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隱私」

曹長青

馬英九當國民黨主席一年了,在泛藍媒體上,馬英九被吹捧成「立馬英雄」,聲震「九」州,那種藍(爛)捧,就像對岸媒體必須諂媚胡錦濤似的,絕對「馬胡」不得。但馬英九真的像共產黨領袖那樣「偉光正」嗎?其實自從當了國民黨主席之後,他的既不偉大,又不光榮,更不正確的地方,越來越被世人看清;所謂的「不沾鍋」,其實進了政治廚房之後,不僅「粘鍋」,而且「糊底」,只是患了政治白內障的媒體不願看到和提到他的「隱私」——「繡花枕頭」——而已。

馬英九的外秀內糠首先體現在他根本不懂得共產黨是怎麼回事。這從馬英九居然說希望國民黨青年團「出個胡錦濤」就可看出來。用什麼人做比喻也不能用那個用幾百枚飛彈瞄準台灣的獨裁國家元首呵!如果南韓的某個主要政黨主席說,希望他們的黨將來出個「金正日」,得被全國媒體和百姓罵到打冷顫!可在台灣藍媒上,不僅缺乏批評,更有給馬英九打過下手的龍應台出來圓場,說這是馬主席開玩笑。這哪是玩笑,而是國民黨主席在給世人提供笑料。

除了對胡錦濤糊里糊涂,馬英九還對毛澤東獨有情鐘。今年五月初國民黨紀念中國五四運動時(醉翁之意不在酒,國民黨是暗應共產黨以一個中國統戰台灣,因五四和台灣並無關係,1919年該運動爆發時,台灣早已割給日本),竟在國民黨總部展出毛澤東曾是「國民黨員」時寫的書信手稿,還不無炫耀地說,毛曾是國民黨中央「後補執行委員」。國民黨的黨史館主任稱讚毛是「那個時代,一個具有新思想的年輕人」。馬英九則近乎恭維說﹕毛澤東是歷史人物,我們應該用歷史的眼光去看他。

一個和希特勒、斯大林等並列的獨裁者,曾是國民黨員,居然值得馬英九們這麼炫耀,可見繡花枕頭裡實在是糟糠。毛澤東不僅造成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而且殺害很多國民黨人,更別說成千上萬的國民黨留在大陸的家眷,成為二等公民、階級敵人,受盡了毛澤東們的迫害和歧視!馬英九就這麼一句「我們應該用歷史眼光去看他」,那些國民黨的地下冤魂有知,一定會怒髮沖「墳」,撕裂繡花枕頭。

更搞笑的是,在不久前的「扁馬會」上,馬英九不僅高談根本不存在的「一中各表」,還煞有介事地說,如果問題是卡在共產黨那裡,國民黨來想辦法打通;然後大言不慚地說,如果總統質疑共產黨不可信的話,以國民黨與共產黨打交道這麼多年,相信可以了解與掌握。

國民黨被共產黨打得一路潰敗到台灣,今天連戰、宋楚瑜去北京戰戰兢兢,連中華民國的詞都不敢提,誰敢誇點關於共產黨的海口,也輪不到國民黨呵。

正是這種政治幼稚園水準,才使馬主席在不久前訪問英美時,大談什麼和北京建立共識、簽條約呵,三通八通、互信架構呵,好像共產黨根本沒用八百枚飛彈瞄準台灣,是溫順、理性、講道理的政府。難怪BBC記者說,你的觀點和北京基本上是一樣的嘛。就差沒直接說,他像那個對邪惡滿腦子幻想的英相張伯倫一樣,一個「綏靖式」的繡花枕頭。

這個繡花枕頭,除了裡面政治思想的糟糠之外,技術層面更是泛藍媒體繡出的一朵「花」,毫無面對政治風雨的能力。「扁馬會」上馬英九的表現就清楚地展示了這朵花究竟有幾分真。陳水扁只是拿個小筆記本,偶然看一下,然後侃侃而談,顯得自信自如,雖然他的北京話絕對沒有馬主席流利。但馬英九卻拿著事先準備的稿子「照本宣科」。那不時低頭看稿,緊張而缺乏自信的神態,大概讓那些賣力繡花的爛捧媒體們,也跟著流了不少虛汗。

或許是那次的虛汗浸濕了繡花枕頭,不少百姓看出了點名堂(馬的人氣降了十個百分點),所以當陳總統對泛藍的十大指控做出電視講話之後,馬英九連立即回應都沒敢,而是拖到第二天晚上才開記者會。連泛「捧」的《中國時報》都抱怨﹕在第一時間不回應,等各種「名嘴」評了一天之後,誰還會再聽馬英九說什麼!當然泛捧的媒體也知道,民主國家的總統做一番政治宣講之後,在野黨必定得在第一時間就做「回應」,而像馬主席那樣賴到次日晚上再出來應付,別說觀眾早忘了頭天晚上總統在念什麼經,連電視台舉起攝像機的勁頭都打不起來了。難道馬英九和他的助手們不明白這個淺顯的政治常識嗎?當然不會啦。但「馬主席」為什麼不能在第一時間做出「回應」呢?沒有那個反應能力,發怵嘛。「照本宣科」你也得給人家的助手敲鍵盤的時間呵。你要求繡花枕頭在需要的時候飄出真香來,實在是強「糠」所難了。

由於「花」是假的,「糠」是真的,所以,在不經意的時候,糟糠的本質就會通過什麼讓總統「死得非常難看」這種粗劣,把繡花枕頭撕個口。

在共產統治的地方,可以用黨國體制的輿論一律來制造領袖的「偉光正」。但在民主社會,無論媒體的啦啦隊有多強大,因為有選舉,最後當事人不得不自己下政治廚房,到底沾不沾鍋,立見分曉。就像世界杯足球大賽,啦啦隊的聲音再大,再狂熱,那被熱捧的球員還得自己下場踢球,球踢不進網,再強大的啦啦隊也喊不出一個「贏家」。同樣,繡花的陣容多努力,也是無法改變其內在之糠;無奈民主政治,總是逼人家一次再次露底。

(原載台灣《壹號人物》月刊2006年8月號)

2006-09-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