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是美國災難的開始?

曹長青

我對加利福尼亞有一種特殊的感情,15年前來美國,第一站是加州,在洛杉磯入境;1989年6月又在洛杉磯創辦了《新聞自由導報》。幾個星期前,重返洛城參加一個會議,在朋友聚會中,大家興奮地回憶當年的情景,並不約而同地談起洛杉磯的前途,預測10月7日將投票的加州州長“重選”。

美國有50個州之多,聯邦、各州、市鎮及議員選舉等,可謂多如牛毛,為何加州的州長改選卻成了全美、以至世界性的新聞?

一是因為報名參選者中有好萊塢影星阿諾.施瓦辛格,加州可能重演1966年里根(總統)從影星當上州長的歷史。阿諾因演過很多國際叫座的電影,有全球性的知名度,因而被媒體格外關注以至炒作;

二是因為在美國的民主制度下,罕見有州長當選後又被罷免改選之事,在美國200多年歷史中,只有一位州長和一位總統被罷免或彈劾。對於新聞界來說,這是一件“人咬狗”式的有新聞價值的不尋常事件;

三是因為,加州是美國國防、航空、汽車和電視工業的重地,加州人的收入和生活水準曾為全美之最,因而被稱為“黃金之州”。現在則因非法移民(主要是墨西哥人)大量涌入,執政的左派民主黨州府長期實行福利社會主義政策,結果使加州幾乎成了“破落之州”,大企業紛紛遷走,中產階級的白人也大量搬到鄰州內華達;犯罪率增高,失業率飆升,稅率和福利則幾乎在比賽增長,結果今年的財政赤字已高達380億美元(這個數字超過了英國全年軍費開支),加州成了難以管理、無法操作之州。美國右翼政治家布坎南(Patrick J. Buchanan)說加州正在“第三世界化”;也有人說加州已成為美國土地上“法國”,並預測它是美國災難的開始。

各種數據顯示,上面的說法並非危言聳聽,加州的危機確實在全美有一定的代表性。近年大量西裔涌入美國,正在改變美國的人口結構和政治人文景觀。據最新的統計數字,原來黑人是美國最大的少數族裔,佔人口的12%,而西裔則後來居上,在過去十年中,人口增加了58%,達到3,530萬人,目前佔美國人口的13%,超過黑人成了最大的少數族裔(第三的亞裔佔4.2%)。不斷有報道說,那些墨西哥孕婦,到了快分娩的月份,就挺著大肚子非法跨過邊境線,進入美國生孩子,成了“美國人的媽”,不僅分娩等費用由美國當地政府負擔,還可領取各種福利。在洛杉磯“克萊蒙研究所”作研究員的一位朋友說,那些領取福利的,只要有三個孩子,每月就可從政府拿到1400多美元補助,可以一直不用工作了。而這些錢,都是中產階級的納稅錢。

加州在過去十多年中,一直是左翼民主黨的天下,不僅該州的參眾兩院都是民主黨主控,而且加州的州長、州務卿、檢察長等主要職務,都被左派人士獲得。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些西裔移民,再加上當地的黑人,絕大多數投了民主黨的票。他們不僅支持向中產階級和富人多收稅,還要求更多的政府救濟,更多的福利,要把勤奮者辛苦賺來的錢,更多地“搶”到他們手里。

僅以洛杉磯市為例,據《紐約時報》2001年3月30日的長篇報道“人口普查顯示白人在加州已成少數”,截止2000年底,西裔已佔洛杉磯人口的45%(而1950年時僅佔5%),白人佔31%,亞裔佔12%,黑人佔9%。白人不僅降到不足三分之一,即使白人和亞裔兩項加起來(43%),也不敵西裔和黑人連手的54%。

為什麼說西裔人口增加會改變加州以至將來全美國的政治和人文景觀?因為西裔更加傾向養懶漢的大政府、高福利政策,從而成為左派民主黨的主要票源。今年8月3日《紐約時報》公布的一項該報和CBS電視台聯合進行的全美範圍的民調數字顯示,在被問到“你是傾向小政府,還是提供更多服務的大政府”時,非西裔的美國人中有52%傾向“小政府”(主張大政府的佔35%),但“西裔”中傾向小政府的只有16%,主張大政府,要求政府提供更多服務和福利的則多達75%!同樣的調查顯示,全美非西裔中支持民主黨的佔48%,而在西裔中佔60%。由於希望得到更多福利,享受、貪佔勤奮者的財富,多數西裔就支持熱衷福利社會主義的民主黨;而左派獲得西裔的選票上台後,更擴大福利,增加對中產階級和富人的稅收,於是這種惡性循環把黃金之州一步步拖向災難;而且不無可能把美國也同樣一點點蠶食掉,成為經濟惡化、懶惰成性的“法國第二”。

