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跟著白人跑?

曹長青

雖然舊金山的美國第九巡迴上訴法院(三名激進左派法官)昨日以打孔投票機不合格為籍口,裁決推遲加州州長重選,但選情專家認為,美國最高法院會否決這個裁決,維持10月7日的州長重選。

各次民調顯示,現任州長戴維斯下臺已基本定局,下屆州長將在共和黨候選人施瓦辛格和民主黨籍現任副州長巴斯塔曼蒂之間產生。這場對決,將直接影響加州的前途﹕能否平衡財政預算,制止非法移民,走出經濟困境,使加州重新成為“黃金之州”。

如果是戴維斯的副手、現任副州長當選,加州變化的可能性很小,因為民主黨籍州長執政,基本是走左派的老路﹕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縱容非法移民。結果仍會是龐大財政赤字(現已高達380億美元,相當中國全年軍費開支的兩倍),大企業紛紛外遷他州,非法移民大量湧入,犯罪率攀高,“黃金之州”更加失色。

如果是施瓦辛格當選,加州可能出現變化。上週末,施瓦辛格在加州聖地亞哥市府舉行了政策說明會,C-Span電視現場直播。從他的政策闡述可明顯看出,他是一個溫和的保守派,其政見很像上屆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即在經濟議題上,持傳統的共和黨立場,主張小政府,大社會;降低稅收,讓老百姓手裡有錢,擴大消費以活躍經濟;削砍福利,減輕財政負擔;把龐大的州政府縮水,削減人員和開支,平衡預算;控制非法移民湧入。在社會議題上,則比較開明,支持女性墮胎權利和同性戀者權益,保護合法移民利益,強調多元化和各族裔共存。

以前在電影上看到的施瓦辛格,印象是比較木訥,因為他多演動作片,總是寡言少語,僅說的幾句英語台詞,帶有濃重的外國口音。但這次聽他的政策說明會,則好像是另一個施瓦辛格,對各種複雜的經濟、教育、環保等議題,都非常熟悉,應對如流,並表現出相當的自信和演講能力(口音仍很重),還有一定的幽默感。例如當有觀眾問他,當選後怎樣和加州參眾兩院都是多數黨的民主黨打交道時,施瓦辛格說,他知道怎麼對付,因為他太太就是一個民主黨員(肯尼迪家族的人),他對付半輩子了,而且相當成功。在這之前的一次電視訪談上,當被問到怎麼對待民主黨籍的妻子時,他幽默地回答﹕“結婚宣誓的時候說,今後兩人無論面對困境和疾病,都要攜手共渡今生。做民主黨人是一種疾病,我必須應對、治療。”

和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義大利後裔)相比,施瓦辛格更是一個移民成功的故事,他20歲時從奧地利移民美國,靠刻苦練身,連續四屆蟬聯全美業余健美賽第一名,並最後當上職業賽冠軍;然後打入好萊塢,演出多部全球叫座電影。對於施瓦辛格來說,他的美國夢早已實現,論“名”,他比美國50個州長中的任何一個都更在全球知名;論“利”,《紐約時報》8月24日報道說,施瓦辛格拍一部電影,收入最少是二千萬美元,他的個人資產在二億美元以上。如果他當了州長,不僅收入巨減(州長年薪16萬美元,不到他一部電影收入的1%),還要攪入複雜的黨爭之中。但施瓦辛格卻要出來承擔責任,他的競選口號是“把權力還給人民”,要演出一場現實版的《終結者》,“終結”民主黨州長,拯救加州。

加州州長的競爭,實質上是要在兩種理念之間選擇,是走共和黨的理性、務實的充分市場經濟道路,還是走左派的激情、浪漫的烏托邦幻想之途。這在怎樣對待非法移民這個問題上更可以清楚地看出。

《紐約時報》2001年3月30日曾就洛杉磯人口刊出分佈圖,用紅色表示西裔,灰色表示白人,黃色表示亞裔,結果洛杉磯市區幾乎成了“山河一片紅”,都被墨西哥人“佔領”,西裔已達洛城人口的45%;白人已成少數族裔(31%),分散在太平洋沿岸的幾個狹窄的海灘地帶;佔12%的亞裔除保住蒙特利公園這個小鎮之外,絕大多數被擠到郊外的東南區域。

