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台灣人應拒絕唱專制的國歌

曹長青

陳水扁總統日前呼籲大聲唱中華民國國歌,引起綠營人士反彈。這讓我想起兩週前在哥斯大黎加參加「中南美洲全僑聯盟年會」時,聽國歌的感受。

會議開始時,包括首次參加全僑聯盟會議並致詞的陳水扁總統在內,全體起立,聆聽哥國和中華民國兩國國歌。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聽中華民國國歌,說句實話,它在曲調上,遠遠不如哥斯大黎加的國歌令人振奮、昂揚,體現一個新興民主國家的蓬勃朝氣。中華民國的國歌,開始調子相當緩慢,而且滲透一種哀怨之情。當然更不同的是歌詞,首句「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任人皆知,那個「黨」是指曾長期專制獨裁的國民黨。實質上,這是一首歌頌專制、讚美黨國之歌。今天,台灣注冊政黨已超過百個,在如此多黨政治的民主台灣,再唱「吾黨所宗」,已近乎玩笑了。

不要說「吾黨所宗」和今天台灣政治現實已完全脫節,而且「三民主義」這種理論也完全落伍於時代。別說今日之民主台灣,即使未來中國民主了,也不會再以「三民主義」作立國之本,因為其中兩項(民族主義,民生主義)都是強調國家和群體主義,而不是個人自由。

台聯有人提出,應把首句改為「台灣主義,吾民所宗」。但在民主國家,沒有把哪種主義列入國歌的,再說,什麼是「台灣主義」呢?如果美國國歌埵部u資本主義,吾民所宗」的字樣,恐怕連最支持資本主義的人士都得反對。

總統府資政彭明敏和老作家柏楊聯手提出,至少要修改國歌首句。但僅僅修改第一句,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因為中華民國國歌,從歌詞到曲調,都已落伍,應完全揚棄,重立國歌。現行國歌詞句,不僅觀念陳腐,而且歌詞是中國還沒有白話文改革的時代產物,因而都是文言,不僅繞口,且今人多難以理解,例如「咨爾多士」「夙夜匪懈」這種句子,對今天不懂文言的年輕人來說,根本不知所雲。而不知所雲的情況下,怎能唱出對自己國家的情感呢?另外不僅全部歌詞都是四言韻文,更是幹巴巴標語口號,像「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之類。這種空洞的黨組織宣傳條幅語言,既不優美,更不抒情。難以想像誰在唱這種歌詞時,能對一片美麗的土地產生感激之情。

來美國多年,一個強烈印象,是美國人唱國歌時的莊嚴、感恩和驕傲。不管亞洲人,歐洲人,非洲人,還是西裔,移民美國之後,都在盡情高唱「這片自由人的土地,這個勇敢者的家園」中,體驗和抒發做這塊土地一份子的自豪和感激;同時喚起一種要捍衛、並使這個家園更美好的責任感。

「吾黨多宗」的國歌,完全和黨旗在中間的中華民國國旗一樣,都是專制思維的產物。今天這些舊時代的象徵物仍然存在,是台灣權力和平轉移的後遺癥之一。在獨裁政權被推翻的國家,原來專制的象徵物,會被立即淘汰。而台灣是權力和平轉移,國民黨作為一個大黨不僅仍在,還利用立法院多數,杯葛任何要揚棄舊時代象徵的議案。

按理說,如果今天的國民黨認為自己已脫胎換骨,成為民主政黨,那麼它應該主動提出,改革原來那些專制的象徵,包括「吾黨所宗」的國歌,包括「黨旗」在其中的國旗;這樣才能向選民證明,今天的國民黨確實和過去一刀兩斷,不再認同黨國一體的制度、觀念和做法,要做一個真正追求民主的政黨。即使為了避嫌,國民黨也應該更積極地做這件事。

但從國民黨的表現來看,距離一個民主政黨實在還有很長的距離,因為他們連這麼一點點的民主改革都拒絕。其表面理由是「反台獨」,說取消這些象徵物,台灣就會進一步走向獨立;但實際上的考慮是,要通過保留這些舊時代象徵物,來保留被國民黨長期洗腦的台灣人對舊時代的記憶,通過這種記憶,來連結過去,粉飾蔣家統治的時代,從而爭取選票,重新掌權。他們反台獨理由是表面,奪回權力才是目的。

這種表現說明,國民黨仍在相當程度上局限在蔣家時代﹕為一黨之私可以不擇手段,不顧全民利益,甚至犧牲台灣的前途(就像當年拒絕和中國同為聯合國成員)。

面對這種局面,台灣人民所能選擇的,就是用手裡神聖的選票,對維護舊時代的政黨說「不」。在國民黨杯葛,國歌暫時無法改變的情況下,每個台灣人,都應該拒絕唱中華民國國歌;因為只要你認為自己是自由人,就不能再唱宣揚專制價值的歌詞。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6年5月21日「星期專論」)

2006-05-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