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擇手段的結果是邪惡——寫在911五週年

曹長青

「九一一」事件五週年之際,弟弟的孩子到美國留學,我和妻子去機場接機。以前曾無數次接機,除了見到親人和朋友的開心,其他什麼感覺都沒有。但這次望著那一波又一波推著行李、背著大包小包從海關涌出的人流,忽然被一種強烈的傷感和悲憤情緒所籠罩。旅行不僅是探親訪友,更有貿易交流,使人類的聰明智慧得到最大程度的溝通、交換和分享,從而極大地提升了整體人類的生活品質,所以旅行是一件既美麗,更獲益的人類活動。

但這種活動卻因九一一恐怖份子的襲擊而被罩上巨大的陰影。在我的腳邊,一個剛會走路的小男孩一邊搖搖晃晃地邁步,一邊咯咯地笑著。他那可愛極了的小模樣惹得妻子和另一位金髮女性忍不住蹲下來逗孩子玩;而我卻忽然感到要涌出淚水。就這樣一個剛剛邁步的孩子,就可能在某次旅行中因恐怖襲擊而永遠沒有機會走一程壯麗的人生。也許是心有靈犀,妻子輕輕地感嘆了一句﹕多可愛的孩子,那位金髮女性接了一句﹕上帝保佑他。

雖然世貿大廈被炸已過去五年了,但紐約人仍很擔心自己的安全。上週四的美國民調顯示,69%的紐約人「十分關注」紐約的安全,比當年只低五個百分點。同時近三分之一的紐約人說,他們每天都會想到「九一一」。

九一一是人類進入21世紀的最大災難,它起碼給人兩點重要警示﹕

第一,對邪惡要有「想像力」。在基督文明中成長起來的美國人,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星球上竟有人會劫持民航飛機撞毀商業大廈,有意殺害幾千名無辜平民。它等於給人們上了一課﹕邪惡是無邊的,人們必須充分準備。過去五年,紐約等所有美國城市,都沒遭到恐怖攻擊,正是因為美國採取了強勢防範措施,破獲了多起恐怖攻擊陰謀。

第二,對「不擇手段」要有清楚的認知。恐怖份子和史達林、希特勒、毛澤東等二十世紀所有人類災難的製造者們一樣,對自己的行為都持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有一套貌似有理的理論和說辭,更有「高尚的目的」。但結果無一例外﹕他們全都是「不擇手段」,因而導致大量無辜喪生。

因而鑒別一個人,一個運動,一種理論,關鍵不是看站在怎樣的道德高地,有多麼崇高的目的,而是看其手段;如果手段是卑劣的,其結果一定是災難。

這兩點警示對台灣也非常重要﹕一是對共產中國的邪惡要有「想像力」,千萬不能鬆懈對北京每時每刻統戰、瓦解台灣的警惕性。二是要認清那些高唱道德高調,但卻用街頭革命來逼迫民選總統下台的「不擇手段」者的本來面目。所有的不擇手段者,其結果都只能走向邪惡。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6年9月11日曹長青專欄)

2006-09-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