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巴勒斯坦的希望

曹长青

巴勒斯坦九日举行的选举,是人类进入2005年的第一场重要选举,务实派的阿巴斯以压倒优势当选,标巴勒斯坦持续四十年的阿拉法特个人专制时代被结束,巴勒斯坦终於走向多党制,给中东和平带来一线曙光。

在阿拉法特时代,虽然巴勒斯坦也有选举(上次大选是九年前),但就像萨达姆主导下的伊拉克选举一样,永远都是阿拉法特「当选」,一直到死都是「阿主席」说了算,人民的愿望根本无法得到实现。

毛泽东执政了27年,阿拉法特则当权了35年,直到两个月前去世。就像毛死後中国有了一丝生机一样,阿拉法特的消失,也给巴勒斯坦这个苦难的民族带来新生的希望。这次大选结果就是一个例证∶被西方普遍认为务实、并可对话打交道的温和派阿巴斯高票当选(赢六成二),第二高票是更温和的候选人、人权活动家(获得二成),其他五位不那麽温和的候选人,得票率都没超过半成。而像哈马斯等激进组织,都没敢提出候选人。由此可见,只要让人民自由选择,民意一定占上风。

阿巴斯的高票当选所以给巴以和平带来希望,主要在於∶首先,阿巴斯如果不走现实主义道路,无法打开巴以僵局,那麽下次选举时,他就可能被其他更务实、能提出解决方案的候选人击败。民主就意味著不能永远当权,而阿巴斯无法具有阿拉法特那样可以个人专权的的历史背景和条件。因此这个选举制度本身就迫使他必须采取务实的政策。

其次,这次哈马斯没有推出「候选人」本身就说明,他们清楚激进路线无法赢得多数选民的支持。而阿巴斯高票当选,已明确传递出绝大多数巴勒斯坦人渴望和平,结束暴力,复苏经济,建立新国家的愿望。

第三,权力晚期的阿拉法特其实已被美国和以色列等拒绝,不再承认他是一个可以理性对话或打交道的政治领袖,而被当作一个热衷暴力、不可理喻的独裁者。而曾担任过四个月巴解自治政府总理的阿巴斯则和阿拉法特不同,他强调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而不是用自杀炸弹屠杀无辜。当年的奥斯陆协议,以及美国大卫营的巴以和平方案,主要推动者都是当时任巴解秘书长的阿巴斯。这次阿巴斯当选,将为巴以和平提供新的契机。

第四,现在以色列执政的是右翼利库德集团,最近左翼工党也参与合作,因而是以色列内部政局最稳定的时期,也比较容易就重大问题做出协调和让步,诸如从占领地撤军,真正实现用土地换取和平。

据九十年代以色列的民调,主张无条件立即退还巴勒斯坦土地的占5%,主张永久占领的占20%,主张有条件退回土地的占75%。这个条件就是巴勒斯坦人不威胁他们的安全,承认以色列的存在。这个民调说明,多达80%的以色列人同意,他们愿意用退还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来换取永久的和平。阿巴斯的当选,更准确地说,巴勒斯坦的真正民主进程,将推动这个目标的实现。

即使长期接受独裁政权宣传的巴勒斯坦人民,在阿拉法特死後才两个月後的第一次选举中,两个温和派得到的选票就高达近90%,而成天组织恐怖活动的哈马斯暴力团伙竟然连选举都不敢参加,这个结果比什麽都更清晰地向世人宣示了,普通民众是有「常识」的,是追求正向价值的,他们都是呼唤和平而拒绝暴力的;只有在暴君的操纵下,才可能产生暴民。巴勒斯坦的选举再次证明,只有民主,才能给中东带来希望,使这个地区的民意成为主导者,而不是「阿拉法特和萨达姆们」。

(原载香港《苹果日报》2005年1月12日)

2005-01-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