這些西裔中到底多少是非法移民,沒人說得清。這次戴維斯州長簽署法案,給予加州的非法移民駕駛執照,一下子就出來200萬人!美國是個移民國家,但更是法治國家,如果允許、縱容非法移民大量湧入,不僅降低一個國家的整體國民素質,而且會帶來嚴重的經濟問題以及社會犯罪。在左、右理念不清楚的時候,絕大多數知識份子首先自然左傾,因為只要有點文化,隨之就產生脫離現實的烏托邦幻想;而那些同情“受苦受難大眾”的高調,唱起來理直氣壯,很佔道德高地。

例如面對非法移民,左派的高調是﹕任何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都有獲得食物和福利的權利,都有開車(獲駕照)的權利。用抽象的權利,來掩蓋合法和非法的法治問題,來回避如何操作的具體問題。因為面對數量龐大的非法移民,馬上就有一個誰來出教育經費,誰來支付福利費用(兩者加起來是天文數字)的問題。政府並不產生錢,結果只能嫁禍到中產階級為主的納稅人頭上,增加稅收,榨取勤勞者的收入。結果稅率過高,經濟就會滯緩、喪失活力;政府開銷太大,就會入不敷出,出現財政赤字。加州就是這麼一路走過來的,直至惡化成今天的困境。

施瓦辛格誓言,他如果當上州長,將會取消給非法移民駕照的議案,因為加州不能再鼓勵偷渡,縱容非法移民大量湧入。他更強調說,戴維斯給200萬非法移民駕照,連對這些人的背景調查、手模等都沒做,完全不顧加州以至美國的安全(因美國沒有全國身份證,駕照幾乎起到身份證作用,開銀行帳號、租房子,上飛機,只要有駕照,基本就行得通,還可換成其他州的駕照),為可能的恐怖份子開了綠燈。

這次加州重選州長,從某種意義上說,有點像兩個族群的對弈﹕白人和亞裔為一方,西裔及黑人為一方。亞裔和白人聯合,主要是理念比較接近,都主張家庭價值,重視子女教育,強調勤奮、刻苦、自律(discipline)、自我負責任的價值;而從《紐約時報》8月3日公佈的民調,75%的西裔希望擴大政府規模,得到更多福利;而91%的黑人支持大政府、高福利的左翼民主黨。當年克林頓和老布希競選總統時,統計結果是,克林頓得到了除亞裔以外的其他全部少數族裔(西裔、黑人、猶太人等)的多數選票。也就是說,在全美這麼多少數族裔的情況下,只有亞裔在理念上更接近傳統的美國白人;這與亞洲文化,以及近幾十年來亞洲的經濟騰飛都有內在的關聯。

這種選擇,表面上看,好像是亞裔跟著白人跑,實際上,是這兩個族裔中,中產階級數量較大,反映的是中產階級的價值。而西裔和黑人,則窮人較多,猶太人中則知識份子佔絕對壓倒多數。窮人和知識份子永遠是烏托邦幻想的最大支柱。從共產主義歷史就可清楚看到,都是左派知識份子發動愚昧的窮人,以正義與平等的口號,造有產階級的反,分有產階級的財,革秩序的命。

多年來一直多傾向共和黨的亞裔,上個星期在北加州成立了“亞裔支持施瓦辛格競選委員會”,再次顯示出亞裔的這種價值認同和選擇。當地華人社區領袖認為,施瓦辛格是最佳人選,因他瞭解加州經濟問題所在,因而他邀請了前國務卿舒爾茨、著名投資家沃倫.巴菲特等經濟政策專家作為競選班底;而且他也是移民背景,更能體會移民的處境,保護合法移民的利益。

8月10日《紐約時報》刊出的統計數字說,在施瓦辛格演過的電影中,有多達500人“死”在了這個硬漢手下。這次戴維斯等人會不會進入被他“終結”的名單,就看加州選民做怎樣的選擇了;從現在的選情來看,施瓦辛格可能再次成為“拯救者”。

2003年9月16日於紐約

2003-09-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