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格爾:你怎麼敢攻擊「我的總統」?

曹長青

台北街頭的倒扁紅海洋像一次火山噴發,高調、激烈、狂噴了一陣子,留下滿地灰燼、燒裂的礁石,什麼也沒創造,只是把不少人「燒」出滿腔仇恨,甚至精神分裂。

施明德們眼看大勢已去,只好走險,先說要「罷工」,結果遭各界反對,於是他們要選擇更地痞的行為,準備在雙十國慶時,聚眾「天下圍攻」,不讓陳總統進出會場。據說還訓練了幾千名像當年被稱為「街頭小霸王」林正杰那樣的悍將,以對付執法的警察。

在台灣的憲法和國號沒有改變之前,中華民國的國慶慶典,是代表台灣全體國人的尊嚴,一個國家的對外形象,以及凸顯國際地位的象徵。施明德們說要以此給陳總統壓力,迫他下台。且不說這種以少數人強行剝奪多數選民的政治選擇權是多麼不合法、不合理,單是阻撓國慶大典,在外賓面前羞辱民選總統(實際是羞辱自己的國家)的流氓、無賴舉動,就是向法律,尊嚴,榮譽等價值的挑戰。本質上和恐怖份子一樣——為了目的,不擇手段。

在美國看施明德們的政治肥皂劇,更令人感到台灣距離一個真正公民社會、健康的兩黨政治,仍有相當大的距離。我們看看美國的情形:最近,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這位反美的左派總統,無論在聯大發言,還是在黑人區演講,都攻擊布希總統是「魔鬼」。結果,他的言行遭到美國在野黨領袖裴洛西和紐約區聯邦黑人眾議員藍格爾的痛斥。裴洛西說,「查維斯每一天都是惡棍」。《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特別稱讚這些在野黨領袖,能夠超越黨派之爭,維護美國總統的尊嚴,捍衛國家的榮譽。

裴洛西作為在野黨眾議院領袖,對布希總統的批評一向毫不留情;而那位民主黨黑人議員,更是多次在福克斯電視上譴責布希總統的政策,言詞很兇。但這次,他們不約而同站出來,痛斥查維斯。藍格爾說,你怎麼敢在「我的議員選區」,攻擊「我的總統」?雖然藍格爾作為民主黨人,沒有把選票投給共和黨的布希,但他尊重多數選民的選擇,仍把布希稱為「我的總統」,並視查維斯攻擊布希,就是攻擊美國的國家尊嚴,蔑視多數美國人的政治選擇權。這是政治人物的基本常識。

而在台灣,民進黨出了施明德這樣的敗類,國民黨則走向做共產黨的傀儡之路。馬英九在《華爾街日報》嘲諷自己國家的總統;蘇起在丹佛講話攻擊陳總統和民進黨。而連戰、宋楚瑜,在胡錦濤面前詆毀台灣和陳總統,那種三孫子般的媚態,簡直下賤到李蓮英給慈禧按摩的地步。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他們不認同台灣,寧可讓台灣被和對岸遙相呼應的紅色怒火吞噬。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6年09月25日「曹長青專欄」

2006-09-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