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美國全球戰略有利台灣

曹長青

台灣經過了三次總統直選,兩次權力和平轉移,並有了相當程度的新聞和言論自由,為什麼去年總統大選時,曾實行了半個世紀專制的國民黨,還獲得近一半選票?當然這和台灣仍處於民主轉型有直接關係;國民黨五十多年洗腦的後遺癥,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中共當局和台灣的統派,都極力渲染「戰爭論」,恐嚇說台灣如制憲正名,中共就會武力攻台。一般人都怕戰爭,因此很多人就寧可保持(台灣被排斥在聯合國之外的)現狀,也不敢支持台灣成為一個完全正常的國家。

中共到底會不會武力犯台?應該說只要共產黨在中國掌權,中共就不會放棄對台動武的願望;但只要美國是世界唯一超強,中共就不敢(也無法)對台動武。

近日美國國防部長在新加坡講話,再次譴責中共軍事不透明,對週邊國家已構成威脅。五角大樓最近將公佈年度中國軍力評估報告,在去年的報告中就指出中共擴軍備戰,對美國東亞利益構成挑戰。美國智庫和媒體今年初還指出,中共正以「珍珠鏈戰略」,在緬甸、巴基斯坦、柬埔寨、南中國海等建構軍事基地,擴張其海域影響力,直接威脅美國在亞太的戰略地位。

美國知名軍事評論家羅伯特.卡普蘭(Robert Kaplan)最近在《大西洋月刊》發表了「我們將怎樣和中國作戰」的長篇專論,分析美中軍事實力。他的主要論點是,中共強化軍事,不僅是針對台灣,其長程目標是對準美國,要削弱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並最終取而代之。他的潛台詞是,不管台灣怎樣和中國發展關係,中共都會擴軍備戰,因為北京把戰略對手定為美國。

雖然中國把美國視為敵手,但幾年前美國知名的中國軍事問題專家季北慈(Bates Gill)就在其長篇論文「中國的空虛軍力」中指出,「中國的軍事野心和能力之間有不可逾越的鴻溝」。中共軍隊把二十萬部隊從陸地運到蒙古或越南的能力都沒有,其全部海陸兩用艦艇和空軍的運載能力是二萬多人。季北慈感嘆,這樣的運輸能力,中共軍隊不要說和美軍做戰,和台灣軍隊交手都難以勝算。季北慈還引用前美軍太平洋司令布萊爾的評估,中國軍隊僅相當於美軍越戰時的水準,即相差三十年。

卡普蘭在《大西洋月刊》的這篇長文也指出這一點,即中共軍力無法和美國匹敵﹕美國海軍總噸位佔全球一半,有286萬噸,而中共海軍全部只有26萬噸(是美國的11分之一);美國有24艘航空母艦(全球其他國家加起來共有10艘),而中國一艘也沒有,而且全球的航母都掌握在民主國家手中。雖然中國有二十幾枚可打到美國西海岸的長程飛彈,但美國有一萬枚,是中國的四百多倍。

美國近年在亞洲部署三個戰略鏈﹕一個是以本身軍事為核心,在夏威夷部署第一道戰略鏈;然後以關島為前沿,部署第二道戰略鏈;外部以美國主要亞洲盟國日本、澳大利亞、南韓、菲律賓,以及印度、新加坡、泰國等形成第三道戰略鏈。三道戰略鏈的部署顯示,雖然美國主要在中東打反恐戰爭,但戰略重心仍放在亞洲,威懾和制約中共無法在台海及南中國海軍事擴張。

以最保守的估計,今後五十年美國仍會是全球唯一超強。不管中共怎樣發展軍事,都無法超過美國。因此至少今後五十年,中共都沒有軍事能力攻佔台灣。而只要台灣加強軍事防御,從美國購進更多武器,將更降低中共軍事冒險的幻想。

除了美國的軍事能力之外,美國近年的全球戰略變化,越來越有利台灣安全和前途。布什總統明確指出,絕不再走「雅爾達」之路,視二戰時羅斯福、邱吉爾、斯大林簽署的以犧牲小國的自由來換取所謂世界穩定和均勢,是不道德、最後也不可行的錯誤戰略。最近美國國務卿萊斯在舊金山的「共和俱樂部」演講時,再次強調這個觀點,指出「美國的安全和真實的穩定依賴於其他國家獲得自由」;並誓言「要在整個世界結束暴政」。

美國在中東的政策也在做這種調整,不再繼續過去的「保持現狀」(status quo,只要沙特.阿拉伯給美國石油,埃及、科威特等和美國保持穩定關係,美國就維持中東現狀),而是現在改為把向那個地區推展自由價值作為外交戰略核心,並不惜必要時使用武力,先發制人。

美國的歐洲政策放棄「雅爾塔」,在中東放棄「維持現狀」,都預示著美國的台海政策可能也要做類似調整,或至少不會和這種整體戰略和價值觀發生抵觸。這就意味著,美國不會為了所謂的亞太區域穩定,而犧牲民主台灣,尤其是不會對中共的軍事擴張熟視無賭,或拿民主台灣和獨裁中國做交易。而且未來的發展趨勢,不排除美國的台海政策納入歐洲和中東政策的思維軌道,即放棄「保持現狀」,往承認民主台灣、拒絕共產中國擴張、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方向發展。

最近布什內閣的人事變動,也體現這種戰略趨勢,包括把致力發展美台密切軍事關係的鷹派國防部長留任,讓在訪問北京時說「台灣不是主權國家」的妥協派國務卿鮑威爾走路,同時提拔被視為伊拉克戰爭設計者的副國防部長沃夫維茲出任世界銀行總裁,並提名主張美國和台灣建交,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前國務院助卿波頓出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等。

但是,美國最終改變對台政策的先決條件,還是在台灣內部,因為美國首先必須尊重民主制度下台灣人民的自覺意願。如果台灣民眾仍對自己國家的定位猶猶豫豫、不想在自己這一代承擔責任的話,那麼美國也只能滯留不前。而如果台灣民眾要求改變現狀的呼聲佔多數,尤其是壓倒多數的話,美國就有了改變目前政策的法理依據;同時美國繼續維持台海現狀的壓力也隨之增大。說到底,自己的命運在自己手裡,當多數台灣人決定承擔責任、讓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站立起來的時候,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擋的。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5年6月12日“星期專論”)

2005-06-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