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宋聯共害民主——在群策會論壇會議上的發言

曹長青

自由民主的台灣正面臨一個艱難的時刻,這個艱難就是共產黨和國親兩黨要聯手對付台灣民主。如果今天台灣人民無法抵抗連宋,那麼明天台灣就無法抵抗中共。大家都看到了,連戰、宋楚瑜和胡錦濤的會談。一邊是從沒經過十三億中國人選舉的共產黨,一邊是在台灣兩次選舉中被人民淘汰的國親兩黨主席,這樣的黨主席們卻要對談、決定台灣人民的命運,這不僅是荒唐,簡直是向人類文明準則挑戰!

連宋的中國之行被國親吹噓為「破冰之旅」、「搭橋之旅」,但從連宋和胡錦濤的會談來看,這是一次把台灣往「冰窟窿」裡推的「害台之旅」、「摧殘民主之旅」。它不僅嚴重損害台灣,還因為它有利共產黨的統戰、增加中共統治合法性,而損害中國的民主進程。

我主要談四個方面的問題:第一個方面是,連宋的中國之行,完全回避了影響台海兩岸關係的最主要問題。

首先是連宋根本沒有提出要求北京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不再阻撓台灣加入聯合國。以人口而言,台灣在全世界二百個國家中排名第四十七,經濟競爭力已進入全球前五名,更是一個民主的國家,符合聯合國成員的所有條件,但僅僅因為中共的阻撓而無法加入聯合國。但在連宋的訪問過程中,對這個問題只字沒談,刻意地回避。你說這是「破冰之旅」,可是所有有「冰」的地方你都根本不碰,這哪是什麼破冰啊,這不是哪裡暖和,你就往哪裡鑽的欺騙之旅嗎!

當共產黨連中華民國的存在都不承認,它怎麼可能真正承認你這個中華民國的在野黨主席?但為什麼共產黨要大張旗鼓、高規格地接待連宋?因為對於北京來說,連宋們還有利用價值,這個價值就在於它首先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調動完全被他們控制的宣傳工具,煽動民族主義,強化共產黨的合法性,鞏固其在中國的統治。其次可以幫助共產黨統戰台灣、分化台灣、矮化台灣,最後消滅台灣,把台灣變成共產黨統治的一部份。所謂一個中國原則,就是胡錦濤的專制一統天下的原則。

另一個嚴重影響台海兩岸關係的問題是中共用七百枚飛彈瞄準台灣。全世界找不出第二個國家,被這麼多的飛彈威脅。但連宋的整個中國之行連「飛彈」這兩個字都絕對不提。這就像有強盜用槍炮瞄準你家老小,你卻到這個強盜家做客、喝茅台呵,好像沒事似的。那麼你到底是不是這個家的成員?你是不是真的關心家人的生死?連戰不是說他的中國之行是「和平之旅」嗎,那麼和平的第一步就應該要求對方撤掉「槍炮」,但他為什麼對此裝聾作啞?是不是他心裡還贊成共產黨用槍炮瞄準台灣,或者他本身就是一個槍炮,和共產黨聯手嚇唬、阻止台灣人民自由選擇?

另一個更明顯的問題是,中國剛通過了針對台灣動武的「反分裂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自成立以來,從來沒有管理、統治過台灣一天、一分鐘,但它卻明目張膽地通過法律條款,要用「非和平手段」對付台灣。而連宋對此也沒說一句話。這就像有惡棍張貼告示,要殺了你全家,你卻以「緩和兩家關係」為由到那個惡棍家「對談」,結果卻不談這個最主要問題。那麼你去那裡幹什麼,是不是去那裡幫助惡棍壯聲勢?

最後一個是,中共的獨裁統治和踐踏人權,這是台海局勢不穩定的根本原因。而只有中國成為民主國家,台海才會有安全。但連宋對此也是不說一句話。西方民主國家領袖訪問中國,都會提出人權問題,即使為了國內政治和應付人權組織,也得做做姿態。但連宋連「姿態」都不做,熱衷於和獨裁者握手、碰杯。當然了,也不奇怪,共產黨和國民黨是人類歷史上兩個臭名昭著的列寧式政黨,兩個獨裁黨的黨魁到一起,怎麼會喜歡談人權和民主?親民黨只是個套了層橘色外衣(更接近共產黨的紅色)的國民黨。

上述四個最嚴重影響台海關係的問題,連宋一個都沒有提到,那麼他們到中國去,破了什麼「冰」、搭了什麼「橋」?而且連宋按照胡錦濤的指揮棒喊「一個中國」,而完全回避中華民國和台灣的主權地位,他們的中國之行完全是向獨裁者投降之旅,天下沒有比投降更容易的事了!

