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住對岸的共產細菌

曹長青

來台灣的次數多了,剛開始見識台灣時的新鮮感和那種既親近又陌生的情懷逐漸被熟悉所代替,對其政治生態的思考和具體的事務沖淡了情感上對台灣的感覺。

上個週末,為了探望重病的父親,我和妻子去了趟香港(我們都由於黑名單而無法回中國,所以只有在香港和親人見面),從香港再回到台灣,頓然找回那種既新鮮又親近的感覺;這種失而復得的感覺源自對剛離開的香港的厭煩。

我在香港短短幾天,體會到的還不是其政治和新聞自由度被限制的問題,而是其社會品質的大幅下降。香港街頭的混亂不堪,人們對交通規則的無視,人和人之間的缺乏禮遇,到處都有人吵架般高聲喊叫等等,十分令人厭煩。而在香港的餐館吃飯,則近乎到令人厭惡的程度。首先,無論大小餐廳,沒有一家的服務給人一種親切、禮貌的感覺,不是滿臉敷衍,就是咄咄逼人,一副要敲詐人的感覺。

有一次我和家人、朋友十多人去一間中等檔次的餐廳吃飯,其中一位熟悉香港的朋友不同意餐廳拉出的菜單,要自己點菜,竟然需要爭執半天,才得以選擇自己想要的菜單。還有一次,也是十多個人一起去一間餐廳,另一位常住香港的朋友居然提醒說,付款前要檢查一下菜單,香港的餐廳經常會有一些手腳。我對「防人之心」向來不以為然,覺得中國人都階級鬥爭警惕性過高。但那天的事實是,由於朋友和家人總是搶著付帳,所以妻子在餐前就悄悄把帳付了,事後朋友去對菜單,一隻乳鴿收了兩隻的錢,劃掉的菜餚照計了價錢,還另加了幾項不該有的服務費;而且在付帳時,還沒吃飯,就被要求先付小費。

這讓我想到有次在台灣,看到路邊食品小攤上立著塊標牌:「隔夜包子」,其價錢比當天的新鮮包子便宜。這塊小小的牌子,豎立著台灣誠實的社會風氣。而香港大概已是把隔夜包子當今天的賣;而在中國,則是公開賣假包子。這三種「包子」,代表著三種不同的社會和道德水準。

香港的現狀令人對台灣的未來擔憂。儘管在政治上,中國目前還不可能像對香港那樣對台灣實行一國兩制,但共產社會的毒菌正以各種方式侵蝕著台灣。例如二十萬台商在中國做生意,要想在那個社會成功,首先得納入它那個賄賂、欺騙的系統,久而久之就可能把各種惡習帶回台灣。

今天的台灣,雖然在政治上和媒體上成天喧囂不斷,但社會仍是平靜、秩序、禮貌,誠實經營仍主導著台灣的大小生意。一條台灣海峽在阻擋著對岸的共產細菌,但願台灣能保持住自己社會的健康生態,讓來台灣的人仍感覺到親切和美好。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6年4月26日專欄)

2006-04-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