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伊拉克选举和自由的价值

曹长青

1月30日,对伊拉克人民来说是个历史性时刻,这一天,他们将首次举行全国大选。这场选举不仅将决定伊拉克的民主进程,也决定著布什总统几天前就职演说强调的向全球、尤其向中东推广自由价值的成败。

伊拉克的面积相当於加州,人口和台湾差不多,有二千四百万。萨达姆政权被结束後,伊拉克人民获得空前的政治自由,纷纷组织政党,目前参选的政党多达111个,比台湾的98个政党还多。

一个月前台湾立法院改选,有387名候选人竞争235席立委。而这次伊拉克大选,有多达7,500名候选人,竞争国会的275席及18个省的议会席位。参选人数是台湾的20倍。

伊拉克的合格选民有1,400万,已报名投票者有1,200万,这点也和台湾相似,上次台湾总统大选,总共有1,290万人投票。伊拉克大选也像台湾一样,允许海外侨民投票,但不同的是,可在所住国投票,不必回国。伊拉克海外侨民有120万,占注册选民的10%,分散在全球14个国家,其中美国就有23万。

这场选举,可以说是一场空前艰难的民主跋涉,更是一场自由和邪恶的较量。虽然萨达姆被铲除,但他的余党,以及极端伊斯兰份子,敌视美国和自由价值的仇恨者,不断制造事端,袭击美军和伊拉克警方,用自杀炸弹杀害平民,制造恐惧阻止伊拉克走向民主。尤其大选临近,这种袭击更加频繁,武装份子扬言,将袭击投票所,杀害去投票的选民。

在美国,左派们继续不支持布什总统的伊拉克政策,并对巴格达的民主进程冷嘲热讽。尤其是以左派媒体旗舰《纽约时报》为主,一直持悲观论调,重复前克林顿政府国家安全顾问的话说,伊拉克选举之後,局势会更加糟糕,什叶和逊尼两大派将爆发内战,局势会不可收拾。美国最左的民主党参议员肯尼迪则公开呼吁「美国的军事和政治力量撤出伊拉克,以避免暴力冲突的进一步恶化」。

在欧洲,由法国德国为主导的「欧盟」没有向伊拉克选举派出任何工作人员,更不要说给予全力支持。联合国愿意支持全球各地的民主选举,但恰恰对至关重要的伊拉克首次民选缺乏热情,只派了40个工作人员到伊拉克进行技术协助。在关键的向中东和穆斯林世界推广自由的人类民主化的伟大进程中,可以说欧盟、联合国,西方的左派们都可耻地缺席!

但布什总统和伊拉克临时政府决心推动这项选举,不管它是如何艰难。美国目前在伊拉克有13万军队,再加上伊拉克政府新组建的12万国防军和警察队伍,将全力保护5,300个投票所的安全(等於每个投票所配备40名士兵和警察)。

布什政府所以力排众议,坚持按预定计划在30号举行伊拉克大选,关键在於虔诚基督徒的布什相信,自由是上帝给予人类的礼物,伊拉克人民应该享有这个最宝贵的礼物。二是相信人是上帝所造,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上帝的影像」,因此不管被欺压多久,被剥夺权利多长,被窒息得多麽严重,只有给人们机会,他们的内心呼唤一定是自由,渴望成为有尊严的「人」!

这从阿富汗的选举结果就可看出,那个曾炸毁千年佛像、塔列班主导的黑暗国度,即使那些被迫蒙脸,被欺压在社会最底层的阿富汗女性,当有了机会,一样踊跃地去投票,行使自己作为自由人的权利。当时恐怖份子也是扬言袭击投票所,杀害去投票的人。但那些勇敢的阿富汗人,不仅没有畏缩,反而大清早就去排队,第一个投票的是个19岁的女孩子。据美国驻阿富汗大使说,有些穆斯林女性,半夜就起床,做牺牲前的洗身宗教仪式,然後以迎接死亡的心情去投票所排队,即使在附近百米外有自杀炸弹袭击,这些阿富汗人毫无畏惧,没有一个人离队吓跑。这个场面,再次定格了人类的自由精神!