我要講的第二個方面是,連宋訪問中國完全違反真正民主政治的基本規範。因為按照西方民主政治的規範,在野黨主席不能去敵對國家談什麼共識或簽公報。連《華爾街日報》都說,連戰是個「錯誤的台灣人」(The Wrong Taiwanese),意思是說,連戰只是個在野黨主席而已,他不是台灣的總統,北京找錯了談判的對象,如果兩岸對談,中國應該和台灣人民選出來的總統談。

在西方民主國家,根本沒有在野黨主席到敵對國家簽署什麼共識的。例如美國不可能由在野黨主席率領代表團,到美國的敵對國家伊朗、利比亞等去訪問,簽署什麼共識。在東西德對立的冷戰時代,民主的西德,也沒有在野黨主席去東德訪問,和東德共產黨簽什麼共識。在今天的朝鮮半島,南韓的在野黨主席也沒有去訪問平壤,和金正日舉行「黨對黨」的對談。如果南北韓的政治氣氛允許這麼做,只能是廬武鉉和金正日進行談判,兩個政府之間達成某種共識或協議。就像金大中時代,南韓總統曾訪問北韓,與平壤達成某些協議。

為什麼人家的在野黨都不這樣做,因為這樣做等於告訴國民,我們這個在野黨為了黨派之爭,為了打擊執政黨,不惜和敵人合作,不惜國家利益,其結果當然是損害自己國家本身。在下一次的選舉中,這種做法就會遭到選民的懲罰,丟失更多選票,因此正常民主國家的在野黨都不可能這麼做。

在美國等西方成熟的民主國家,在野黨主席根本就不會是新聞人物,民眾和媒體都不會關心誰是黨主席,因為擔任這種職務的人完全不重要。在美國沒有多少人知道在野黨主席是誰(在台灣有幾個人知道?)。美國人和媒體重視的是選舉產生的總統,他才可以代表這個國家對外講話。像台灣這樣已經兩次敗選的在野黨主席,還是新聞人物,還被媒體重視報導,在成熟的民主國家中不僅是罕見的,更是可笑的,這是台灣的民主制度還沒有成熟的標志。

我要講的第三個問題是:連宋的「中國行」說是進行「黨對黨」的對談,這是明擺著的謊言。事實是,台灣已是黨、政完全分開的民主國家,有了執政黨和在野黨的明確分別;而對岸還是黨天下,政經軍民商,都要服從黨中央,最後聽從一個獨裁者。連宋只是在野黨主席而已,而胡錦濤有四個職務:共產黨總書記,中共軍委主席;中國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坐上這四條腿的凳子,才等於坐上龍椅,當中國的皇帝。整個中國都控制在共產黨手裡。連宋在北大、清華的演講,哪些學生可以出席,提哪類問題,都要有學校黨組織安排。連中山陵一下子出現那麼多中國民眾,都可能是中國政府組織的,看看在西安,那些歡迎連戰的小學生,被共產黨操控到什麼程度;連戰聽到那些被洗腦的孩子們矯情十足、誇張地喊「連爺爺您終於回來了」,不知道身上有沒有起雞皮疙瘩。

因此連宋的中國之行雖然打的是「黨和黨對談」的招牌,但由於對岸是黨政軍一家,結果根本不能是黨對黨,而是台灣在野黨,和對岸的整個統治集團在談;其結果不僅給了中共一個統戰台灣的機會,而且還造成假象,好像台灣在野黨所代表的一半台灣人民心向中國,心向共產黨。在連戰還沒有起程去中國時,中共的報紙上刊出的大標題就是:「一顆中國心,連戰登陸行」。連宋的中國行,在中共宣傳上變成了「台灣人民心向祖國」,「台灣人民渴望統一」之行,成了共產黨對台統戰的宣傳籌碼,更給了中共煽動民族主義情緒,欺騙和洗腦中國人的機會,從而嚴重損害中國人民的民主事業。

我談第四個問題是:連戰明火執仗要「聯獨裁制民主」。他在北大演講時明確地說,他要「聯共制台獨」,這簡直是自由世界不能容忍的無恥。為什麼這麼說?因為聯共是什麼,就是聯邪惡,聯獨裁,聯專制嘛。而台獨是什麼,台獨只是人民自由選擇的一種可能的結果。民主的核心是人民有選擇權,包括選擇國號,國旗,國歌,包括國父等等。只要讓人民自由選擇,各種結果都可能是選項之一。你說要尊重人民的選擇,就得尊重任何一種人民選擇的結果。那麼你連宋說反對台獨,就等於說要反對幾種選項中的一種,或者說,你只有這個選擇(統一),而不能有那個選擇(獨立)。這還叫選擇嗎?這不就是反對選擇本身了嘛,因此反台獨,就是反對人民選擇,反對選擇就是反民主,就是專制思維,從這個意義上說,連宋就是在台灣的胡錦濤!

