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倒扁」是「倒」多數人的政治選擇權

曹長青

台灣這場紅色倒扁風暴之所以能發起,並持續這麼長時間,除了國民黨泛藍勢力的鼎力支持之外,還在於施明德們高舉著「代表民意」的旗幟,一方面給了自己「理直氣壯」的理由,另一方面也蒙蔽了相當多的民眾。但他們真代表民意嗎?在一定程度上,是的。但這個民意只是一部份人的民意,既不是大多數人的民意,更不是全體人的民意;只有人民一票一票選舉產生的國會,才體現真正的民意。總統更是通過多數選票當選的,更是民意的直接體現。在獨裁的國家,要強調民主;但在民主的國家,必須強調共和。共和,就是強調法治,遵守政治遊戲規則,在現存法律程序內做社會改革。

●少數人可表達意見, 但不可剝奪多數人的選擇權

台灣的泛藍媒體不斷渲染強調說,在民主國家,人民有遊行示威要求總統下台的言論和集會自由。這種說法原則上沒有錯,但是當這種言論和集會自由發展到構成侵犯和剝奪其他多數人的政治選擇自由時,這就成了問題;這個自由不僅要檢討,而且必要時應受到法律的限制。

例如在民主制度比較成熟的美國,不久前,幾萬名民眾(包括合法和非法移民)在加州和首都華盛頓都舉行了大遊行,要求美國國會改變移民政策,允許更多的移民來到美國,並給已在美國的非法移民福利和合法身份等。這樣的遊行在美國屬於言論表達自由的範圍,不僅不受到限制,而且得到法律保護。但是,如果這些遊行者包圍美國國會和白宮,要求拒絕改變移民政策的布希總統下台,提出「倒布」,而且說如果移民政策不改變,他們就要在白宮前面無休止地抗議示威,直到政策改變。這個時候,這個抗議遊行活動的性質就改變了。原來的集會,屬於言論表達自由,而現在則成為阻止政府正常辦公,破壞社會秩序、干擾美國法治制度,要受到法律制裁。妨礙白宮、國會和社會秩序的正常運作,警察一定干預。人們從電視上經常看到美國的警察逮捕抗議份子,都是這些原因,沒有媒體指責這種警察逮捕是政府干預人民的言論自由,因為大家有共識,危害社會秩序違法。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現存的移民法,是經過民意代表的國會通過的,你反對,只能表達意見,卻完全沒有權利要求國會和總統必須按你的意見做。你要求政府必須做的話,就是要剝奪多數美國選民的政治選擇權利。因為現存法律是代表民意的國會制定的,它是真正的多數選民的政治選擇。少數抗議者可以表達意見,但逼迫總統下台或國會改變法律,就是要剝奪多數人的選擇,這種事情在美國怎麼可以想像呢?所以那些在台灣高喊陳總統不下台誓不罷休的施明德們,實在是連民主國家公民的常識都沒有。

●在劇院喊「失火」不是言論自由

我們再看美國七十年代,有不少民眾反對那場越南戰爭,當時有很多遊行示威等,但他們都不可以用包圍國會和白宮,不讓政府機構辦公的方式來逼迫政府改變政策。最後是由於美國國會的運作,通過投票,不再通過支持越戰的軍事預算,導致不得不結束戰爭,完全是走議會程序來改變政策。

我們再看今天美國的兩黨對伊拉克戰爭有非常大的分歧,但美國在野黨既沒有搞「倒布」群眾運動,更沒有逼迫總統下台,而是注重今年十一月份的「期中選舉」,試圖通過贏得國會多數,從國會內部來解決問題,這就是民主國家,用共和的方式來改變政策,改換領導人;而不是街頭抗爭、群眾運動。

那些強調人民有言論自由、遊行和示威自由的人,忘記了一個根本性的原則,那就是在民主法治社會,你在享有自由的同時,不可侵犯其他多數人的選擇自由。再舉個例子,我們在一家劇院看演出,如果少數觀眾突然站起來,說台上的那個主角演得不好,要求他下台;或者這個劇的意思不對他們的胃口。雖然他們有言論自由,可以表達,但這種言論和表達自由,顯然影響、侵害了其他多數觀眾的選擇自由,這時他們就要被治安人員帶走。你不喜歡這個演員,不喜歡這個戲劇,你可以用不買票、不來這個劇院觀看等方式來表達;如果多數觀眾都這樣選擇,最後就等於淘汰了這個演員和這齣戲。而在戲劇演出的時候,用影響和侵犯其他觀眾觀看的方式來逼迫戲劇停止的話,就是剝奪其他多數觀眾的選擇權,就要受到法律制裁,這已經和言論表達自由沒有關係。

美國最高法院早年曾有一個案例,裁決言論自由和保護其他人安全之間的關係。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多數裁決中說,如果一個人在劇院中突然喊失火了,結果造成觀眾的混亂,或安全受到了損失,那麼這個喊失火了的人,不可以用言論自由的權利理由來自我辯護,而應該根據造成的損害而定罪判刑。美國最高法院的這個裁決,釐清了言論表達自由和侵犯其他人選擇權之間的關係。

●「倒扁」會以小丑鬧劇形式收場

今天,台北街頭的倒扁運動,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不僅不可能演變到這種程度,即使有人這麼做,也一定會遭到輿論的譴責,遭到多數媒體的強烈抨擊。但在台灣,由於進入民主社會的時間還太短,一是不少民眾的共和意識還沒有建立起來,二是媒體結構太不正常,三是藍綠對立主要是國家認同,而不是類似其他民主國家的意識形態,所以才有今天這種局面。

但是這場運動,就像在總統大選之後,國民黨發動的一系列街頭抗爭一樣,是注定要失敗的。因為台灣的民主雖然不成熟,但畢竟是民主國家,只要這點不從根本上改變,它就最終要在民主的軌道裡運行。千百個施明德們又喊、又叫,全都是雷聲大、雨點小,自己過過要鬧亂子的癮吧。因此這場倒扁運動,以自我悲壯的悲劇形式登場,最後會以小丑鬧劇的形式收場。

(原載台灣《自由時報》2006年10月1日《星期專論》)

2006-09-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