這種稱呼用在影藝界人士身上已經夠俗爛,用在政治人物身上則不僅媚俗、低俗,更可能因這種定位而潛在地設定了一個框架,使其他挑戰者望而生畏,但無論如何,這四位畢竟都是民進黨內公認的最有資格的參選人。

除了四人正式報名參選之外,民進黨也成功地舉行了全部三場的政見辯論會。我在台北和台南的電視機前觀看了前兩場辯論,在嘉義現場目睹了第三場政見發表。總的感覺是,民進黨的這幾次辯論會,從形式到內容,幾乎可以和世界一流民主國家媲美。當幾位候選人相互握手致意,站到各自辯論台的時候,似乎有在看美國總統候選人辯論的感覺。尤其值得特別推崇的是第一場政見辯論會的提問,幾乎所有問題都非常精彩,既尖銳,又到位,迫使參選人解釋自己的政見。而且四個提問者,有交叉和辯論,這比美國通常只有一個新聞界代表提問的方式更全面,更公平。

幾場辯論,候選人都完全是在君子之爭的範疇,整個一派紳士風度。而且三場辯論會陳水扁總統都全程在台下聆聽,展示他對黨內公平競爭的支持,和對透過民主機制而產生候選人的信心。對於第一次進行黨內初選的民進黨來說,能舉行這麼成功的辯論會,不僅是他們本黨的驕傲,也是台灣民主的驕傲。

明顯地,民進黨內的政見辯論和順利進行的初選,使國民黨相形見絀,所以泛藍媒體不斷熱嘲冷諷,什麼「四天王內訌」「惡語相向」「政治惡鬥」「人身攻擊」等等,把民進黨內正常的政治競爭誇張成「惡鬥」。當然,有一點是可以理解的,面對國民黨沒有民主初選,只是權謀政治的「喬」(台語:安排、協調)來「喬」去,喬不出個名堂的尷尬,藍營的支持者們難免酸溜溜的。

●四候選人國家認同基本一致

民進黨內的競爭在既君子、同時也各不相讓地激烈進行著。迄今為止幾位候選人之間沒有人身攻擊,他們相互批評的基本都是政策路線,或者行政操作。四位候選人在台灣的國家認同上基本一致,都明確表示要追求台灣成為法理獨立的國家,但對如何實現這個目標,則有路線政策的不同。

在對中國的經濟政策方面,蘇貞昌和謝長廷傾向繼續擴大開放,游錫堃則主張更謹慎,必須在國家安全的前提下,才能考慮進一步的發展。在國內經濟政策方面,四位民進黨候選人沒有多少差別,都是中間偏左,強調福利、環境、照顧弱勢團體等等。在目前的台灣,右翼想法似乎沒有立足之地,泛藍媒體的調子更左,不僅在所有社會議題上都呼應西方左派,在經濟政策上則呼籲增稅,跟西方左派鸚鵡學舌地喊「不能為富人降稅」之類。建立在西方個體主義基礎之上的右翼思潮幾乎完全沒有被引進台灣,這是今後台灣社會的一個潛在危機。

在如何處理國家定位這個台灣總統大選的最關鍵議題上,概括說來,仍是蘇貞昌和謝長廷的政策比較接近,傾向於通過向國民黨讓步和妥協,以期做到「和解共生」。他們認為,等到要求台灣獨立的主流民意達到百分之八十以上,那時正名、制憲、成為法理獨立的國家也就水到渠成了。這種做法基本上是陳水扁執政的延續,也就是說,保持目前「中華民國在台灣」或者「中華民國是台灣」這個事實獨立的現狀,看民意發展程度,繼續下一步「修憲」或「制憲」,走向法理台獨。

在這個問題上游錫堃和呂秀蓮的政策比較接近,認為既然主張台獨的主流民意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六十二,那麼下一步就應該自上而下,積極主動地推動台灣從「事實獨立」走向「法理獨立」。

●綠營精英和百姓階層的競爭

至於四位民進黨候選人最後誰能出線,目前還很難判斷。首先呂秀蓮基本上沒有希望,競爭是在游、蘇、謝之間。游錫堃在普通綠營民眾中的支持率很高,但蘇貞昌和謝長廷則在綠營精英中各搶了一片天地。普通百姓看的是理念和人品,他們認為游錫堃為人忠厚樸實,不會權謀計算,理念比較堅定。但精英階層則更看重政治操作,雖然他們對游錫堃的理念和人品也都一致持肯定態度,但認為他的口才、運作不如謝長廷和蘇貞昌,對他是否能打敗馬英九持懷疑態度,所以多數精英推蘇、謝。換句話說,精英們是在蘇、謝之間撕殺,老百姓則著急怎麼才能把游錫堃推出線。

在美國,左右派之間的爭鬥,基本上是左翼知識分子帶領最底層福利階級抗衡右翼中產階級大眾。在台灣沒有最底層福利階級,目前開始顯現的是精英階層和中產階級百姓之間的裂痕。所以說,這場民進黨內的競爭最後結果如何,從一個意義上來講,是綠營精英階層和百姓階層的競爭。但無論最後誰能贏,結果不重要,關鍵的是這個民主的形式,民主的操作過程。

據我個人的觀察和感覺,中華文化在台灣的選舉中沒有起到任何好的作用,它只增加了人們對人際關係和權謀的看重,對理念和原則的妥協。這一點無法不令人想到,無論是台灣,還是今後的民主中國,或者整個亞洲,要能使民主體制健康地發展,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能在多大程度上傳播西方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 )價值的觀念,而在東方這種建立在群體主義文化上的社會,只能在民主的道路上製造各種絆腳石。

2007年4月23日於台北(原載《開放》5月號)

2007-05-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