任何一個真正具有現代民主意識的人都知道,今天台海兩岸的最主要分歧,是民主和專制兩種價值的對立,是「凍蒜」和「清算」的兩種不同制度的選擇。主導台灣社會變化的主要力量是民主價值,而民主的核心是人民有選擇權利。如果說台灣正走向獨立,那這只是認同民主價值、尊重人民選擇的一個結果。台灣過去二十年的政治變化證明,民主化和本土化已像一個硬幣的兩面那樣無法分割。只要台灣走向民主,只要台灣人民有選擇權,就自然會有自己當家作主、台灣要成為一個正常國家的本土意識和願望。這就像當年李登輝先生提出台灣直選總統時的那場爭論一樣,國民黨的守舊派認為,只要直選總統,就是台獨,因為只經台灣人民選出來的就不再是下轄三十五省的中華民國的總統,而只是台灣的總統。但推崇民主價值的李登輝堅信民主第一,堅持人民選擇權利至上,結果才有了台灣首次總統直選。尊重人民的選擇權是價值,而台灣獨立只是一個結果,一個無法迴避的民主選擇的歷史潮流!

今天,仍然靠「清算」制度維持的中共政權,故意迴避兩岸的民主和專制兩種價值、兩種選擇的不同,而用「大中國」「國土」「統一」這些民族主義的概念來掩蓋、模糊兩岸的根本分歧。連宋在中國的言行,完全是附合共產黨的這種邏輯,這種思維,以大中國沙文主義來對抗民主和自由的價值。

連戰在演講中還批評台灣執政黨搞民粹,但連宋在中國的言行卻才是真正在搞民粹,因為幾乎在哪裡連宋都強調中國人、中華民族。連戰說和那些中國共產黨人想見恨晚,而宋楚瑜則更明確表示要「中國人幫中國人」。這種邏輯就是:你是德國人,就要幫助納粹;你是意大利人就要幫助墨索里尼;你是俄國人就要幫助斯大林;你是中國人就要幫助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天下沒有比以血緣、種族而做價值選擇更愚蠢、更反動的邏輯了。

連宋把台海兩岸的民主和專制的價值之爭,按照共產黨的邏輯把它變成了中國人和台灣人的種族之爭,用他們和胡錦濤都是「純種中國人」這種狹隘民族主義思維,來對抗真正文明人這種現代普世價值。連宋在北大、清華演講的主調,都是煽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連宋來自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應該告訴那些年輕中國學生的,不是做哪國人多重要,而是做文明人多重要;因為如果你不是文明人、不是尊重民主自由價值的文明人,無論你是哪個純種,你是哪國人、都是人類的敗類!

我最後想說的結論是:

連宋的中國之行,不僅不能說明國親民兩黨的強大,恰恰相反,它暴露了國親的虛弱,說明他們對在台灣發展,對重新獲得台灣人民支持根本沒有信心,所以才會跑到獨裁者的土地,尋求共產黨這個大惡霸的支持。但台灣已經是個民主社會,有了自由信息;國民黨以為找共產黨撐腰,就能在台灣重新奪回權力,我認為它完全打錯了算盤。連宋的中國之行,只會風光一時,但它將會給國親兩黨的政治前途帶來更大的陰影。古往今來,凡是和共產黨合作的,最後都沒有好結局,因為共產黨是魔鬼,這已是人類的共識。與虎謀皮,最後一定被老虎吃掉。

不管這次連宋的中國行會給他們個人帶來多少風光,不管台灣的統派媒體如何渲染國親聯共主導兩岸關係,不管在上次立法院選舉有怎麼的民主進程的挫折,我堅信,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擋台灣人民要自己當家作主的這個必然大潮;因為這是歷史的潮流、人類的潮流!連宋和國親今天的行為,只能成為台灣明天的教科書中恥辱的一頁!

(2005年5月)

2005-05-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