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文革仍威脅台灣

曹長青

5月16日,標志中國文化大革命正式爆發40週年,因當年那一天,毛澤東發出「五一六通知」,號召揪出黨內走資派,鼓勵紅衛兵造反。

這場被稱為「浩劫」的大災難,僅據中國官方報告,就導致210萬人喪生(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172萬8千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人處死刑;武斗死亡23萬7千人),七百萬人傷殘,七萬個家庭被毀。

為什麼在有二千年文化歷史,自稱文明古國的土地,在沒有外來戰爭的環境下,會有這樣一場自相殘殺,而且其凶殘、火爆、道德淪喪和殃及的程度,都遠超過中國的任何時代?

直接原因有兩個﹕一是共產黨的專制,一是毛澤東的專權。如果當時中國不是共產制度,那麼即使再有毛澤東這樣的惡棍,也無法發動起文革;但如果中國沒有毛澤東這樣的惡魔,即使是專制制度,也可能避免這樣的鬧劇和悲劇。因而可以說文革是共產制度和毛澤東專權的政治雙簧。

還有一個容易被忽視的因素,那就是如果沒有億萬中國人的狂熱參與,毛和他的親信,也無法造成那種規模的災難。中國人的大規模參與,有這樣的歷史背景﹕在嚴重缺乏個人主義、尊嚴、自由等價值的中國傳統文化背景下,自鴉片戰爭以來,那種屈辱情緒導致的民族主義狂熱,幾乎俘虜了所有重要中國知識分子的大腦,中國早已從官到民,從知識人到老百姓,形成了為了國家強大可以不擇手段地泯滅個人、泯滅生命的共識,因而才有知識分子抵押尊嚴,老百姓獻出權利,使毛成為中國的帝王和教主。

文革中,中國無神論的文化背景,加上以暴力為核心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形成了一種野獸文化,那就是為了崇高目的(革命),就可採取一切手段,包括夫妻互相揭發,兒子批鬥父母,學生毆打老師(甚至把老師的肉燒烤、吃掉);幾乎每個中國人都變成惡魔,成為暴力和血腥的一部份。在這個過程中,人們看重的不是個人生命價值,更不是人的尊嚴,而是意識形態;文革是中國人獸性、原罪的大發泄。

今天,中國掌權者不願意反省文革,因他們曾是造反派(胡錦濤、李肇星等高官,都曾是紅衛兵頭目)。而中國民眾也無法深刻反省文革,因專制制度仍在,政府仍壟斷對歷史的解釋權。而且當年那種民族主義情緒,現在隨著中國經濟成長而膨脹,甚至喊出「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這種狂妄口號。

當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文化心理積澱仍在,當國家強大、民族至上的思維仍佔主導,那麼中國式的文革,可以說仍未結束,它不僅對民主台灣構成威脅,對整個人類都是不祥之兆。

因而,只有中國人開始把生命、自由、尊嚴等文明價值放在高於國家、民族等意識之上的時候,中國的希望才會真正開始。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6年5月17日)

2006-05-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