如果阿富汗人民能,为什麽伊拉克不能?而且无论从经济水平,文盲率,世俗程度,现代化等多项指标,伊拉克都比阿富汗更有条件实行民主选举。关键是要相信人心,不管什麽族裔,什麽文化背景,什麽样的教育程度,什麽样的国情,什麽样的宗教背景,只要给人机会,人们的渴望和追求是一样的,那就是要做自由人!

另一项鼓舞人心的消息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属下「国际共和研究所」(IRI)近日在伊拉克的民调显示,高达80%的伊拉克人表示会去投票。伊拉克有三大派,什叶派占人口60%,逊尼派占20%,库德人占20%。虽然逊尼是少数,但由於萨达姆是逊尼,因此这个少数派在伊拉克一直有权势。「国际共和研究所」的民调显示,逊尼派对投票选举反应最冷淡,只有48.7%的逊尼受访者表示会去投票,不愿去投票者多达46.6%。但在什叶派和库德族选民中,表示愿去投票者都超过91%,不去投票的都低於5%。

该民调还显示,虽然伊拉克不断遭到自杀炸弹攻击,不断有平民和警方人员被杀害,但伊拉克人民仍对这个国家充满希望,69.9%的受访者表示对伊拉克未来有信心,没有信心的只占18.8%。52%认为伊拉克的局势半年後会更好,60%认为一年後会更好,65%对五年後的伊拉克非常乐观。。

在伊拉克推进民主,是人类从没有过的艰难尝试。因为在萨达姆的残暴统治35年後,这个国家没有任何民主政治基础,而且其经济已到崩溃边缘。据美国民间研究机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学者葛德斯曼(Anthony Cordesman)的论文,伊国失业率在29%到40%之间,在年轻人中可能高达60%。虽然伊拉克去年石油收入180亿美元,但它只是国民生产总值(GNP)的一半,是年度财政预算的三分之二。

二战时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政府被结束後,那里几乎再没有什麽反抗和骚乱,因为法西斯在全球大势已去,纳粹和武士道的残余毫无任何外部支持的可能和希望。但伊拉克局势不同,它的周围除以色列外,全部都是专制国家,22国组成的阿拉伯联盟,没有一个国家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伊朗,沙特阿拉伯,叙利亚这三个有大量极端伊斯兰份子的国家,虎视眈眈地敌视伊拉克的民主进程,担心自由之风吹进毛拉们统治的地盘。埃及、黎巴嫩、科威特、约旦虽然有些自由空间,但仍都没有实行真正的民主政治,因此对伊拉克一人一票的选举,也不会真正欢迎。

而且从在伊拉克被抓获的「武装份子」来看,多数是「外来者」,而不是本地伊拉克人,他们是从伊朗、沙特.阿拉伯以及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等世界各地来的极端伊斯兰圣战份子。伊拉克成了美国为代表的自由力量和世界各地恐怖份子的「决战之地」。

在这样一个自由与邪恶决战的时刻,曾同样被美国人从二战中解救出来的欧洲希拉克们、施罗德们,以及比利时的左疯们,不仅不对美国解救伊拉克人民(在萨达姆统治下至少30万伊拉克人被害,5千库德人被毒气杀死)的正义之举伸出援手,反而杯葛、刁难、冷嘲热讽。

柏林意味著什麽?德国这一个国家就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它对世界的最大贡献是「奥斯威辛」(1月27日是它被解放60周年)。德国人发明的「毒气室」将永远提醒人类什麽是邪恶,它会恶到什麽程度!

巴黎意味著什麽?二战时法国成立支持希特勒的维希政府(相当中国抗战时的汪精卫伪政权),两年内把7万6千名犹太人送去德国集中营(其中只有2500人幸存)。有著这样耻辱历史的德国法国,今天不赎罪,不帮助在新纳粹(原教旨伊斯兰主义)摧残下的伊拉克人民获得自由,将更不可原谅。

不管伊拉克的选举面对多少外部阿拉伯国家的敌视,面对多少欧洲希拉克们的袖手旁观,面对多少来自世界各地的伊斯兰圣战份子的暴力阻止,伊拉克人民的人心所向将不可阻挡,那就是要用选票,决定政府领导人;要用选票,决定国家的前途。正如美国「传统基金会」研究员杜姆克斯(Peter Brookes)发表的专论所说,自由世界将拒绝在伊拉克失败,伊拉克的新时代将从这次选举开始。

2005年1月28日於纽约(原载《观察》)

2005-01-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