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扁運動和中國文革的四大相似

曹長青

從紐約搬到台灣定居的評論家林保華先生說,不到台灣,不知道文革還在搞。的確,目睹那個群情激昂、充滿憤怒和仇恨的紅海洋,實在無法不令人想起那場被稱為浩劫的中國文革。倒扁和文革雖時空不同,性質也不完全一樣,但卻至少有四個相似之處﹕

第一,用道德取代司法。

施明德提出用最高道德標準要求陳水扁總統下台,而根本不顧法治。中國那場文革,之所以打倒、關押、摧殘了數不清的人,就是因為以毛澤東為首的共產黨人,可以用任何一個所謂道德標準來制裁任何一個人。任何一群人的起哄,隨便找一個理由,就可以打倒一個人。

毛用最高道德標準要求所有人,但他自己卻為所欲為,公德、私德蕩然無存。和毛澤東相比,施明德雖是小巫見大巫,但在本質上卻有相同之處。從公德來講,施明德不僅不在乎整體台灣大局,更不在乎台灣本土政權的利益,完全是在聯合泛藍,摧毀第一個台灣本土政權。而施明德的私德,就更不必說了,台灣人更清楚。今天,一個毫無權力的施明德就可以把台灣鬧到這樣,如果他有毛澤東那般權力,難道不會把半個台灣都葬進紅色海洋?

第二,用街頭運動取代體制。

中國文革之前,雖是專制制度,但畢竟還有體制,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出任和去留,都有一定程序。但毛發動街頭運動,打倒了國家主席和各個階層的領導人,完全不經司法程序。更嚴重的是,這種運動造就了一種可以不顧規矩、踐踏法律、為所欲為的暴民心態。今天人們所看到的中國那個到處造假,無假不有,坑懵拐騙的社會,就是當年文革蔑視一切規矩、踐踏一切法律的後果。今天,人們慶幸施明德沒有毛澤東那種權力,但是,他們這次紅衫軍的倒扁運動,鼓動民眾蔑視司法,在立法院耍小丑鬧劇,在國慶大典上耍流氓,絕不僅僅是短暫地破壞了台灣的安定和秩序,更嚴重的是,其所孕育的暴民心態、不同政見民眾之間的仇恨,將長久地在台灣留下嚴重的後遺癥。

第三,輿論定罪。

毛發動文革,靠大鳴大放大字報,誰都可以爆料,攻擊、誣陷、抹黑、詆毀他人,既不負政治和道德責任,甚至不負司法責任。隨便寫一篇大字報,就可把別人定罪「壞份子」「階級敵人」。今天台灣的爆料也有類似性質,也是不必負政治和道德責任。看看台灣藍色媒體上對陳水扁總統及他家人的抹黑和攻擊,簡直一點都不亞於中國文革的大字報。

例如「聯合中國報」上的這些詞句﹕「貪腐之徒陳水扁」、「陳水扁罪孽沉重」、陳水扁「在少數鷹犬暴力支持者的拳頭下,假裝自己是受擁戴的總統」,陳水扁政府「是百分之百的陳家政權」。「民進黨喪心病狂」、「執政党煽動支持者暴力恫嚇」、「民進黨長期以來即以族群鬥爭及仇恨意識來教育群眾」、「民進黨內悉數盡是吮癰舔痔之輩嗎?」這種文字,不是和中國文革中那種「打倒在地,再踏上億萬隻腳,叫他永世不得翻身」一樣嗎?而且泛藍媒體甚至把640多萬投票給陳總統的人罵為暴民,說「陳水扁是暴民支持的總統,民進黨是暴民支持的政黨」。如此這般地輿論定罪、語言暴力,簡直很難想像,這種輿論下製造出的民眾之間的仇恨,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化解。

第四,「偽造多數」。

中國文革的參加者、熱衷者,本來只是少數紅衛兵和造反派,多數普通民眾,並無多大興趣,甚至反感、恐懼這場運動。但由於毛澤東壟斷了媒體,通過所謂兩報一刊(《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和《紅旗》雜誌),不僅煽動仇恨,還偽造多數,把他們本來少數人的造反、革命,偽造成是多數人的意願。即使今天,在共產黨的報紙上,還總是把「黨和人民」聯到一起使用,因為「人民」代表的是多數,把黨和多數聯到一起,就形成暗示,黨和多數站在一起,而多數往往意味著正確。

今天,台灣的倒扁運動,也是通過佔主導地位的統派媒體,把少數偽造成多數。《中國時報》社論說,施明德們的倒扁運動,代表著六、七成的台灣主流民意。而這個六七成的數字是怎麼來的呢?據台灣英文報紙《台北時報》9月24日引述的民調,在台北,表示會去參加倒扁靜坐的,不到16%。這還是在最藍色的台北。但在統派報紙上,這個少數,卻被硬說成是多數。當年中國的文革是靠兩報一刊的煽動、洗腦。今天,台灣的倒扁小文革,也有媒體煽動,但不是兩報一刊,而是兩報兩台﹕聯合報,中國時報,TVBS和中天電視等。他們都竭盡全力,把施明德們的少數人行為,誇大、渲染成主流民意。對施明德們的倒扁游行,泛藍電視可以在七秒鐘之內,把進場人數增加了10萬,天下有哪個集會,可以在七秒之內激增10萬人?從常識來看,既不可能,也無法在幾秒鐘之內統計出來,這是台灣統派媒體像中國文革那樣偽造多數的典型之作。

偽造多數為什麼會成功?德國大衆傳播學者伊莉莎白.偌爾紐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早就提出「沉默螺旋」(The Spiral of Silence)的理論。她說,那些少數人的行為所以能冒充成是代表多數,主要原因是「沉默的大多數」不發出聲音。因為他們看到對方氣勢洶洶,在媒體上又被說成是多數,就感覺自己是少數,而不敢發出聲音,因為多數往往代表正確,少數就不敢冒犯多數。結果沉默的多數都這麼想,就導致了「沉默螺旋」;都不發出聲音的結果,就讓那些實際上處於少數的人,偽造成多數。

而打破這個偽造多數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沉默的大多數發出聲音;發出支持民主制度、支持總統按憲法完成任期的聲音。因為這種文革式的運動在台灣繼續下去的話,就會嚴重破壞台灣民主的素質,降低台灣的社會品質,使多年來一直嚴重侵害中國社會的那些毒素在台灣繁衍起來。那時候,在華語的世界,我們就找不到任何文明了。

(原載台灣《壹號人物》月刊2006年11月號)

2006-11-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