加州的另一個癌癥是黑人問題,當然現在這也是整個美國的問題之一。黑人更是傾向福利,好像他們只要生在美國,別人就都欠他的,憑他的膚色,別人就得養活他們。而且在左派主導主流媒體、“政治正確”風行的美國,黑人幾乎成了大爺,誰也批評不得。左翼文人(新聞界和好萊塢)、左傾的民主黨在背後給黑人撐腰,而他們則把選票幾乎都給了民主黨(91%的黑人投民主黨的票)。而民主黨則用照顧黑人的“種族配額制(Affirmative Action)來實行“劣勝優敗”的反常制度,不僅白人,連亞裔,也成了這個“特殊照顧黑人制度”的犧牲品。

雖然黑人得到特殊照顧,但在這個族群里仍有明顯的“兩低三高”現象求學率低(不重視子女教育)、儲蓄率低;犯罪率高、失業率高,領取福利的人多。為什麼會如此?連本身是黑人的學者、“Tuskegee研究所”主任布克.華盛頓(Booker T. Washington)也指出,這是因為黑人和亞裔及白人的不同文化造成的。據紐約“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CEEB)1999年公布的統計,亞裔和白人的窮人家庭(年收入低於2萬美元)的孩子,考學成績(SAT)比黑人中產階級家庭(年收入6萬美元之上)的子女還要高。

為什麼黑人的孩子學習成績普遍不如亞裔和白人子弟?印度裔美國作家德索扎(Dinesh D’Souza)在他那本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的《美國偉大在哪里》(What’s so Great about America)中說,主要原因是黑人單親母親太多,這種家庭結構導致黑人孩子得不到通常來自父母的家教。該書引述的數字是,在亞裔中,婚外生的孩子不到5%,而在黑人中,卻高達70%!福克斯電視台“歐萊利的事實”節目8月29日引述的數字是,在當今美國15到25歲的黑人女子中,未婚生了孩子的高達75%!

但這樣的事實黑人知識精英不願提及,別人提到,他們就把這歸罪於美國有過黑奴制度,黑人受歧視、貧窮等;反正一切都是別人的錯。但據上述德索扎書中的數字,在1900年之前的黑奴時代,黑人的婚外生育率才是20%;1900到1965年,增加到25%;而從1965年到今天,經過左派民主黨總統約翰遜的“大社會”、平權法案(種族配額制)、名目繁多的福利等,黑人的婚外生育率激增到幾乎隨便問個黑人孩子,都是婚外生的地步。而在過去40多年中,黑人的經濟和政治地位都有顯著提高。據美國人口普查局《2003年版黑人統計年鑒》中的數字,從1960年到2001年,黑人家庭收入從平均二萬增加到三萬美元;貧窮率從40%降到21%;專業人士達到12%(和黑人在美國人口中比例正好相同)。

上述事實證明,黑人婚外生育問題根本不是貧窮、歧視等理由可以解釋的。但很多黑人領袖不僅拒絕正視這個問題,還利用這個來煽動族裔對立。像前天因在耶魯大學支持工人罷工,妨礙交通被逮捕的黑人牧師、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加西.傑克遜(Jesse Jackson)就是一個典型。我多次在電視上聽到他把黑人問題推到白人和美國制度身上,而從來不正視黑人自身的問題;他更到處演講煽動黑人仇恨白人、族裔對立。

曾寫過五本關於里根總統傳記的美國歷史學家坎農(Lou Cannon)8月24日在《紐約時報》發表“憐憫勝選者”(Pity the Winner)一文說,加州的預算之大,相當於五個國家總和,但今天在華爾街的眼里,它的價值已降到不如一個密西西比。現在不管是傾向共和黨的阿諾.施瓦辛格最後當上州長,還是民主黨候選人、西裔的現任副州長獲勝,加州都是一個幾乎不可收拾的爛攤子,哪個“繼任州長”最後都得焦頭爛額,“像現在的戴維斯州長一樣不受人們歡迎”。現在的問題已不是加州能否恢復“黃金之州”,而是加州出現的危機,會不會四處蔓延,成為美國災難的開始……

2003年9月2日於紐約

2003-09-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