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2021年06月24日  ::返回主頁 ::中文文章 ::English ::日本語文章 ::長青論壇     
 
 
致讀者
 

YouTube
 
影視節目
 
美國政治
美國經濟
美國文明
左派右派
 
中國問題
台灣問題
西藏問題
新疆問題
 
亞洲問題
歐洲問題
美洲問題
非洲問題
中東問題
 
新聞自由
新聞采訪
人物特寫
個人隨想
 
審判邪惡
民主運動
知識分子
文學藝朮
訪談演講
 
 
 
埃及憲法公投展示了什麼
  
最近兩年,埃及幾度成為全球媒體焦點:先是統治了該國30年的獨裁者穆巴拉克被人民趕下台;接著全國大選,原來被禁的穆斯林兄弟會不僅被 ...閱讀
新唐人電視:金鐘、曹長青 等評宋彬彬道歉
  
...閱讀
【曹長青訪談】中國首善陳光標是騙子、惡棍、神經病
  
最近中國大陸所謂“首善”商人陳光標在美國紐約上演“收購”紐約時報的鬧劇,成為媒體和網絡的笑談話題,包括中國大陸的一些媒體 ...閱讀
長青論壇:美國是人類的希望!
  
請點畫面播放
...閱讀
張學良是東北“白帽子”
   發生在1936年12月的“西安事變”,是國共兩黨關係的轉折點,也是共產黨由此幸存、進而發展壯大並最后在中國建立政權的關鍵點。 西安事變的主角張學良(101歲)去世后,引發人們對他盖棺論定。其中很多論者都指出張學良當年以劫持蔣介石的方式,改變了當時國民政府先 ...閱讀
古拉格肯定會再發生
  
美國《華盛頓郵報》女專欄作家安妮•阿普爾鮑姆(Anne Applebaum)2003年出版的專著《古拉格:一部歷史》(Gulag:A History )曾獲普利 ...閱讀
曼德拉追悼會的花邊醜聞
  
曼德拉追悼會被全球媒體報道,其聲勢之浩大被稱為是前英國首相丘吉爾追悼會之后第一次。但這場追悼會卻醜聞連連,展示當今南非政府和社 ...閱讀
曼德拉跟戰友們唱殺死白人的視頻(有中文字幕)
  
...閱讀
在美國媒體難見到的曼德拉語錄
   (曹長青網站注:美國《BuzzFeed》近日刊出“在美國媒體上可能見不到的曼德拉語錄”(Nelson Mandela Quotes You Probably Won’t See In The U.S. Media),摘錄了曼德拉一些左傾甚至反美的言論。本網現譯成中文,以使更多讀者了解一個真實的曼德拉。) 一,對巴勒斯坦建 ...閱讀
曼德拉的缺德
  
曹長青按語:曼德拉去世,全世界媒體幾乎都是把他歌頌為“英雄”“偉人”,美國左派媒體旗艦 ...閱讀
曼德拉和南非的“左瘋”
  
非洲最大的國家南非,最近發生政治地震:在任總統姆貝基被逼迫下台,十多名政府部長跟進辭職,南非股票大跌,政局更加動盪。 14年前 ...閱讀
拒絕俄羅斯的誘惑
  
隨著中國的經濟發展,國力提升,“超美”,開始成為中國人,尤其知識份子的夢。提出“超過美國”的目標和理想並不錯,但關鍵在於,要明白美 ...閱讀
Independence: The Tibetan People’s Dream
  
Fifteen years ago, I wrote a lengthy article Independence: Tibetan People’s Right published in the Beijing Spring magazine. In t ...閱讀
Independence: The Tibetan People’s Right
  
原載:《Tibet Through Dissident Chinese Eyes: Essays on Self-Determination》一書 Edited by: Cao Changqing; James Seymour Pu ...閱讀
默多克跟鄧文迪離婚是好事
  
說來也巧,就在我發表“馬悅然和楊振寧哪個更糟”、對兩對“老少配”調侃抨擊了一番的幾天之后,另一對全球著名且和中國人有關的老夫少妻鬧 ...閱讀
胡適為何痛恨聯合國
  
最近,沙特阿拉伯做出一個不尋常的外交動作,雖被聯合國成員票選為“安理會成員”,但卻拒絕接受;以此表達對聯合國在伊朗發展核武、敘利亞用毒 ...閱讀
共產分子當上紐約市長
  
共產分子當上紐約市長?怎麼可能?但這就真的發生了!在昨天(2013年11月5日)的美國選舉日中(多個州選州長及市長),紐約市長的選 ...閱讀
紐約馬拉松:自由的交響詩
  
“砰”!一聲大炮的轟響代替了發令槍,紐約馬拉松賽的三萬多名參賽者組成的人潮,像開閘的洪水 ...閱讀
一代人的悲哀與自豪——寫在王勝林去世之際
   看到劉曉東的丈夫王勝林因癌症今晨在芝加哥去世的消息,一陣揪心,他才66歲!這個年齡就離世,太令人惋惜。而且,那麼堅定反共的勝林,終于沒能看到共產黨在中國的滅亡而早逝,讓人感受到一種屬于這一代人獨有的悲哀。 跟勝林、曉東夫婦雖然只是幾年前在芝加哥見過一面,但 ...閱讀
我怎樣成為一個美國右派
   中共1957年反右的時候我剛三歲多,所以還沒有資格被打成右派。但是在美國我成了一個右派,但這不是被別人打成的,而是自己選擇做的。 或许由于近年來我在文章中多次抨擊西方左派,有的朋友對我怎麼成了右派很是不解,尤其是想到右派是“保守派”的時候;因為在中國, ...閱讀


更多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聯絡本站 Email: [email protected]
© 2002, 2019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